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猎鬼师传说

第十二章:奇怪的梦

猎鬼师传说 北方的孤独女王 4091 2017-04-28 10:38:19

  在我的遐想中,我渐渐忘却了痛感,沉沉的睡了过去。

省考之后是个漫长的假期,考上高一等学府的同窗都提议,说大家一起再去祭奠一下紫陌苍,看吧看吧,学习好的人就是喜欢做妖。不过大家还是去了。因为大家都还很单纯、善良、富有同情心。

本着政府官员,慰问困难群众的理念:大家先是对悲剧的发生,表示了沉痛哀悼,接着拿出凑钱买的礼品聊表心意,希望紫陌苍的父母妹妹,继续幸福美好的生活下去。事后大家还提议去紫陌苍坟前祭奠一番。

不论是否只是形式,大家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我尽管反感,依旧跟着去了。

紫陌苍的坟在半山腰,就是普通的山丘,爬上去可能要两三刻钟。时值季夏,山上一片青翠,也颇具美感。

要去到那片半山腰,首先要穿过一片竹海,风吹过,绿浪连绵起伏,竹叶敲着竹管,有如天籁。

可我听着听着,却产生了几分困顿之感,仿佛自己孤身陷于竹海之中,无边无际的竹海,让我产生了无边无际的恐惧。我定了定神,原来自己落在了后面,听见同窗传来的嬉笑打闹之声,便多了几分安心,小跑着追了上去。

我跑过去拍了一下唐苏木的肩膀,唐苏木?我们班上没有这个人啊?可我为什么和他很熟悉的样子?“我一个人落在后面了,都不等一下我。”他慢慢回过头来,却有几分担忧与恐惧挂在脸上。我从未见过他如此正经:“你听见嬉笑打闹之声了么?”他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颤抖。我点了点头。

他拉住我,示意我停下来,接着他动作极其轻微的指了指前面的同窗,“你没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话吗?只是自顾自的走路。可我却很明显的听到了嬉笑打闹之声,都是平时朝夕相处的同窗的声音,我听的真真切切,甚至还有你我的声音。我问周围的同窗可有听到,他们都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然后像中邪似得往前走。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你也听到声音了,对吧?”

“我也听到了声音,你放心,我总觉得这林子怪异得很,我们先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吧?”我在征求他的意见,唐苏木点了点头。

我多了几分警惕与注意,同时思索:会发生这样怪异的事,幕后黑手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而且唐苏木又在身旁,不能将他牵扯进来。

我和他唐苏木很默契地保持沉默,默默无语的跟着前面的“同窗”走着。却觉得仿佛陷入了死循环,这片竹海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嬉笑打闹之声倒是越传越远。渐渐的嬉笑打闹之声消失了,只剩下风吹竹动,竹叶敲着竹管的声音,以及唐苏木砰砰的心跳声。想像得到,他很紧张。

那些默不作声的“同窗”忽然转过身来,表情呆滞,眼神空洞的看着我们。唐苏木和我一下子都警惕起来,他小声说道:“如果等下他们朝我们走过来,我们就跑,你放心,不要怕,我会罩着你的。”我配合的点点头。

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他们呆呆地看着我们,我们也静默的看着他们,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突然那些人疯了一样冲过来,我和唐苏木撒腿就跑,我暗自发动秘法“切金断玉”,我们身后一排排竹子发出清脆的倒地之声。我们跑远了,他们没有跟过来。

那群人没有追上我们,我们稍感放松,随之而来的不安感却越来越强烈——我们没有找到出路,仿佛陷入了迷宫,无论跑多远,跑多久,最后都会回到原处。当然这只是种感觉、猜想,为了证实这种猜想,唐苏木扯下了他衣服上的一块布,绑在了一棵竹子上面。我们又开始沿着小路一直跑,果然回到了原处,等着我们的不仅仅是绑着布条的竹子,还有一群手握着长刀的“同窗”。我们掉头就跑。

“他们莫不是疯了吧!?哪里搞的那么长的刀!”唐苏木就是唐苏木,这种时候了还想着逗趣来缓和气氛。“秦伊湄,要不我们过去找他们谈谈,说不定还可以和他们讲讲道理。”

“行啊,你行你先上。我觉得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他们肯定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然后把刀送给你去卖破铜烂铁。”我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怼他?

“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我们迟早会没有体力的,到时候我俩分头行动,我去引开他们,你自己想办法找逃生之路吧。”他有些大义凛然。

我感慨他富有男子汉气概,但却不敢让他只身涉险,“不不不,我来引开他们,你自己想办法逃跑吧。”

“你这么看不起我么?我可是男子汉啊,虽然你丑,但你依然是个女孩子啊,我有义务保护你啊。”唐苏木又顺带黑了我一把。

“那这样吧,我们分开跑。就看运气了,谁先逃出去,谁就去找人来帮忙。怎样?”我提议到。

当时情急,他看样子也想不到什么完全之策,就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却有几分愧疚的神情郑重地说:“我希望是你先跑出去。如果你不幸碰到了他们,千万不要硬碰硬,跑快一点。”

我当时竟有几分想哭,想哭是觉得这样的这样的情景竟有几分感人。

我们兵分两路,唐苏木去找出路了,我却折回了身,我为何要逃呢?你要战,我便战!

