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猎鬼师传说

第十章:八千代受伤了

猎鬼师传说 北方的孤独女王 4461 2017-04-26 20:51:39

  当夜我们既展开了行动,在芙蓉城内,各自施展秘法收集情报。平日与八千代一起收集情报,他总是快我许多返回,今日甚是反常。我回雅南楼之际,楼内空无一人,等了好些个时辰,东方渐渐出现鱼肚白之际,他才返回。

他说他被暗卫跟踪了,与我不同的是,跟踪他的是暗卫里,并不仅仅全是傀儡,出现了本尊。只是暗卫将身形、性别都隐藏得很好,他完全判断不出,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的经历最开始与我大体相同,他也是使用“时空暂停”、“瞬息移动”的秘术找出了“影子”,接着使用“斗转星移”秘术将暗卫带入了无人之境。

暗卫岂能束手就擒?

也不知是使用了何种秘术,八千代只觉得他被包围在一个漩涡风眼中。这时他想使用“时空暂停”秘术,却发现并没有什么效果,他的秘术被解除了。漩涡不仅仅是风,还夹杂着锋利如刀的树叶。他边躲避从四面八方射来的树叶,边思考着对策。同时,他发现漩涡在不断缩小。

既然是风,那就以风来对抗吧。他使用“疾风劲吹”秘术,一股风由下而上,慢慢将他包围,四面八方射来的“风刃”也被风抗衡回去,树叶碎成了渣。两股风相互抗衡,八千代赢了,包围他的风眼被撕裂得越来越大,最后两股风相继散去,露出了他挺拔的身姿,帅气逼人的脸。

他与暗卫互相注视着,他注意到暗卫手中握着一把刀——焕苍,刀刃上雷电交织,没给他思索的时间,暗卫轻轻一挥,一道闪电便朝他飞来,接着这道闪电快速分裂,变成了三道、五道。。。。。。多得他有些数不过来。他慌忙闪躲开,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小坑,冒出一股股黑烟,坑四周的草都烧焦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并不怎么好闻的焦味。

暗卫的攻势并未停下来,一副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表情。右手上握着的焕苍左右挥动。八千代祭出了自己的卷轴,从里面抽出了自己的法器——犀渠剑。

此剑一出,暗卫似有几分紧张,眉头轻蹙,“犀渠剑!你是‘郁月派’的人,郁月生前的使用的佩剑在你手中,可见你地位不凡,身份高贵,只是不知你的本事,可否配得上此剑?”

说着便加大了攻势,依旧是闪电不断分裂朝八千代攻去,八千代拔出犀渠剑,左右挥动着,此剑一出,似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之感,那一道道闪电在八千代的剑气之下零落成风。

“剑是好剑,只是你凭借蛮力随意挥舞,真是有辱此剑。正所谓:宝剑赠英雄,倒不如你将此剑赠与我可好?”暗卫说话甚是不屑、轻佻。

八千代倒是不浮躁,他总是很沉稳:“你若是喜欢,送你便是。反正也是身外之物,只是你想要,便凭自己的本事过来取!”

八千代的反应出乎暗卫的意料,他笑道:“有意思的小子。”接着持刀冲了过去,朝着八千代便是一劈,八千代提剑相迎,焕苍与犀渠剑的碰撞产生了强大的杀伐之气,朝四周蔓延开来,震得周围的树木晃晃悠悠,惊飞了树上的鸟儿,嘈杂之声此起彼伏。

暗卫的焕苍上依然雷电交织,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力量灌输到此刀上,让八千代产生了几分压迫感,他手中的犀渠剑似是受到了此种压迫感,低鸣声不断。

我有些好奇更有些担忧,便问他:“接下来如何,你可曾将封印解除?”八千代有些无可奈何,但却甚是兴奋,耸肩笑道:“对啊,我以为琉璃之后,我要再等上好些年,才能碰到人生中的劲敌;要再等上好些年,才能再次将犀渠剑的封印解除;要再等上好些年年,才能发挥犀渠剑真正的实力。。。。。。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碰到了人生敌手,毕竟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我以为八千代又同往常一样,赢得很轻松,没想到他一声咳嗽,打破了我的猜想,只见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接着他右手按住胸膛,跪在地上,却仍是止不住的咳嗽,地上留下了越来越多的血迹,好严重的内伤,我从未见人将八千代伤的如此之重。

