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喜欢上你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第九章 看着你们幸福的模样

  听到小夜有女朋友的时候我还是很失落的,就像热火朝天的场面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无法言语的滋味。我走上街头,城市颓败的霓虹倒映在我浅灰色的瞳仁里,变得更加颓败。跳广场舞的大妈还在枯燥地重复着她们的每一个动作,丰腴扭转的身体像注进苍凉世事的年轮刻盘。依然有小情侣打情骂俏地从我身边走过,炫耀着他们不可一世的青春年华。

我心里不高兴,就一个人坐在草坪上,望着长长的人工河,夜的黑感染了无辜的水,整条河黑到目光的尽头。

若兮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唱歌,我不说话,我这人就这样,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不想说话,谁也不想搭理,就想着让情绪发酵,直到开出深蓝的花。若兮知道我不开心,就问我在哪块,来找我。我还是不说话,若兮说那我去找你吧,就挂了电话。

没多久她就过来了,从后面摸着我的额头说我就知道你那在这,给姐姐说说,谁惹你不高兴了?我还是没说话,低头抱着个腿满满受伤的样子。若兮坐我旁边,一个指头拖着我的下巴说,来,小妞,给大爷笑一个,我终于还是被她逗笑了。

若兮是我的闺蜜,从小我们两家就住一个院子,除了睡觉几乎天天腻在一起,关系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后来又一起来县里读书,也是隔三差五的就要见一次。我们经常来河边玩,我们站在这儿朝着远方大喊大叫,我们说要扒火车去远方流浪,要去寻找诗的方向。我记得我问她那我们把钱花完了怎么办时?她说姐姐拉你去乞讨,看我们这么漂亮,别人一定会赏我们饭吃的。要不然我们去卖X也行,要有为理想勇于献身的精神。我说呸,你丫的就不会说个好的。她哈哈大笑说,你敢去抢银行吗?

……

人工河的小花园是我们年少时的乐园,她承载了我们年轻的梦想,装填了我们的喜怒哀乐,我都看到她不堪重负的样子,因为每次我们俩来都会把小花园搞得凌乱不堪,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无法无天,折花败柳,移花接木的事情都被本质地解释出来了,甚至若兮解手的时候都懒得跑去不远处的公厕了。在这里,我终于知道了人类野蛮的天性,谁撞见我们都不会想到这会是两个平日里文静文雅的小姑娘。要是被我妈撞见,我觉得她非打死我不可。

所以若兮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就知道我准会在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问她吃过饭了没。她说本准备跟慧儿她们去吃饭唱歌,我说那我们去吃烧烤吧。

其实我是想喝酒了,刚好能找到一个借口。我跟若兮是不会喝酒的,但是看到我要了两瓶酒就夺了一瓶过去。我们边吃边聊,我问有没有暗恋的人,若兮一脸奸笑道,给姐老实说,是看上哪个小男生了,姐帮你去追。我说没有啊,有你在我还能喜欢上谁,反正是要赖你一辈子了。若兮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谁要你,除了吃就知道吃,要身材没身材,要金钱没金钱,除了脸蛋漂亮外胸还那么小,哈哈,若兮肆无忌惮地笑着,那声音,回荡在夜空中竟有一些狰狞,就像她吃了放毒药的烧烤在做垂死挣扎一般。虽然她时就是这样的,可我还是感觉好委屈,眼泪啪啪地掉到餐盘上。若兮站起来给我擦眼泪,抱着我说,有什么想不开的,姐姐的怀抱一直在这呢。

小夜给我打电话,手机在餐桌上震得呜呜作响,若兮看着手机屏问我夜雨声是谁?他妈的怎么会有如此好听的名字,比我的都好听。我说是一个大蜀黍,你去接吧。这货一接就说,喂,二狗呀,找姐姐干什么?小夜一头雾水,问张雅楠在不在?若兮说她在我的床上睡着呢,这么晚了找她干什么,是不是不怀好意?我跟你说啊,你要是敢对她图谋不轨,老娘饶不了你。说,你是不是想图谋不轨?看着一干人齐刷刷地望向她,我赶忙扯了扯她的衣角,好像她也意识到了这不是在小花园,就压低了声音。说,找我们家楠楠干什么?

小夜说明天是他生日,要我去一起吃个饭。我还没说话,若兮就先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后还臭不要脸地在那里叫嚷,明天一定要跟你去蹭饭。

我本来是不会喝酒的,喝了半瓶后便觉得满脸发烫,红的就像把妈咪的口红涂了一脸。若兮看出了有点不对劲,就说,我的姑奶奶,我们回家吧。回到家后,只觉得昏昏沉沉,倒床便睡得跟不省人事一样。

若兮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在床上睡得格外欢畅,完全没感觉到太阳已经晒屁股了,我的房间是在阳面,所以真的是太阳晒屁股了。我正在做着一个完美的梦,梦到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一个白衣少年,在不远的

海滩上为我拾着精美的贝壳,我用那贝壳来做风铃,挂在屋檐下,海风吹过,泠泠作响。

所以若兮的电话让我很是生气,一醒来看到床头的大布娃娃,而没有我的风铃我就炸了,感觉是若兮把它们弄没了。我气冲冲地对着她喊,你丫的赔我的风铃。

若兮一脸的蒙逼地问,姐姐什么时候把你的风铃弄没了?我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若兮知道我在开玩笑,就说赶紧的要去蹭饭了。我突然想起小夜昨晚的电话,就跟若兮说,我先起床洗涑,你来接我。

起床,洗涑,梳妆打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慨上苍,怎么会造出如此美的人来,想想,又觉得如此无聊,现在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自恋到无耻。

若兮到楼下的时候又打电话过来,我赶紧拿了外套下楼,看到不远处坐在的车上的若兮挥舞着手臂,我一路小跑过去时,竟看到若水也在车上。

若水是若兮的双胞胎妹妹,但这两人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若水是那种跟薇薇一样的人,文静到就像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与别人没有一点交集一般。所以我跟若水也不是太熟悉,只是出于礼貌,还是问候了一声,说若水这终于出关了啊,小姑娘笑笑没有说话。坐上车后便跟若兮开始瞎扯,我说

若兮你这太不要脸了啊,去蹭饭还要带家眷,你以为人家是开饭店的啊。这货竟贱贱地说,谁要他的名字比我的都好听。通过后视镜,我看到若水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窗外,突然想起,我刚才好像说错什么话了。

车子绕过外环向前行使了一段距离后就停下来,小夜和他女朋友站在酒店门口来迎接我们,看着他女友牵着他的手,依偎在他臂膀边,我突然想,这可能也是我最喜欢的幸福模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