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猎鬼师传说

第四章:天才之战

猎鬼师传说 北方的孤独女王 4161 2017-04-26 20:45:22

  普通人群里可以出天才,猎鬼师里也可以出天才,那么“鬼众”里自然也可以出天才,不过叫他们“鬼才”可能更加顺口。

八千代云游归来的第二年,就有“鬼才”找上门来,毕竟他毁了人家一座城,有人来找他算账再正常不过。

那是一个约摸九岁的孩提,年龄如此之小,长得也甚是稚嫩,但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讨人厌的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气息。

我还记得他的座驾是四头麒麟,迎风飞落着地,散开一团团尘埃。多么豪华的阵容,可见他身份不同、地位尊贵。只是那“小鬼”个子实在太矮,坐在上面就跟蹲着似的,全程看不见脸系列。我和八千代还很纳闷:“谁家的麒麟这么大胆,跑到“郁月派”来,是想蹭吃蹭喝么?也不怕给你们烤来吃了。”没错,相比天才,八千代更像地痞。

那“小鬼”听了此话就按耐不住了,“八千代,我知你本领高强,同龄人里,你是佼佼者,但没料到你如此狂妄、目中无人!”八千代也很纳闷:“谁,谁在说话?”那“小鬼”真的被激怒了,蹭的一下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盯着八千代:“我乃寒水城主之子——琉璃,今日前来找你,是为报寒水城被毁一仇,你却如此狂妄,羞辱于我。这下于公于私你都非死不可了!你是五湖四海皆知的天才,待会我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八千代无可奈何的说:“我也无心啊,谁让你那么矮,还不站起来,非要坐着,连个头都看不见。既然你是来报仇的,那便来吧。不过你年岁如此,传出去怕要说我以大欺小了。还有我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就算死了,也不会难看。”

正所谓:人怕出名,树大招风。“郁月派”出了一名叫八千代的天才之后,每年都会有无数的猎鬼师、“鬼”慕名前来找八千代。那些猎鬼师多是“七大门派”的明日之星,美其名曰来以武会友,讨教学习,实则是为了光耀他们门派,增加知名度与人气。因此招招毒辣,招招致命,穷尽自身所学,想要击败八千代,甚至抹杀掉他。

相对而言,“鬼”就比较单纯了,他们来找八千代就是为了报仇——不是八千代残杀他们的父母兄弟了;就是八千代抢夺他们的神兵利器了;不是八千代毁城略宝了;就是八千代抢夺他们的武功秘籍了。。。。。。在“鬼”的眼中,八千代就是个强盗,一个既可以杀人放火又可以偷鸡摸狗的无恶不作的强盗!

不过这么从多年经验看来,这些前来讨教的猎鬼师,与前来报仇的“鬼”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越是如此,便有越多的猎鬼师与“鬼”前来,他们是到了黄河也心不死,见了棺材也不落泪!

我与八千代都以为琉璃与往年前来的“鬼”无异,因此并不在意,八千代更是只想早早的了结了他,然后去吃饭。

古人云:骄兵必败,这句话应验在八千代与琉璃大战之初。

“我管你难看不难看,总之今日我要取你首级,以祭我寒水城民众!你若是怕输于我丢人,那我们便去‘无垠之漠’,那里僻静无人,也是你们‘郁月派’开创的交战圣地,若是那些长老知道自己天才,陨落与自家圣地,不知会有何感想?哈哈哈。。。”说完琉璃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去‘无垠之漠’也好,省得传出去说我恃强凌弱,以大欺小。只是秦伊湄要与我前去,做一个见证人!”八千代的口吻依旧淡淡的,似有些厌烦。每每有人找他交战,他都会这个样子。

“也行,就让她一同前去吧。”

说着便各自施展“斗转星移”秘法,到了“无垠之漠”。

琉璃的法器是离猎弓,并没有箭,我正纳闷,为何没有箭?就见琉璃对着八千代将弓拉满,慢慢地弓箭就出来,熠熠发光,甚是耀眼。接着就把箭放了出去,那箭快速地飞出去,然后快速分裂,三支、五支、再多到密密麻麻地将八千代包围。八千代要是逃不出来,肯定就会被射成刺猬。

但那可是八千代啊,他祭出了自己的犀渠剑,施展了犀渠剑法第一式,霎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一股强风席卷而来,那些利箭都被吹散了,散落四方,那些箭深插入地,冒着一股股黑烟,这些箭上都被施了秘法!