我慌忙将他扶起,让他躺下,然后去接了一盆清水,将毛巾打湿,擦了擦他嘴角的血迹。“你伤得如此之重,为何都不知会一声?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逞强了?”我有几分担忧,更有几分责怪。

“并非我刻意不说,只是我以受伤至此,再劳你为我疗伤,岂不两败俱伤?倒不如只伤我一个,留你安好。”八千代如此体贴,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八千代,看着我!”我用几分命令的口吻对他说,他有几分抗拒,但还是被我施展了秘法——“昙花一现”与“脱胎换骨”,这两种秘法结合,不仅可以重现八千代与暗卫对战的经历,更可以将八千代所经历的痛苦转移到我身上。这是雾远的选择,这也就是我的命运。

就在八千代握着犀渠剑与暗卫的焕苍相抗衡时,冷不防的我觉得后背一热,紧接着钻心的痛感蔓延而来。原来是另一个暗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八千代背后,并自上而下就是一刀,我听到八千代衣服划破的声音,与刀划入肉的声音交织着。

我能感受到,背后的暗卫,再一次举起了刀,因为一股杀气在背后蔓延。再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八千代突然将剑收回,让正面的暗卫攻了过来,再猫腰一闪,因为惯性,暗卫停不下来,八千代已移动到他的背后,毫无保留的就是一剑,暗卫并未躲过。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剑。

我以为会看到暗卫背后鲜血淋淋的骨肉,没想到衣服**露出的是木头。那一剑只是将木头划了一道深痕。又是傀儡!

“小子,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吧,不然你会死的。”暗卫说道。我开始分不清楚,这究竟是本体,还是依旧是傀儡。

八千代将自己的五感注入犀渠剑中,犀渠剑封印解除,而他这次失去的是听觉。

虽然听不见了,不过他眼神儿还是好使的。就看到不远处的暗卫越来越多,由两个变成了五个。每一个都气势汹汹,似下山猛虎,手里握着的焕苍,亦低鸣相合。

我透过八千代的视角,见到这五个暗卫,以五行——金木水火土的排位站立着,这也是众所周知的是“死亡阵法”,是楚狂景天中“鬼众”为对付猎鬼师而独创的阵法,历史上陷入此阵法的猎鬼师非死即残。当年“帝玉”中鼎鼎大名的“蒹月天师”便是陷于此阵法,最后力竭而亡。

站“金排位”的暗卫先发制人,只见他挥舞着手中的焕苍,霎时一阵空灵、悠远、摄人心魄的金属声响起,既似编钟的敲击声,又似金戈铁马之声,入耳便让人头晕眼花,辨不清东西南北。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大地的召唤,情不自禁地想往地上躺。八千代却并无任何反应——因为他聋了!

我看见声音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朝八千代所在位置汇集,一定是眼花了,声音怎么可能看得见!我努力让自己清醒,才看清是一根根金属制成的针,熠熠生辉。八千代却一点儿都不迷糊,立即施展出犀渠剑法第一式,剑气自他脚下弥漫而出,似一阵风卷起烟雾,将他包裹。突然烟雾散开,紧接着消失不见,同时不见的还有寒光熠熠的针。

这时我注意到,那些树的位置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变多了,一下子密密麻麻长成了起来将八千代包围,同时有无数的箭射来,八千代想使用“斗转星移”秘术,却发现怎么转,都被树包围,都有源源不断的箭射来。

我感觉脚下冰凉,慢慢的蚀骨的寒意传遍全身,不用低头看都能想到,一定是有源源不断的水从脚下的土地中漫出。八千代想跳出这个水坑,却发现双腿像注了铅,不复轻盈,就是在原地跳动。他一边抵挡着四面八方射来的箭,一面思索对策。

我却忽然觉得右腿似火烧,我看着慢慢变高的水位,渗出一圈一圈的红色。那是八千代的血。地底下依然有箭射来!

