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猎鬼师传说

第三章:天才八千代

猎鬼师传说 北方的孤独女王 4769 2017-04-26 20:44:16

  八千代的出现让“郁月派”不再隐忍与沉寂,八千代是“郁月天师”的嫡系子孙,且是他众多兄弟之中最是吃苦耐劳、平易近人的,是众望所归的能继承“郁月天师”衣钵,能重现“郁月派”的辉煌,新一代中能登顶“天师”宝座的人。

因为八千代是个天才,众所周知的天才。但是人若是太出众,会召天妒的。他的本领每上一层楼的时候,便是他经历“天劫”的时候。本领越大,“天劫”越重。最为重要的是,他的“天劫”不定:有时原本晴空万里,一片雷电突如其来,铺天盖地,霎时间天昏地暗,这便是“雷电之劫”;有时原本烈日当空,却忽然风起云涌,遮天蔽日、冰冷刺骨的冰雪呼啸而来,这便是“冰雪之劫”;有时原本风平浪静,却忽然大浪滔天,如猛虎下山、汹涌澎湃的水嘶吼而来,这便是“洪水之劫”。。。。。。

总之,大自然有的自然灾害,他都经历过,这是他的劫数,也是他的命运,他只有默默无语的忍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八千代十二岁那年便奉“郁月派”长老之命,“仗剑走天涯”,去四方游历,参悟“郁月天师”留下来的《犀渠剑法》。实则他十二岁那年,恰逢三年一度的“猎鬼师群英会”,派中长老出于保护八千代的目的,找了个借口让他出去云游,避开此会。因为“猎鬼师群英会”延续至今,让四大小派,夭折了不计其数的天才。

“菊月派”、“露月派”、“蒹月派”、“冰月派”那四大门派早已达成共识,让自己的门人结盟,先将“蒹月派”、“荷月派”、“桂月派”、“兰月派”这四大门派的弟子赶尽杀绝,为了最终的胜利,可以不择手段。其中“荷月派”与“桂月派”因为夭折了最多的弟子,不忍自家弟子再遭屠戮,便依附于“蒹月派”与“冰月派”,以求给自己弟子留一条生路。

这两大门派,不知何日才能,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东风吹醒英雄梦,笑对青山万重天。

八千代自是知会“郁月派”长老的意思,新年伊始,便收拾起大地山河一卷装,尘土衣冠,江湖心量。《犀渠剑法》一共二十四式,那一年他便参悟了十二式。用他的话来说,虽是一月一渡劫,奈何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既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所谓犀渠剑,传说中的神兵,又名秋霜切玉剑,是一把圣道之剑。由“郁月天师”采云归山之铜所铸。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格致诚正之道,一面书修奇治平之策。这也是郁月天师的贴身佩剑,在猎鬼师兵器排行榜上排第一。

他的兄长曾欺他年幼,也因为嫉妒他一出生便众星捧月,,将他拐骗至瘴气弥漫,满是豺狼虎豹的深山老林中,再布下阵法,留他一人。八千代的兄长以为他必死无疑。

他未曾想到,斜阳欲落地之际,寒鸦吱呀声中,八千代乘着犀渠剑回到了“郁月派”。派中长老皆奇之,八千代性子温和,未曾说半句被拐骗之事。倒是他这位兄长,见八千代如此年纪就有此等本事,深知他绝非池中之物。惧怕八千代学有所成,报复于他。便修书一封,言外出云游。自此再无踪迹。

只是江湖上多了一个传闻,名剑都是会选择自己的主人的!八千代就是犀渠剑选择的主人!

关于八千代的十二岁,各种传闻流传不断,人尽皆知的是,他只身潜入楚狂景天著名的“鬼城”——寒水城。凭一己之力摧毁了该城,城中“鬼众”死伤过半,城内建筑亦支离破碎,城中一切皆惨不忍睹。

八千代自此一战成名!自然而然的再一次吸引了众人目光,成了众矢之的。

他告诉我却是,他听闻寒水城中有千金难求、世间罕见的“花叶寒月图”,便只身前去。他一向喜好丹青,他说因为“花叶寒月图”而去寒水城我是相信的。

寒水城,前身是景天王朝的郡城,如今是楚狂景天的都督府,天上的方位属于翼、轸两个星宿的分野,地上的位置连结着背霞山和越海山。以三江为衣襟,以五湖为衣带,控制着楚地,连接着逆胡。

八千代口中的寒水城,房屋像雾一般罗列,青年才俊,像繁星一样活跃。他去时时值九月,秋高气爽。七八月梅雨时节的积水消尽,潭水清澈,波光粼粼。山峦重叠,青翠的山峰耸入云霄。天空中凝结着淡淡的云烟,暮霭中山峦呈现出一片紫色。

