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六十章合盟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37 2017-07-10 14:45:15

  云墨在迎风阁待了一会儿,看着慕婉鸢准备的东西只是看了一眼便离开了,慕婉鸢也没有察觉,在她再转身的时候身后的男子早已离开,心中微微有点失落。

  但是想着自己还有大仇未报,之前的儿女情长也应抛开,她不能被这些情绪绊住。

  突然想起那个温画,慕婉鸢脑中闪过一丝亮光,放下手上的事,收拾了一会儿便拿着一个罐子出了迎风阁。

  之前一直盯着她的苏婕小厮已经被差遣去做其他事了,所以慕婉鸢毫无顾忌的就去了温画的住处。

  温画此时正躺在塌上小憩,慕婉鸢很少在慕府逛,一些家丁丫鬟小厮也不太认得她,但是温画的丫鬟一看到她就匆忙进屋将温画叫醒。

  温画醒来时还有点懵,没缓过神来慕婉鸢就自来熟的自己走了进来,温画看着这不速之客心中有了思量,脸上立刻堆上了笑容。

  “三小姐,不知有何事大驾光临,妾身有失远迎,还望三小姐赎罪,来人,看茶!”

  虽是赔罪,但温画脸上却一点愧疚的神色也没有,慕婉鸢也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

  侍女端来了茶具,给慕婉鸢倒了一杯清茶。

  “不碍事,姨娘也是婉鸢的长辈,哪有姨娘迎接婉鸢的道理?”

  温画听着慕婉鸢谦谦有礼的话,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慕婉鸢平时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怎么今日忽然来找自己了,莫非有求于自己?

  “只是不知道三小姐找妾身有什么事呢?”

  温画盯着慕婉鸢,像是要把她看穿,慕婉鸢也好不闪躲,她要看,她就让她看。

  慕婉鸢淡笑,轻抿了一口茶,看着温画的目光有一种不明的意味。

  “姨娘想扶正吗?”

  慕婉鸢口唇轻启,声音很淡,很平静,但温画听着却觉着好像惊涛骇浪,在她心中激起不小的波澜。

  面上强装着镇静,但急躁的呼吸却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她也是想的,但是她没想到慕婉鸢会前来示好,面上强装镇静,淡笑着开口。

  “三小姐别说笑了,苏姐姐治理有方,怎会轮得到我这个小妾呢?”

  慕婉鸢自然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嘴角等我笑意更甚。

  “姨娘,苏姨娘不也是上位的吗?”

  平淡的嗓音犹如魔音穿耳,更加让温画躁动,但她怕慕婉鸢这是在忽悠她,万一这是陷阱,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吗?

  但慕婉鸢却给她喂了可定心丸。

  “姨娘大可不必操心,婉鸢既然找到您不找其他人,那是因为婉鸢觉得只有温姨娘才是正真合理的人选。”

  慕婉鸢干净的眸子望着温画,清如泉水般的眸子没有一丝杂质,让温画有些动摇,慕婉鸢又继续乘胜追击,一点一点攻破温画的防线。

  “而且苏姨娘现在刚刚丧子,想必没什么心思管理慕府大大小小的事情,到还不如交给温姨娘来管理。”

  “而且温姨娘温柔体贴,想必父亲也是极其喜欢温姨娘的,更何况现在苏姨娘和雅姐姐在外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也让慕府受了牵连,婉鸢是担心慕府,才会来找温姨娘您的。

  慕婉鸢的态度极其诚恳,面上又有些纠结,温画看着她的样子像是真是为慕府着想,但是她也不好直接答应,她也怕别人说闲话,但慕婉鸢却跟知道她怎么想的一样,多次劝诱,她也故作为难勉强答应下了。

  “姨娘能答应自然是极好的,这事婉鸢也会帮着姨娘,姨娘大可不必担心什么。”

  温画当然希望慕婉鸢帮着自己,但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面上有些为难,看着慕婉鸢欲言又止。

  慕婉鸢瞬间觉得这个温画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什么事情都要她被迫主动,这么小心翼翼的,慕府居然还藏着这么个狠角色。

  但是她也不想她到时候不信任自己,也就“善解人意”的率先开口。

  “姨娘,既然是‘一家人’就不必如此,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温画叹了口气,为难道,“鸢儿你不知道,最近夫人她一直都对姨娘处处为难,姨娘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话是这么说,温画这么说无非是想测探自己的诚心,慕婉鸢当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了,安慰似的拉住温画的手。

  “姨娘放心吧!这事鸢儿早有耳闻,今日来也是想替姨娘解忧的。”

  说着慕婉鸢拿出了那个小罐子,温画疑惑,只见慕婉鸢打开了罐子,里面密密麻麻的一团东西在空气中暴露出来,温画尖叫一声连忙把罐子推开,好在慕婉鸢知道温画会有这样的反应,扶好了罐子。

  “鸢……鸢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画到现在都是惊魂未定,慕婉鸢连忙上前安抚。

  “姨娘不好意思,都怪鸢儿考虑不周吓到姨娘了!”

  温画看着慕婉鸢紧张的模样不像装的,想了想,小丫头心思本就没有那么深沉,想必这也是无心之举。

  “没事,姨娘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鸢儿你真的把姨娘吓到了!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用的?鸢儿你又是那来的?”

  温画指着罐子,里面的小蛇虽然个头小,但她清楚,一般养在罐子里的蛇都是足以让人致命的。

  慕婉鸢委屈道,“姨娘,你可不知,这是在我床上出现的!也不知是谁把这么可怕的东西放在鸢儿床上,这不是存心了要至鸢儿于死地吗!”

  温画瞳孔一缩,不用猜也知道是苏婕做的,没想到苏婕会用这么毒的方法,但她更没有想到,慕婉鸢居然能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的装起来甚至毫发无损,更让她觉得惧怕。

  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更何况,既然慕婉鸢是这么有手段的人,那她倒不如跟她联盟。

  毕竟跟苏婕做敌人比起跟慕婉鸢做敌人更有胜算,她要的只是丞相府夫人的位置,这一点,慕婉鸢又不可能跟她争,但苏婕就不一样了。

  苏婕之前那些荒唐事她可没少听说,与其跟一个过河拆桥的联手倒不如找个有手段的做依靠。

煜小染

最近天气好热的,小可爱们注意防暑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