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猎鬼师传说

第五章:芙蓉城旧事

猎鬼师传说 北方的孤独女王 4104 2017-04-26 20:46:36

  我和八千代师承“郁月派”,从小一起长大。然而除了学习的秘法相同以外,我们什么都不一样。

我性格阴郁内向,喜读书,他性格活跃外向,爱玩闹;我容貌平平,姿色一般,偶尔有追求者都是被性格所吸引,他容颜俊美,惊为天人,时常被女子表白“一见惊鸿,再见倾情”,“少年足潇洒,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今日见郎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我秘法重理论,他则讲实践;我处事直接莽撞,他则委婉多思。。。。。。

我们的不同点不胜枚举,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三年一度的“猎鬼师群英会”一天天临近,“郁月派”的长老依旧不愿八千代卷入这场战争,正在发愁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支他离开之际,身在逐鹿国的细作发回传书,言逐鹿国内芙蓉城中出现“鬼”的迹象,是否需彻查此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八千代和我就被“郁月派”长老派往芙蓉城,命我们彻查此事。

我们在二月从坠红城出发,三月到达芙蓉城。

那是一个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日子,芙蓉城外,湖面风平浪静,天光湖色相接,一片碧绿,广阔无际;沙鸥时而飞翔,时而停歇,生机勃勃的鱼儿在湖中游来游去;湖岸上的野草和沙洲上的野花,芬芳四溢,树木也是生机盎然,极其茂盛。

未入城内,便听得城中传出阵阵乐声,其初切切凄凄,或高或低,乍似玉女调玉笙,众管参差而不齐,继而高亢凄戾,如诉如泣,离人夜泣锦江上,群雁惊起芦花洲。我与八千代随着声音入城,看遍路旁垂柳的鹅黄嫩绿,如同在坠红城时见过那样的熟悉。

猎鬼师就如忍者一样,不能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把自己隐藏得越不起眼越好。俗话说:大隐隐于市。是故,我和八千代住在芙蓉城中心的一座四角楼内,看起来古色古香,历久弥新,楼前挂着一块牌匾,上书雅南二字,想必这是这座楼的名字。那条街唤名颜氏街,整条街俱是颜氏家族族人。

客栈人杂,我们决定住在私人宅子内。来芙蓉城之前,我们便安排细作,联系好了房主。将我们引到住处的是一名老妇人,体形偏胖,个子较矮,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和蔼可亲。衣着打扮却甚是华丽,与她的年龄十分违和,不似老妇人应有的端正之色,更像个花枝妖娆的少女。脸上的脂粉也未曾抹匀,这里一团,那里一坨。但看得出来,她年轻之际,一定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问我们从哪里来,是做什么的,大概会住多久。。。。。。

我们对她宣称,早就听闻芙蓉城培养人才的大名,是不远万里,慕名而来的求学者。怕是会叨扰较长一段时间。说罢,八千代掏出一锭银子,交付与她,就说这是先付的房钱,不够到时候再付。

颜老太收过银子之后,立即喜笑颜开,话更加多了起来。她嘱咐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我们晚上一定不要随意乱逛,因为正月的时候,芙蓉城出了大乱子。

我们佯装不知,问她什么乱子。她突然神秘起来,语调也变得怪异起来。

她说,“时间在今年正月元宵佳节之际,芙蓉城举行了一年一度的灯会,整座城热闹非凡,喜气洋洋。但就是在那天晚上,芙蓉城突然出现了五个行为怪异的人。他们的穿着打扮都与普通人无异,就是他们走路的姿势怪异,仿佛整个人没有骨头,软塌塌的,慢慢悠悠,摇摇晃晃的,身上还有什么东西,一直往地上掉。这样自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人们聚集上去,看热闹一般,看着那五个人。

那五个人虽然垂着头在走路,但有人注意到,他们似是几个月前,在山中迷路,找到时已身亡的几位外地游客,因为无人认领,尸体一直停放在县衙。经人这么一提醒,大家又仔细观察了那五人,衣服上有大片大片的泥渍,和山中找到的几具尸体是有几分相似。

