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五十九章她像光明的引路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27 2017-07-10 13:02:44

  东烬太后的寿辰眼看将近,慕婉鸢整天忙活着准备礼物,本来她不愿意去的,谁知前几日慕清逸竟然破天荒来找了她。

  说什么皇上指定让她来,无奈她只好做准备了,这期间宋佳音来找过她几次,说什么是要感谢她帮助她,特地登门来道谢。

  但慕婉鸢仔细一想她都还做什么怎么就帮助她了?所谓无功不受禄,虽然她不是这种品德良好的人,但是这次意外的没有接受宋佳音的讨好。

  不是因为慕婉鸢改过自新,而是她觉得,宋佳音这样的人不值得交好。

  她也让红药帮她查过,宋佳音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副不拘小节大度的江湖儿女模样,但实际却颇有心计。

  慕婉鸢也是被她的表面所骗,以至于当时才会毫不犹豫的帮她,但她也不是那么好的人,当时决定帮她一般是觉得她为人可行,另一半还是为了她自己,谁让慕若雅要招惹她呢!

  她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帮人帮到底的原则,所以当云严啸忘却那件事过后,她也就没有再帮宋佳音了。

  但她没想到的事,这个宋佳音竟然屡次三番的来找她,多次讨好,这让她更加怀疑她的人品。

  据红药说的,宋佳音在外虽然看似大度慷慨,但是眼中却容不下庶出兄弟姐妹,经常仗着欺压他们,她爹宠着她,只要不闹出人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看似温婉可人,却是心狠手辣,曾经甚至仗着自己年纪小直接把庶姐大冬天的推进湖中,至今都不曾打捞上来,而且这事也是人尽皆知的,只是碍着她爹的面子没有提及罢了。

  当慕婉鸢听到时着实震惊了,现在她知道云严啸为什么不选她了,要是她的话也宁愿选一个“温柔体贴,乖巧懂事”的慕若雅,也不会选残害手足的宋佳音了。

  以前

  她认为,只有慕若雅才是这样人,没想到,原来宋佳音也是一样,只不过她没有慕若雅聪明,做事太张扬,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做就得做的干净利落,像她那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庶姐害死还真是罕见。

  慕婉鸢不喜欢太走心计,所以不愿意跟宋佳音来往,哪怕她用钱来蛊惑自己,她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所以这几天宋佳音来访她都是闭门不见,宋佳音吃了闭门羹自然是不爽的,但是想起慕婉鸢的能耐她只能悻悻而归。

  就在慕婉鸢思量着给太后送什么礼物时,另一位不速之客到来了。

  “嘿!”

  “哇!谁啊!”

  慕婉鸢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不轻,手中的东西被她一下甩开,云墨眼疾手快,跳起来轻松接住,递到慕婉鸢手中。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

  慕婉鸢剜了云墨一眼,开玩笑,你在认真的时候被打断了你不吓一跳!

  “你那是什么眼神?本王可是来给你送好东西的,你居然这么对我,看来我就不该过来!我还是走吧……”

  慕婉鸢一听是来送“好”东西的,双眼立刻放光,连忙拉住欲离开的云墨,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哎呀!别这样啦~我错了还不行嘛~给我啦~小墨墨~”

  慕婉鸢一发起嗲来威力是很大的,云墨成功的被她惊吓到了,他一直觉得慕婉鸢在坑人的时候最恐怖,没想到她还有更恐怖的一面,那就是她故意范嗲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未央进门就看到了慕婉鸢抱着云墨的手臂无比的矫揉造作,愣了一下淡定的走开。

  少主这副模样并不奇怪,耍赖范嗲在千御阁经常干,她就算没有亲身体验过但是经常见到,但之前只是瞥了几眼并未多在意,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少主对宸王爷有所不同,但是哪儿不同又说不上来。

  “哇!慕婉鸢你居然还能发出这种声音,简直太神奇了!”

  “讨厌啦~墨哥哥怎么这样对人家啦~人家一直都是这么可爱的声音啦~”

  慕婉鸢刚刚摇云墨的时候隐约瞥见云墨袖中的锦盒,不小心碰到时感到了丝丝凉意,看来云墨真的帮她把冰焰花带来了!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世间还真没那个女子耍赖有你这般厉害!”

  云墨无奈,拿出袖中的锦盒,放在慕婉鸢手中。

  慕婉鸢一听这话瞬间板起脸,云墨小心翼翼的瞥了她一眼,不好,刚刚他好像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讲出来了!

  这下慕婉鸢恐怕要发飙了,他是不是应该先走?

  不过云墨显然想错了,慕婉鸢不是那么容易就发火的人,板起脸完全只是想吓唬吓唬云墨,因为她接下来的话再次让人大跌眼镜。

  “难道你不知道只有才华与美貌并存的我才有资格耍赖吗?”

  说完还非常傲娇的……翻了个白眼!

  云墨瞠目结舌,他怎么忘了眼前的人是慕婉鸢,慕婉鸢怎么可能会按常理出牌!

  突然笑了,好像跟她待在一起再烦躁的心情都会被调动的愉悦起来,像她这样的,难道不是应该被上天眷顾吗?怎么会……

  云墨忽然觉得庆幸,如果那人对他来说是光明,那慕婉鸢就像是他的引路人,不用做什么,就能让他觉得很安心。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好像世界只有他们两人一般,他的眼里很干净,没有一丝杂念,好像看的是一件多么珍贵的宝物一样,就连一丝贪念,都像是对她的亵渎。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慕婉鸢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不是棋子了,慢慢的好像已经变得很重要了。

  是初见时候她义无反顾救了自己吗?是再见是她的小心翼翼和小聪明吗?还是他为她挡刀时她眼中的惊慌与害怕?

  他不知道,总之他现在觉得,慕婉鸢对他,已经远远超越了很多人,甚至他觉得,慕婉鸢在他的心中,甚至比薛灵月更触动心弦。

  但是他不能,他不能喜欢慕婉鸢,月儿等着他,他不能背信弃义。

  抛去脑中的杂念,再睁眼双眸已经没有了温度。

煜小染

收藏好少,好伤心啊,亲爱的们是不是觉得不好看呀(?ω?),有什么想说的在评论区评论吧,有不满意的我可以改的(っ╥╯﹏╰╥c)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