寒水城之所以闻名遐迩,不仅是因为它地理位置特殊,战略意义重要,更因为它是著名的古玩之城、收藏之城。成千上万的收藏家汇集于此;灿若繁星的书画云集于此;玲琅满目的珍宝聚集于此。。。。。。常年累月,观者如织。

八千代到达寒水城之前,迟迟不得能得知“秋叶寒月图”将在哪一藏宝阁展出的消息。他估摸着,许是寒水城内四大藏宝阁——琼琚阁、秉文阁、昆吾阁、雁飞阁,同时向“秋叶寒月图”的神秘收藏家抛出了“橄榄枝”,收藏家迫于压力,迟迟不下决断,究竟在哪一藏宝阁展出此图。

八千代到达寒水城之后,几日之内,大街小巷都流传着“秋叶寒月图”在昆吾阁展出的消息,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这件事。没错,他就是那个“造谣”的人。三人成虎,最后成真。神秘收藏家放出消息,五日之后将在昆吾阁展出“秋叶寒月图”。

五日匆匆而过,到了昆吾阁展出“秋叶寒月图”的日子。

八千代登上了昆吾阁,他打开装饰有精美雕花的阁门,俯视布满彩饰的屋脊。凌空的楼阁,红色的阁道犹如飞翔在天空,从阁上看不到地面。白鹤,野鸭停息的小洲,极尽岛屿的迂曲回环之势,雅浩的宫殿,跟起伏的山峦配合有致。

山峰平原尽收眼底,湖川曲折得令人惊讶。湖川两岸遍地是里巷宅舍,不计其数的钟鸣鼎食的富贵人家。舸舰密密麻麻塞满了渡口,尽是雕刻着青雀黄龙花纹的大船。

正值雨过天晴,虹消云散,阳光朗煦,落霞与孤雁一起飞翔,秋水和长天连成一片。傍晚渔船中传出的歌声,响彻湖滨,雁群感到寒意而发出的惊叫,鸣声响彻湖滨。

一切都那么美不胜收!

夜幕渐渐降临,昆吾阁里里外外都点起了绛红色的灯笼。整个昆吾阁早就人满为患,水泄不通。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秋叶寒月图’的藏家甚是神秘,听说除了四大藏宝阁的阁主,无人知其真面目。”

“不知今夜可否有机会见上一见?能收藏此等名画之人,也绝非等闲,想必非富即贵。”

“‘秋叶寒月图’乃是画中圣品,于世上销声匿迹已久,如今重新现世,不知可否真迹?”

“想那么多作甚,到时展出,一看便知!”

“知?你从何而知?既消失已久,岂是我辈可以看出真假的。”

“你看不出,自是有人能够看出,这四大藏宝阁的阁主,可是一等一的鉴宝高手。既然他们争着抢着想要在自家阁内展出此画,真假已有五分可知。”

。。。。。。

八千代并不关心这些谈话,他无心参与其中。其实他参与其中也无妨,压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十多岁,面容稚嫩的少年。

在等待展出的最后几刻钟时间里,他感觉自己像是等了好几百年,仿佛置身于漫无边际的夜色之中,被浓浓黑暗淹没。

因此这幅画终于展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凤凰,终于等到了闪耀的涅槃。他并未描述这是一副怎样的画,例如:勾勒了怎样的景象,采用了何种绘画技巧,传达了何种情感等等。

他只说了自己见到那副画时的感受——自己仿佛置身于真假难辨,似梦又非幻的境地。看到风暴平静于沧海;狂沙积淀成埃土;繁华延伸到荒芜。。。。。。最后只觉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一切既清新脱俗,又意味悠长,让人遐思不断。

在他的不断遐思之中,他参悟了《犀渠剑法》的第九式,“天劫”随之而来。那是九月,秋高气爽。谁能料到,他的“天劫”是“地震之劫”!

他本想用“斗转星移”秘术带自己去一个无人之境,独自承受此劫,谁料此劫来势汹汹,霎时地动天摇,天崩地裂,地上裂开了一道又一道裂缝,原本精巧雅致的昆吾阁,瞬间陷落。正在欣赏画作的众人自是反应不过,一下子被压于一片废墟之中。道行深者尚且能够支撑,道行浅者当场毙命。

活着的人只觉天地仍在摇晃,唯有用秘法护住要害,尽量抵挡散落的废墟。他们在等着地震停止,却感觉一股潮湿之感,由下而上。料想是地震将湖堤震坏,原本平缓的湖面泛起了汹涌波涛,气势汹汹的涌向岸边。

停靠在湖边的渔船,在一片欢快的渔歌声中,突然被波浪无情的拍打着,撞向堤岸。前有堤岸,后有一波接一波的惊天骇浪,就在这样的双重压迫下,船身四分五裂,船上的人纷纷跌入河中,非死即伤。

摇晃感仍在继续,以昆吾阁为中心,像一个圆,向四周蔓延开去。波及的范围越来越辽阔,牵扯的人数越来越繁多,摧毁的古迹珍宝也是越来越庞杂。大半个寒水城都毁了!