人群一下子像炸开了锅,哄闹起来,大家如鸟兽般东奔西跑。这样的惊叫声与举措,似是惊扰到了那五人,那五人慢慢悠悠、摇摇晃晃地抬起了头。脸上蛆虫遍布,爬来爬去,好不恶心,再仔细一看,似乎全身上下,都遍布扭来扭去的蛆虫。他们每走一步,便将身上上蛆虫,抖落几只,边走边落。”

颜老太说到这里,脸色一片灰黑,流露出厌恶、恐惧的神情,看样子她是亲身经历了此事。

“人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啊,各个争先恐后的往家里逃。那五个人突然活动迅速起来,见人就咬,那些跑得慢,没反应过来的,便被咬了,之后,他们的走路的姿势,就如同那五人一样,仿佛整个人没有骨头,软塌塌的,慢慢悠悠,摇摇晃晃。这样走了不过数尺,便迅速起来,也是见人就咬。

那一晚,芙蓉城真如一个炼狱!哀嚎遍野,死伤无数。最后是芙蓉城的巫女——月宴大人,亲自出马,才将此事摆平。府衙怕再生事端,便将所有被咬了的人,无论生死,均关在一座塔里,再付之一炬。

我那可怜的孙女——苌楚就是在这场事件中丧生,被活活烧死的啊。”

语罢,似是勾起了孙女死亡的伤心事,她流下了几行眼泪。

当时,夜色已晚,我们便将颜老太送到了楼下。她就住在我们隔壁,街道对面有一大一小两个小男孩在玩耍。大的约摸五六岁,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就乖巧可人。小的约摸两三岁,一双大眼睛,东瞧西望,看起来灵动可爱。他们见到颜老太,都叫着奶奶。大的那个与她要亲近几分,小的那个要生疏几分。

她见到他们,一改与我们说话的和气之色,大声呵斥着,“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还在外面玩!这么大了,一点儿都不懂事!”声音之大,着实让我惊了一跳。随即她又像我们介绍到,两个都是她的亲孙子,也是颜苌楚的弟弟,大的那个叫颜芣苡,小的那个叫颜菘蓝。

一个清瘦的妇人从对门里走出,但见她面容憔悴,眼窝深陷,一双眼睛红红的,脸上未施粉黛,似有泪痕。发髻亦有几分凌乱,虽挽在脑后,却能看出白发。

小男孩儿见到她,亲切地跑上去,叫着妈妈。颜老太见到她,笑着想与她说话,她却面无表情,甚是冷漠,拉着两个男孩回家去了。

颜老太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里满是嫌弃,厌恶,嘴里还骂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随即又对我们笑脸相迎,说这是她的儿媳,郑子佩,自打她嫁进家门,就对她不尊敬,整日无所事事,好吃懒做。以为时间久了之后,她会有所改变,没想到还是那个样子。颜老太的神情与语气,满是轻蔑与嫌弃。

我们不想插手别人的家务事,随便附和了几声,便到了雅南楼。

雅南楼十个三层的小楼,二楼三楼各有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布满了薄薄的灰尘,似是只有几个月未曾有人居住过。八千代选择住在二楼的一个临街的房间,我则选择住在三楼一个朝向树林的房间。

我们简单的清扫了一下,便住了进去。我那个房间,先前一定是住着一位女子,因为有镜子,有脂粉,衣橱里还有衣物。看衣物,这应该是位年青的女子,左右不过十五六岁,与我一般大小。

不知因为何故,离开时,连衣物都未曾收走。一定走得很匆忙吧。

因为刚到一个新环境,夜里我睡的不是很踏实,半梦半醒之间,感觉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散落进来,月光下,恍惚站着一名女子,面无表情的注视注视着我。辨不清悲喜,看不出哀乐。

她的样子,与白日所见的妇人——郑子佩,极其相似。都是精致的面容,仿佛艺术家刻意雕刻出的;不似普通女子的柔美,五官里多了几分男子的英气,看起来更加大气,潇洒;冷漠的神情都那么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一个已有几分人老珠黄。我脑子里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颜苌楚。

她不是死了吗?哦,往生者么?