八千代召唤出了拟飞,伸手抓住拟飞的爪子,逃出来水坑,接着纵身一跃,拟飞往下坠落,八千代落到了拟飞的背上。

我只感觉天仿佛变成了红色,铺天盖地的红色。原来是一只只火化的炽焰鸟,浑身散发着耀眼的火光。他们直冲冲的朝八千代冲去,拟飞扑腾它的翅膀,一股股强烈的气流将炽焰鸟撞开。那些鸟要么碰撞在四周的树身上,霎时只剩一股黑烟;要么跌落在水中,不断听见“滋滋滋”的声音。

脚下慢慢涨高的水中,忽然“咕咕咕”地冒气泡,像是沸腾不断的开水,一圈圈的水气在空中漂浮着,顿时烟雾缭绕。我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在拉着我往下坠。拟飞不断的扑腾翅膀,却依然在往下坠。

我第一次见八千代施展犀渠剑法第三式,一股强大的剑气横扫四方,气势如山,包围他的树被拦腰折断,也吹散了烟雾,烟雾向四周飘散开。才发现他地面已经下坠得与周围的地表相距甚多。吸力仍在!

八千代收起了犀渠剑,从卷轴中抽出了地狱三叉戟,直指水面,我见三叉戟上雷电环绕,八千代右手握着三叉戟不断画圈,水顺着他画圈的幅度,一圈圈的起来,接着八千代左右挥舞三叉戟,水溢向四方。水夹杂着电朝“死亡阵法”所在的五人飞去。

八千代的“时空暂停”秘术发动了,我见到那五人一动不动,任凭水溅到身上。我仿佛看到电流在他们身上游走。

紧接着八千代发动了“划破长空”秘术,一道道雷电劈在了五人身上。地面仍在下坠,八千代示意拟飞不要挣扎,仍凭自己下坠。

接近地面之时,八千代收回了拟飞,将地狱三叉戟插到了地上,一时间地面摇晃,地表像鸡蛋被打碎时壳上布满一道道裂痕一般,一道道裂缝产生,岩浆四溅,八千代对准那五人所在位置,晃动着地狱三叉戟,只见一道巨大的闪电劈将过去,地表裂开巨大的缝隙,岩浆汩汩而出,霎那间将那五人包裹,那五人顿时化为灰烬。

八千代收起了他的秘术,我却总觉哪里不对,仔细回想,那五人在化为灰烬前,火光映照的是五块木柱。全是傀儡?!

突然胸口一股剧痛传来,只见那暗卫站在八千代对面,手中握着的焕苍插在八千代胸口,刀刃上似有冰,寒光闪闪,八千代胸口血流不止,伤口四周还有冰块未曾消融,血水与冰水融合,湿了他面前的衣服,也湿了他站立着的土地。

“小子,你还算有几分本事,你在我‘幻术’中输一次,我的焕苍便会往你胸口多入一分,彻底输了,焕苍将会贯穿你的胸膛。”暗卫依然倨傲,“不过你还是有些本事,现在杀了你,有些太可惜了,毕竟,我还想看更多的好戏。”说完便拔刀消失。八千代由于失血过多、体力不支,跌倒在地。

到底是何时被暗卫施加幻术的?从伤口深度与血流量判断,一定是最开始与暗卫缠斗的时候,那时就不知不觉深陷幻术,他的焕苍一直插在八千代胸口,并利用“冰封雪盖”幻术,让冰覆盖在伤口四周,让八千代胸口失去知觉,感受不到痛感。也不会有任何疑虑的在幻术中搏杀。

“你看到了?”八千代口吻淡淡的。这是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见他输给别人,他可能有几分不能接受。“我的痛感都消失了,谢谢你。”他却忽然客套起来。

“你与我竟也要如此生分么?”我有些不解,“再者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何来谢字?”

“哦,是因为职责啊,我还以为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他口吻有些失落。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是又要开始耍贱了。

“秦伊湄,我输了,第一次输给了别人,觉得好不甘心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我,比这种无力感更恐怖的是,一种深深的饥饿感笼罩着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趁着他还没说完,我匆忙打断他:“我等了你一夜,困极了,实在是没空帮你做饭,你自己弄吧。”

“那咱们不谈友情,来说说你的职责吧。你的职责是不是尽心尽力的保护我?是不是全心全意的护我周全?嗯?我都快饿死了,你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八千代贱嗖嗖的说。

“你要是真饿死了,也真是厉害,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懒而饿死的天才!没关系,你死了我会记得你的,我会穷尽毕生所学,大肆宣扬你的威名!”我不为所动。

“我就知道你希望我死,我死了之后你就能继承我的遗产了是吧?”八千代表情浮夸的说,“那你给我做碗面吧,药死我嘛,就不用等我饿死了,等我饿死还要等好久。”

“不会,难吃,没空。我就先回房睡觉了,咱们一千年后云端上再见。”说完我就离开了。

北方的孤独女王

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朋友,评论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