八千代自己也被压于一片废墟之下,毕竟这是他的“天劫”,是老天爷为了玩儿死他的游戏。所以他感觉不断有重物压于自己身上,几尽窒息。这时候即便是施展“斗转星移”秘术也于事无补,他移到哪里都是被压于废墟之下。

他放弃了抵抗,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睡一觉。他用秘法护住了自己的脆弱,要害位置便渐渐睡去。他的心也真是大,这样的环境下都能睡觉。在暗无天日的情况下,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一股寒意弥漫全身。而后惊觉自己所处的狭小空间里,不断有水灌入。水再深几分,便可将他淹没。而他被淹没,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死亡还是战斗,这是一个问题。流水不给八千代过多思考的时间。他不再犹豫,祭出卷轴,拔出了犀渠剑。犀渠一出,八千代立即施展自己先前悟出的剑法,只半式便让他从缝隙里逃出。

他到了地面上,发髻有些许凌乱,几缕青丝散在两鬓,眼神凛冽,散发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他身上还湿漉漉,滴答滴答的在淌水,右手握着的犀渠剑亦隐隐作响。他的对面站着十个暗卫,均着黑色长袍,戴着鬼面面具,统一将长发束起,令人辩不明男女,分不清是谁。手上均握着长剑,杀气凛凛。

“你们来得也真是快,不愧是江湖上声名远扬的一等一的暗卫。”八千代口气淡淡的。

“你入城后,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灵力,令自己与普通人无异,倒是瞒过了我们一众兄弟。这是我等失职,让你造成如此大乱。今日若不取你姓名,实难以维护我等声名。”暗卫的头领气势汹汹地说着。

“想要我的命,便过来取吧。”八千代的口吻依旧淡淡的,但浑身上下却流露出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

那十个暗卫快如鬼魅般散开,变成一个圆将八千代包围,八千代腹背受敌。突然其中五个暗卫展出了攻势,阵型亦发生了变化,由一个大圆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八千代依旧深陷其中。我问他那五个暗卫究竟使用了怎样的秘法,他说,并不知道。

因为他无心恋战,直接就使出了犀渠剑法第九式,那刚列好阵型的十个暗卫,霎时化为几缕青烟,消失在夜空中。

而后他毫不犹豫的,转身一跃,跳入湖中,立即施展“掀波逐浪”秘术。

所谓“掀波逐浪”就是猎鬼师在水里,利用秘法加速水体流动,推动自己身体潜走。而潜走的距离,完全看猎鬼师的秘术掌握能力,以及肺活量大小——“掀波逐浪”使用过程中要憋气,不然速度太快会让水进入呼吸道,人体会受到极大伤害。潜走的过程会让水面泛起波澜,因而得名“掀波逐浪”。

“掀波逐浪”是猎鬼师众所周知的,这是在战斗力不足的情况下,逃生的最佳秘术。也是“郁月天师”的独创秘术。据说,“郁月天师”使用此秘术的时候可以做到波澜不惊,也因此在几百年前的大战中获得了无数关于“鬼”的情报。为了减少猎鬼师的伤亡,这也就成了猎鬼师们“共享”的秘术。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他水中,“掀波逐浪”秘术使用的却并不轻松,他感觉水似乎凝固了,有一股强大的阻力。更可怕的是,他感觉到一股气吞山河的杀气,环绕着他。这股杀气仿佛演化出了手,既拉着他往水底坠落,又捏住了他的心脏,几乎让他窒息。

八千代说,有那么一霎那,他感觉自己要羽化成仙了。因为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看见了寒水城主睁开了双眼。只凭那双眼睛,他就肯定那是寒水城主,因为杀气太盛,气势凌人。强大到只一个眼神就让人臣服,发自内心的恐惧,恐怕这世上除了寒水城主,别无他人。

八千代还是逃了出去,其中详情,他并未告诉于我。他不说,自有他的道理,我也未曾追问。只是他逃出寒水城后的三个多月,究竟经历了什么,与我而言,依旧是个迷。

“寒水城一役”引起了“郁月派”长老的警惕,认为八千代成长得太快,有早夭的危险。就合众人之力封印了犀渠剑,封印一日不除,此剑与普通宝剑无异。

但什么是天才呢?就是你给他一把菜刀,他照样可以冲锋陷阵、浴血杀敌、以一抵十。。。。。。封印解除与否,根本不影响八千代的猎鬼,他照样所向披靡,令“鬼众”闻风丧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