前方竹林里似有三五个人影,那群提着长刀的“同窗”看样子分散开了,这样真的很麻烦,我还要一个一个的解决。他们显然也注意到我了,朝我飞奔过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立即发动“时空暂停”秘术,他们都呆住不动了,再使用“斗转星移”秘术,移到了他们身边,我猜测他们是傀儡,不过下一秒就会变成“死傀儡”了。

我从他们其中一个的手上夺过了刀,这刀甚是锋利,手起刀落,一刀一个人头。不出所料,掉在地上的是一块块木头。

我瞬间解决掉了五个人,我们一起一共是三十个人,除去我和唐苏木,还剩二十三个傀儡需要解决。我必须快点解决掉他们,不然唐苏木可能会有危险。

在我思索之际又有六个傀儡围了上来,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脚下的木头,提着刀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我没有使用任何秘术,接着手中的长刀就与他们搏杀起来。毕竟我的佩刀是雾远,我的刀法自是配得上该刀的。

仅仅用了雾远刀法的一招半式,伴随着手中长刀的低鸣,六个傀儡应声倒地。还剩十七个!

雾远刀法一出,我便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刀意在我卷轴中涌动,初似波浪翻舞,接着便有惊涛骇浪之感。雾远刀唯一的缺点是刀意太强,但我不认为略微施展雾远刀法便能勾起刀的意念。因为刀意太强,它也能感受到杀伐之气。它的波动由普通到强烈,杀气的变化可见一斑。

我也不认为剩下的傀儡有如此本事,能够发出令雾远震动的杀气。虽然这些傀儡与我而言不足为患,但考虑到唐苏木,我还是尽快解决他们为好。

我同时发动两种秘术“飞沙走石”与“银花火树”,只觉一股强烈的风由我周围升起,接着像原子弹爆炸一样,向四周散开,刮弯了竹子,卷起了地上枯叶,那些枯叶慢慢变成了一个个火球。一波又一波的风吹散开,夹杂着一个又一个的火球。我要让这些傀儡灰飞烟灭!

解决掉那些傀儡之后,我召唤出了我的神兽——翠筠,让它带领我走出了这片诡秘的竹海。许是竹子太茂密的缘故,阳光穿透不了,整片竹林“暗无天日”,出去之后,我在阳光的照射下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抬眼望去,只见一座青翠的小山在我面前,山上似有连绵不断的惊叫声传来,我侧耳细听,全是我同窗的声音,每个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嘈嘈切切导致具体的内容我听不清楚,但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反复地叫着我的名字,从音质上能够听出了他们甚是恐慌。

紧接着便是悉悉索索奔跑的声音,惊起了山中的鸟,山鸟们扑腾翅膀的声音和叽叽喳喳的叫声不绝于耳,同窗的声音被掩盖了不少,渐渐地听不清了。

我被困在林子里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顺着蜿蜒曲折的小路跑了上去,路上开始能听到同窗们悉悉索索奔跑的声音,似乎在躲避着什么,接连不断的奔跑声惊起了山中的鸟,山鸟们扑腾翅膀的声音和叽叽喳喳的叫声不绝于耳,同窗的声音被掩盖了不少,后来同窗们的声音便渐渐地听不清了,似乎一个个都消失了。

我推测我的位置应该是在紫陌苍坟墓的山后,我以为上去的路上会碰到令我的同窗们惊恐的事物,但是并没有,一路上都非常顺畅。顺畅到我又加大了几分警惕。毕竟暴风雨之前都是宁静。

突然我注意到不远处的草丛里晃晃悠悠的,有个人影!我悄悄地走过去,竟然是唐苏木!

见到熟人,我有几分欣喜,“唐苏木你干嘛呢?在玩儿躲猫猫么?”他看到是我,眼睛里竟万分惊恐,故作镇定地慢慢站了起来,手里还握着一块石头。

“你怎么这个表情,我们刚刚不还在一起吗?——”我刚想说下去,却注意到他的衣服完好无缺。这个唐苏木肯定与刚刚和我在一起的唐苏木不是同一个人,我不认为当时那么慌乱的情况下,唐苏木还有闲心换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

“是啊,我们刚刚的确在一起,那刚刚什么样子你不记得了?你现在跑来跟我玩儿失忆么?我可不吃这一套,虽然我们同窗一场,不过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唐苏木”的口气气势汹汹,也有几分得理不饶人的感觉。

我知道他是假的,也懒得跟他废话了,虽然很想一刀让他消失,但他还是有存在价值的。

我使用“昙花一现”秘术,打算窥探他的想法,了解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不认为他又这个能力可以让我的秘术失效,但一时半会儿也清不清楚原因。

“想不清楚原因么?”忽然“唐苏木”对我诡异一笑,“知道我是假的了,还想让我消失么?”他继续说着,眼睛里也没有了刚才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诡谲、阴冷。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要是你死了,这场为你精心准备的游戏可就没有意思了。”“唐苏木”的口气甚至倨傲,“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个人。”

“若是我不去呢?”我冷冷地回答他。

“你就不想知道你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么?”“唐苏木”有几分挑衅,似是认为我一定会好奇。

“不想。”可是他错了,“从你口中听这个故事,应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说吧,你想怎么给我讲,是‘残缺不全’,还是‘支离破碎’!”我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儿!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个废物竟敢如此嚣张,那我就便陪你这个废物好好玩儿一玩儿,让你明白有些人你是挑衅不起的!”“唐苏木”有些动怒。

这样简单几句话就沉不住气了,一定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也一定没有什么高超的本事。因为往往真正的高手,面对挑衅、羞辱都是面不改色的,他们心里明白自己有多厉害。还有,会叫我废物的人,一定是从景天来的。

八千代无论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往往众人只会听说、再流传他的傲人战绩,修行成果,而总是跟在他身后的我,便成了投机取巧之徒,被猎鬼师们排斥,认为我为谋取利益不择手段,自己不思进取,只想着依附八千代,便能平步青云,自己不思进取,没有真本事,也没有任何战绩。因为这些缘故,猎鬼师和“鬼众”们都“亲切”地称我为“废物”!

我想他们倒不是真心想打抱不平,而是觉得我这样的一个人却能使用雾远,天理何在?

北方的孤独女王

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朋友,评论下吧,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