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五十二章突如其来的矫情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1994 2017-07-05 15:54:25

  其实慕婉鸢这一冲击对云墨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的疼痛,但是看到慕婉鸢这副急切的模样却不自觉的心里一暖。

  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被人关心的感觉了。

  “我有事啊!”

  云墨话中浓浓的调笑,慕婉鸢不是没有听出来,怒目瞪向云墨,都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衣服脱掉!”

  慕婉鸢气势汹汹的吼着,云墨忍俊不禁,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这么神经大条?

  虽然心里是那么想的,但云墨手上已经开始了动作,优雅的解着腰带,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不言而喻。

  慕婉鸢差点喷血,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妖孽?脱个衣服都这么好看,于是慕婉鸢心里突然有了邪恶的想法。

  云墨将左边的衣服褪下,看慕婉鸢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有点渗人,但云墨是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好看吗?”

  头顶充满磁性的嗓音带着蛊惑响起,慕婉鸢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双颊烦着潮红,不自然的转过头,很是别扭的开口。

  “不好看!”

  “那你还看得那么入迷,差点就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云墨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刚刚慕婉鸢确实快要把眼睛贴在云墨身上,但是这么被当事人说出来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干脆再次发挥她的不要脸潜质,死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这叫望闻问切你懂吗?这是医者最基本的望诊!”

  云墨看着慕婉鸢犟嘴的模样很是好笑,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云墨的伤口已经结痂的,但是因为慕婉鸢刚刚的那一下又裂开了,这让慕婉鸢很是自责,但是她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结痂的就比较好办了,拿出一只小罐子,打开后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晶莹剔透的药膏抹在云墨的伤口,有着丝丝凉意,但是止疼效果特别好,也很快就被吸收了。

  慕婉鸢把盖子盖上,把云墨的伤口包扎好,又把罐子塞到云墨手中。

  “这是玉露膏,对修复肌肤很有效果,你自己拿回去用,没有了再找我!”

  云墨看着手中的小罐子,心中思绪万千。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嗯……”

  云墨本来想用轻功带慕婉鸢回去,可是慕婉鸢死活不答应,美其名曰怕他的伤口裂开,云墨虽然将信将疑但想着从这里回去也不远,也就同意了。

  其实慕婉鸢知道,只是用轻功是不会碰到他的伤口的,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着私心的,不过是为了跟他多待一会儿。

  慕婉鸢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做,可能经历了这么些事情,她对云墨也起了别样的感情,但是她清楚他们不过是盟友关系,云墨想要什么她也清楚。

  她承认,她是有点喜欢云墨的,至于为什么,或许是他初见时的冰冷凶残,让她一眼忘不了。

  再见时的出手相助,让她感激不尽;他奋不顾身为她挡刀,让她暗生情愫……

  他的眼,他的眉,都让她心动。

  但是她却清楚,云墨的心里是有另一个人的,她也知道,云墨跟她合作,也是为了保护那个女人。

  云墨有夺帝位的能力,其实自己对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这么一想她确实挺卑微的,在这个男人面前。

  但是这么一想她也不觉得亏,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娶薛灵月不是吗?

  但她不会去破坏他们,毕竟自己也是后来的,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去争,去抢,这么看来,她还真的很卑微呢……

  云墨敏锐的发现了慕婉鸢的异常,看似不经意的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慕婉鸢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自己,愣了一下,摇摇头。

  “没什么,有点冷。”

  慕婉鸢口不对心的说着,云墨看了看此时的天气,夕阳已经快要落下,但是空气还是温热的,根本不存在冷的说法。

  那她是……?

  “云王爷……”

  “嗯?”

  “……”

  慕婉鸢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突如其来的矫情让她十分不适应,慌了慌脑袋,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去,抬眸又是不怀好意的调侃。

  “你和叶世子是什么关系?”

  云墨疑惑,怎么突然问叶尘了,但尽管疑惑他也破天荒的解答了。

  “我们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吧……”

  “那你跟夜陵驿什么关系?”

  “……我们……”

  云墨似乎有些想不到形容词说他们之间什么关系,无意间看到慕婉鸢不坏还有的笑容,立刻明白过来。

  正要解释却被打断,“啧啧啧……贵圈真乱!”

  果然!

  “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脑子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云墨戳了一下慕婉鸢的脑门,瞪了她一眼,径直向前走去。

  慕婉鸢嬉笑的追过去,一路聒噪,回到了慕府。

  云墨看着慕婉鸢还不错的心情嘴角不经意勾起,终于好点了吧……

  慕婉鸢回来时黎陌和未央都不在,心中警铃大起,莫非……

  疯了般的冲出门就撞到了人,来人也跟她一起撞到在地。

  “哎呦!少主你这是怎么了?”

  慕婉鸢揉了揉摔的有点疼的屁股,看向说话的那人,松了口气,好在她们没事,刚刚自己跑了都还没有顾及到她们,想想自己还真是冲动。

  “那个……未央,黎陌,对不起啊,刚刚我有点小小的激动,然后……”

  “没事的鸢姐姐,你现在回来就好了,我和未央姐姐已经把烂摊子收拾好了,而且红药姨也已经帮你把事情处理好了。”

  黎陌打断了慕婉鸢的话,她怕慕婉鸢再这么说下去会更加的自责。

  慕婉鸢也不笨,当然理解黎陌的苦心,也略过了刚刚的话题,不过她现在只想先完成一件事,那就是让苏婕体会什么叫做天道有轮回!

  “少主,那个温画……”

  一直没有开口的未央皱着眉,想起了刚刚她和黎陌碰见的女子。

  “温画?”这人慕婉鸢好像没什么印象,“她怎么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