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五十四章夜陵驿的曾经(一)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35 2017-07-07 16:28:36

  但娇羞却只是一瞬间,慕婉鸢很快就推开了夜陵驿。

  “夜太子,自重!”

  少女咬牙切齿的警告他并未放在眼里,笑意更甚,丝毫不在意慕婉鸢快要杀死他的眼神。

  “开个玩笑嘛,本宫找你是有事的!”

  夜陵驿嬉皮笑脸的靠近慕婉鸢,但是语气却依然很轻浮。

  “什么事?”

  慕婉鸢疑惑,难不成他在外面挥霍把钱花完了,想让自己帮他还钱?

  这怎么行!夜陵驿还没有开口,就被慕婉鸢抢先开口,尤为激动。

  “我没钱!”

  慕婉鸢突如其来的大喊差点让夜陵驿站不稳,一种看神经病一般低调眼神看向慕婉鸢,很是无辜。

  “我什么时候说要找你借钱了?”

  虽然夜陵驿这么说,但慕婉鸢依然不相信,连忙后退几步,双手护胸,虽然没什么卵用。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你肯定是想骗我的钱,哼!居心叵测!”

  夜陵驿汗颜,这个丫头的脑子是怎么长得?

  看她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一到钱这上面就更聪明了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天地可鉴,夜陵驿真的不是找她借钱的。

  “看吧!你都不能反驳了,果然就是对我的钱虎视眈眈,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小人!”

  夜陵驿欲哭无泪,为了证明他真的不是找慕婉鸢借钱,又一次让慕婉鸢捡了便宜,伸手取下戴上没两天的腰佩。

  “为了证明我真的不是找你借钱,我把我的玉佩给你行了吧?”

  慕婉鸢一看那玉佩的色泽眼睛立刻就发亮了,快速的接过,狐疑的看着夜陵驿。

  “你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找我借钱?”

  后者快要被慕婉鸢逼疯了,亏他之前以为慕婉鸢只是个脸皮厚一点的小丫头,没想到她不止是脸皮厚,就连说句话都能气死个人!

  “我头疼……”

  夜陵驿扶着脑袋,吐出了这么几个字,慕婉鸢真的以为他是头疼,心中算计了一番,认真的开口。

  “你头疼找我呀!我就是大夫!”

  “是吗……”

  夜陵驿迷迷糊糊的答到,怎么感觉好像又要被算计了?

  “只是要收费的,如果你……”

  果然又是这样!这个财迷!

  “停!我真的有要事要找你,你先听我说。”

  夜陵驿打断了慕婉鸢的喋喋不休,但慕婉鸢的思考的点跟他完全不在一个点上,所以对夜陵驿的话也没有听进去。

  “哎呀,我知道,你不是头疼嘛!我会救你的,就是费用有点高,我觉得你应该能承受的住的!”

  “姑奶奶,我真的不是头疼也不是找你借钱的……”

  夜陵驿快要哭了,现在他明白了,跟慕婉鸢说话是真的很辛苦,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压榨。

  想起来他有点儿后悔了,为什么要找她帮自己?

  “那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又一直不说!”

  姑奶奶,你有给过我机会说吗?

  当然这句话夜陵驿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吐槽,他真的怕慕婉鸢到时候又耍赖,那他今天回去指不定连衣服都被扒光了!

  “你跟我去个地方!”

  说完夜陵驿也不等慕婉鸢反应,将慕婉鸢拦腰抱起,足尖一点,飞身离开慕府。

  慕婉鸢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搂着他的脖子,紧紧的抓着夜陵驿的衣服,生怕就掉下去了。

  夜陵驿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情绪,没有言语。

  很

  慕婉鸢只感觉风在耳边的呼啸,她这个位置看上去刚好能看到男子刀削般的棱角,就算是这个角度看起来也是完美的。

  没过多久夜陵驿就停了下来,慕婉鸢睁眼看到的是一片薰衣草花海。

  “哇~”

  慕婉鸢眼里掩饰不住的震惊,这已经是她见过的第二个景色比鬼谷风景还好的地方了,她就纳了闷了,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出鬼谷,原来外面的大千世界也是别样的丰富。

  她没有看到,身后的夜陵驿眼中的落寞。

  不经意的转身她看到夜陵驿定定的看着自己,但眼神却又不像是在看她,眼底隐约可见的……孤寂。

  慕婉鸢没有打破这短暂的沉寂,在原地坐下来,手里忙活着什么。

  夜陵驿依然站在那里,眼睛空洞,与平日完全不一样,有点忧郁。

  现在还是早上,天空湛蓝的跟被洗过一样,阳光也没有那么炙热,清风吹过还有那么一丝暖意,少女的发丝被轻轻撩动,小小的花瓣被吹起,更为少女增添了几分姿色。

  “好啦!”

  慕婉鸢停下手中的动作,手上拿着一个薰衣草花环,薰衣草淡淡的香味充斥着鼻腔,其中还有这少女身上淡淡的药草香。

  慕婉鸢踮起脚将花环戴在夜陵驿的头上,夜陵驿被慕婉鸢突然的动作吓到,迷茫的看着她。

  只见少女笑的很轻松,“挺好看的!”

  夜陵驿看着少女治愈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神格外的柔和。

  “说吧!你怎么了?”

  夜陵驿面色变了变,垂下了眼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良久,才淡淡的开口。

  “今天……是我母后的祭日……”

  夜陵驿的神色淡淡,语气很轻好像在说着一件极为平常的事,但慕婉鸢却感到了特别的难受。

  “你很想她?”

  慕婉鸢说完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这不是废话吗?

  夜陵驿的笑容很惨淡,跟刚才宛如两人。

  “想……可是,我也恨她!”

  慕婉鸢轻皱一下眉头,没有言语。

  “我恨她,就这么把我一人抛下,在那个吃人的地方。我恨她自私,把我生下来却从不关心我。”

  “可是……她去世我却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能看到,我……”

  夜陵驿说着有些哽咽,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这么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在慕婉鸢面前表现出来。

  慕婉鸢突然动了动,上前抱住了夜陵驿。

  虽然这个人挺烦的,但是看在他给了自己两个玉佩等我份上就大发慈悲安慰安慰他吧!

  夜陵驿没想到慕婉鸢会抱住自己,双眸瞪大,一时没了言语。

  “你的母后那么做只是想放你一人成长,只有那样你才会长大啊……”

  这话像是说给夜陵驿听,也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煜小染

哈哈哈,好开心,我终于放暑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