琉璃对着他的坐骑轻声低语,一头麒麟缓缓走出,他翻身一跃,上了麒麟的背,朝着八千代冲过去,他又将离猎弓拉满,这次却不是对着八千代放箭,而是朝着太阳射了一箭。

不是故意射偏,倒像是刻意朝太阳射了一箭,这是为何?我暗自揣度。

下一刻我明白为何了,八千代背后出现了一条浑身散发着金光的“箭龙”,气势汹汹,朝他飞来。琉璃的箭法已能化形,我对这“小鬼”竟萌生了几分敬佩之情。“箭龙”突然张嘴,朝八千代喷火,火中还夹杂着箭。八千代闪躲开。地上溅起一片火光。

这“箭龙”仿佛有灵性,双目闭着却能找着八千代的准确位置,一直喷火攻击八千代。

“秦伊湄,不要看那龙的眼睛,它眼睛还未睁开,还未使出全力,它若是睁眼了,有摄人心神的魔力。”八千代朝我喊道。

老是在地上闪躲并无胜算,八千代召唤出了他的神兽——“拟飞”,它开始是一只小红鸢,而后展翅变大,赤褐色的羽毛,赤褐色的瞳,美得像浴火重生的凤凰。八千代轻轻一跃,踩上了拟飞的背,握着犀渠剑朝“箭龙”飞去。

我看着他用了犀渠剑法第二式,他的剑气化为了龙形,这是一条青龙,由剑气化成,可御风。两条龙在空中缠斗。

八千代居高临下的看着琉璃,琉璃见自己处于劣势,便纠合他的麒麟神兽,四头麒麟会合,化为战车,飞升上空,与八千代比肩。

琉璃再次拉满了弓,我看见他的弦被雷电环绕,一时间天色大变,风起云涌,似有一股力量在空中汇集,慢慢变成漩涡,再一股股的汇入离猎,这次拉出的箭闪着青蓝色的光辉。继而放手,他的箭朝拟飞飞去。同样的套路,同样的招式,箭不断分裂,越变越多。

拟飞扑腾翅膀,一股云雾飞去,想要将箭刮开,却见那云雾闪着蓝紫色的光,接着炸开,更多更密集的箭飞来。八千代使用犀渠剑法第三式,一道雷电屏障升起,挡住了琉璃的箭。

场面陷入了僵局:空中两条龙在缠斗,一个喷火,一个吐气,相互持平,八千代与琉璃一个不断射箭,一个不断抵挡。这样下去将会是一场持久战。

我却突然感觉自己心脏一紧,继而跳得很快,能够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似要炸裂,接着感觉全身麻痹,一股眩晕感自上而下,传遍全身。我倒在地上,双目半睁半闭之际,仿佛看到无数支箭朝我射来。

“这下要变成刺猬了!”我心想,接着陷入了昏迷。

等我转醒过来,只见八千代守在我旁边,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下有一滩血迹,他受伤了。

倒是我先开口:“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琉璃呢?”

“伤到背了,一点小伤,无碍。”八千代口吻淡淡的。

我后来才知道,“箭龙”睁眼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接着就失去了意志,晕倒了,在我倒地的时候,琉璃射来了箭,八千代快速飞下来,将我抱起的时候,背部中了几箭。随着他受伤,他的秘术全都消散成烟。他抱着我,匆匆离去。暂时摆脱了琉璃。

“对不起,我又拖累你了。这次还害你受伤了。”我甚是愧疚。

“瞧你这话说的,你哪次没有拖累我。都能道歉,应该就是没事了。那我可要放手一搏了。”八千代又贱嗖嗖的了。

“找到了!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继续玩儿捉迷藏,速战速决吧。事已至此,八千代,你看是你自己提头过来,还是我过去取你首级呢?”琉璃甚是傲娇,“也只有你会那么蠢,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一个附属品。这样的废物,死了便是死了!”他还不忘顺带嘲讽我一下,真是谢谢他全家。