我愿多想,便继续睡去。

翌日清晨,我问八千代,“睡得可好”。他说,“没什么感觉,与在‘郁月派’并无不同。”

我继续对他说,“我昨晚看到颜苌楚了。”他似是很好奇,“美么。”“你何时这般在意外貌了?不过是真美,较之一般女子,多了几分绝色,有几分稀世难遇之感。”我回答他的问题。

“美也无用啊,已死之人,我也就不多想了。你的阴阳眼已到这地步了?”他口气淡淡的却又有几分正经。

“嗯,已到可以看到往生者的地步。”我平淡地说。

“修炼得挺快啊,说,你是不是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练功,修行了。”八千代又开始耍无赖了。

“对啊,对啊,就是趁着你休息睡觉的时候,我抓紧修行了。你能奈我何?”我也不甘示弱。

“那好,既然你都这么厉害了,这个月的饭都由你来做吧。我要多花时间修行。”他朝我笑道,一脸的人畜无害。

“好啊,这个月我做,下个月你做。”我装作毫不在意,不能让他有之“小人得志”感。

“哈哈哈哈,上当了吧,我们估计最多就在芙蓉城待上一个月,一个月左右,我们就可返程回坠花城,到达坠花城的时候,差不多‘猎鬼师群英会’也结束了,一切刚好。”八千代的语气里,满是得意。

竟算漏了这遭,“那行吧,我做饭,你洗碗,没关系吧。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我倒是快速的想到了解决之策。

他似还想再说什么,但被我制止了。我示意他,“我们应该出去吃个早饭,再去学堂了。”

我和他出了雅南楼,清晨的芙蓉城,空气甚是清新,却也有几分寒意袭来。我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却见到对门门口站着一个人影——颜苌楚。她的神情,不似昨夜的不悲不喜,神情甚是哀伤。我就那么望着她,竟有几分出神。连她望着我,竟都未曾注意到。

八千代见我呆在那里,便推了推我,让我回过神来,我这才注意到,颜苌楚看着我,眼里若有所思。

我不愿多想,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和八千代到了芙蓉城最有名的维桢学院,维桢书院的大门,建于十二级台阶之上,五间硬山,出三山屏墙,前立方形柱一对,白墙青瓦,置琉璃沟头滴水及空花屋脊,坊梁绘游龙戏太极,间杂卷草云纹,整体风格威仪大方。门额“维桢书院”大字。矫若惊龙,飘若浮云。

我们进入书院后,向院长表明了我们的意图,并拿出了假造的文书,逐鹿国一等一的学府——玉瓒学院的推荐信。便轻松入学了。

院长安排了一位先生,带领我们参观学院,熟悉环境,并示意我们明日便可以入学。

八千代一进学院就引起了轰动,我隐约记得那天,他所过之处,身后都围着一堆又一堆的人,全是去一睹他风采的,他也因此收了大批追随者——男女皆有。之后学院里便传出了武斗事件,起因就是他的追随者们,争执他的所有权归属问题,一言不合就动手了。

维桢学院的内部风光,也真是美不胜收,学堂的一角挂着一片绯红的云,带着桃色的芬芳,镶着朝霞最后一丝金色的边角,静静停泊在温柔清澈,一掬而满的天空中。转身便瞥见一池碧水,满水池霎时间涟漪乍起,碎影是野草丰满的叶,与淡紫色、丝绸一般盛开的花朵。

沿着小径行走,竹林密密,杨柳依依,烟云舒展,溪涧之水蜿蜒流淌,南山景致青翠幽深。

身处在书院之内,仿佛能吸纳恒星之阳刚与星月之柔芒,仿佛能窃取惊雷之声响与闪电之光亮。令人生出仰观宇宙,俯察品类,恣情天地之间,放浪形骸之外之感。

北方的孤独女王

喜欢或不喜欢的朋友,评论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