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四十九章明明都要哭了,怎么还逞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43 2017-07-02 18:44:45

  慕婉鸢灵敏的穿梭在人群中,眼中杀意肆起,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慕修俊,眼睛变得猩红。

  从袖中拿出一条红白相间的小蛇,眼睛危险的眯起,看准位置突然扔向慕修俊,慕修俊只觉得身上一处冰凉,好像还在移动着。

  他像用手去抓住,不断地在身上寻找着,可是那小蛇游走的飞快,他根本就抓不住。

  紧接着一种蚂蚁叮咬般的疼痛袭来,他晃了一下从马上跌落下来,还来不及做反应,马蹄就朝着他踏过来,不知被多少人踩着过去,他早已没了知觉。

  慕婉鸢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趁着混乱,一把就将慕修俊提上了喜轿,秦熙被慕婉鸢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看着慕修俊面目全非的模样倒吸了一口冷气。

  据她所知,慕婉鸢虽然脾气没多好,但却是心慈手软的,今天居然把慕修俊变成这副模样,她此刻是得有多气!

  她以为慕婉鸢会发怒,却不曾想她此时格外的平静。

  “秦熙,你把他处理一下,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淡淡的语气好像在说吃饭那样简单的事,但秦熙却没有遗漏掉慕婉鸢眼里隐忍着的戾气。

  “知道了少主!”

  秦熙话音刚落,慕婉鸢就消失了,秦熙看着慕修俊,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在慕修俊鼻息间探了探,隐约感受到微弱的鼻息,眸光一凝。

  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打开后浓郁的香味溢出,秦熙赶紧捂住鼻子,将瓷瓶放在慕修俊的鼻尖。

  那药立刻就起了作用,慕修俊不断地冒汗,秦熙盖住瓶子,又在慕修俊身上摸了摸,发现身上几处骨头已经断了,仔细端详一番又替他接上。

  慕修俊因为太热脸已经变得通红,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可是好像没人给他机会。

  慕修俊此时犹如欲火焚身般难受,身上各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没多久,他便在地上动弹不得,断气了。

  秦熙确认了之后便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

  慕婉鸢此时已经快要被仇恨蒙蔽双眼,跟疯了般冲去要找苏婕报仇,中途却被人拦下。

  云墨看着犹如罗刹般的慕婉鸢,剑眉一挑,伸手拉住了慕婉鸢。

  “放手!”

  慕婉鸢想要甩开云墨,奈何对方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挣脱开几下都没能甩开。

  云墨皱眉,这个丫头怎么力气这么大!

  “慕婉鸢,你是小孩子吗?”

  云墨定定的看着慕婉鸢,奈何慕婉鸢却一心想要挣脱他。

  云墨双手扳过慕婉鸢的肩膀,逼迫着她看向自己,在触到慕婉鸢的眼神是愣了一下,随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慕婉鸢的身子颤了颤,鼻子被云墨坚硬的胸口撞的有点疼,只是轻微的疼痛她却眼泪都出来了。

  云墨安抚的拍着慕婉鸢的后背,明明都快哭了,为什么还要逞强呢?

  慕婉鸢想要挣脱云墨,可是身子却动不了,她觉得,云墨的怀抱似乎格外的温暖,鼻息间传来淡淡的莲香,温暖的手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让人觉得格外的安心。

  “想哭就哭吧!本王今日就勉为其难的让你靠靠!”

  虽是调笑的语气,但是却崩坏了慕婉鸢最后一道防线。

  就这么稀里哗啦的哭了出来,她真的很气,她为什么这么没用,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母亲死的这么惨!

  云墨看着这样的慕婉鸢很是不好受,但是他却很理解慕婉鸢,当他的母妃死在他面前时他也是这样,甚至比慕婉鸢还要疯狂。

  但他也心疼,据幻影传来的消息,慕婉鸢自小就不在母亲身边,甚至连她母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云墨就这么抱着慕婉鸢,也不说什么,只是让她靠着自己,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多说什么也是无用的。

  想起刚刚慕婉鸢的模样,他更觉得她和自己很像,因为仇恨而造就的杀戮,可是潜意识却希望这个时候有个人可以拉住自己。

  他当初就是因为仇恨,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他却不希望慕婉鸢也变成这样,她不该成为沾满杀伐的人。

  ------

  慕若雅本来是打算和云严啸一起去慕府的,刚准备好出发了却接到了慕修俊死亡的消息,这一冲击来的有些大,她突然缓不过神。

  但这对她来说也只是个冲击,她跟慕修俊本来就没有多深的感情,更何况慕清逸和苏婕对慕修俊比对她都好,所以慕修俊死了,她的内心深处还隐隐有点……高兴。

  不过她自然不能在云严啸面前表现出来,眼泪哗的就涌出来,哭的很是伤心,云严啸也被慕若雅这一动作搞得措手不及,也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她,只能将她搂住,帮她顺气。

  慕若雅虽然不喜云严啸,但却也不想让他对自己的印象不好。

  “殿下……你说这事怎么发生的这么……突然……”

  “雅儿,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

  慕若雅暗暗翻了个白眼,谁会在别人家死人的时候说这些话,云严啸真是没脑子!

  但慕若雅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出来,梨花带雨的望着云严啸,轻咬着下唇,更加让人觉得心疼。

  “殿下……雅儿只有俊儿这么一个弟弟,雅儿真的……很不好受……”

  云严啸眼中尽是心疼,揽着慕若雅的手臂更是紧了紧。

  “没关系,雅儿,你还有本宫呢!本宫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本宫去求父王,让他厚葬俊儿!”

  云严啸信誓旦旦的说,但是慕若雅却并没有半分感动,面对云严啸物质地心理更不满,宸王,不知比他好了多少!

  若是云墨,一定会帮她找凶手,不像这个蠢货,什么都不懂!

  “雅儿谢过殿下的好意,殿下没关系的,俊儿又不是什么达官显贵,还是不要让皇上为难了,毕竟……”

  “雅儿!”云严啸打断慕若雅的话,表情很是严肃,慕若雅奇怪的看着他,十分不解。

  “就算不是达官显贵但他也是皇亲国戚啊!你是本宫的准太子妃,他既然是你的弟弟,怎么就不能厚葬了?”

  此话一出,慕若雅更加无语,她怎么觉得她和云严啸不是在讨论一个话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