“看样子你的父母一定对你疏于管教,才会让你说出这种话,做出那种下作之事。那我便替你父母管教管教你吧。”八千代回呛回去。

“将死之人,还要逞口舌之风。哼。”随着琉璃的这一声冷哼,他展开了攻势。

他不再用离猎,而是改用地狱三叉戟。琉璃右手握着此戟,往地上一跺,霎时似有一阵悠远钟声传来,甚是空灵,接着便是一阵切切擦擦的喃喃私语之声从地底传来,顺着声音,我才发现地上早已布满道道裂缝,裂缝里岩浆喷涌。火光四溅。真有几分地狱之感。

裂缝在不断蔓延,扩大,嘈嘈切切的声音亦越来越明显。我下意识的发动“斗转星移”秘术,却发现失效,离开不了。一定是琉璃布下了结界。

八千代手中的犀渠剑熠熠生辉,发出一种渴望嗜血的低鸣声。“封印解除了”。我心里暗自揣度,天才就是天才,竟然想办法破解了封印。在我还未替八千代高兴之际,却发现他有些反常。似是失去了一些灵敏度。

他的双目空洞,口中不断喃喃自语着什么。“他瞎了!他一定是用自己的五感注入剑中,换得了犀渠剑封印的解除,也因此失去了视力。

“哈哈哈哈,八千代,你竟如此愚蠢,是被这样的场面吓破胆了么?竟自毁双目!你双目尚好时且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你现在是个瞎子了。你丝毫不似传闻那般厉害,哈哈哈哈哈,今日就让我来终结你。今世的传奇只可能是我琉璃!”琉璃见八千代瞎了,更加狂妄。

我替八千代捏了一口气,却见他身手敏捷起来,一丝不差地判断出了琉璃在那里,并一剑刺了过去。一切是那么突然,琉璃并未反应过来,便中了一剑。封印解除后的犀渠剑,似脱缰的猛兽,威力较之前大增。

琉璃慌忙后退,他认为是他刚刚的话语暴露了自己,便强忍疼痛,一言未发。举起“地狱三叉戟”想要对八千代发出攻势。我只见他的三叉戟上雷电交织,他却停止了动作。就那样呆呆的立着。目光甚是疑惑,表情有几分不可思议之感。

我正困惑之际,却见他的胸膛已被犀渠剑贯穿,鲜血汩汩而出,八千代在他身后,右手握着剑,左手按着他的肩膀。看得出琉璃在挣扎,但是八千代左手往后拉,右手往前推。犀渠剑一分一分的从琉璃胸膛冒出。

琉璃似是想说什么,却因过分痛苦而表情扭曲。八千代抽出了剑,琉璃瘫倒在地,他的脸上还是那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手中的“地狱三叉戟”也落在地上。琉璃的所有秘术解除。嘈嘈切切的声音消失,岩浆也停止四溅,地面停止开裂。

但我却感到了一股更强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八千代将地狱三叉戟收入自己卷轴之中,轻声示意我,快走。我有几分不解,却也配合地发动“斗转星移”秘术,离开了这快崩坏的地面。

“你竟然只拿了一把地狱三叉戟,这可不像你的风格。那些“鬼”都说你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你是不是应该做得再绝一点儿?”回去的路上,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倒是想拿他的其他的宝物,不过你肯定也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杀气。琉璃的肉身被我摧毁之际,我感应到了他元神了流露出了那股杀气。我此生难忘的,寒水城城主的杀气。想必是他深谙自己儿子的脾性,料到他会四处惹是生非,就灌输了一缕自己的元神在琉璃元神之内。我本想斩尽杀绝,永绝后患。但我着实不是寒水城主的对手。就及时收手,离开了。”八千代解释道。

“你不是瞎了么?怎么还是这么灵敏?”我仍是不解的问。

“你总是问这种蠢问题,是想把我笑死么?我死了,你就可以继承我的遗产了是么?”八千代转移话题。

要不是想着打不过他,我肯定已经动手了。

北方的孤独女王

喜欢或不喜欢的朋友,评论一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