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喜欢上你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第十三章 回顾,还是喜欢的模样

  我们俩谈天论地,快活得像雨后林中的小鸟,喳喳喳地说个不停,我们说刚认识的那会,说后来的种种误会,说他的小孩子气,说过去,说将来,说时光,说岁月,后来说到西安时,便真的到了西安。

小夜在上高中时的梦想就是能考上西安交大,因为种种原因,他的这个梦想是落空了,所以他就不厌其烦地跑来西安,他说,越长大越觉得梦想不再如年少时那般清澈,看不清,所以常常来看看自己曾经有梦的地方,还是挺好的,能够经常提醒自己,要坚持,不忘初心。

说起高中的时候,得去说微微,小夜的高中几乎是微微陪伴着走过来的,小夜是特别喜欢微微的,因为他特别喜欢孩子,刚好微微就是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最重要的是他们俩是同桌。

于微微,小夜真的是像一个大蜀黍,去照顾她的,微微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平均每天十节课里有八节是来看小说的,只有剩下的两节课才会来看杂志。不过微微学习是特别好的,好过小夜,而且最令人感觉气愤的是,就她这样天天不学的人,最终还是考上了重点大学,嗯,这老天就是不公平的。小夜说微微,要不是内向到死,一定会是一个大才女。

小夜说,他最感谢微微的是在高三最黑暗的岁月里,她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每天晚上下自习,微微都会等小夜一起回家,他们并肩走过校园的每个角落,但他们俩是从不谈学习的,微微谈游戏,说奇迹暖暖,小夜谈人生,说学校旁边旧城改造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我最佩服的是,没有共同语言的俩人竟能聊到很嗨。小夜说,当他看到有一个妈妈背着孩子在工地上做工时,他真的很心酸,他说,自己一定不会让自家媳妇孩子这样子的,哪怕再苦再难,也要去自己去承担生活的责任,我是相信他的,当然微微也相信。

小夜跟微微不再联系的时候是在大一的时候,小夜在写《十月流年,如斯寂寞》时写微微,他写那时候他们之间的小故事,写他们好得像情侣,写微微经常把头靠在小夜的肩上,写小夜经常给微微扎头发……后来在微微过生日的时候,小夜去给微微送生日礼物,给她看有关他们之间的故事,微微骂小夜说他胡编瞎写,骂他不长良心,骂他不尊重她,小夜回来后就删除了有关微微的所有联系方式,后来小夜说,是微微骂他不长良心那句话戳痛了自己,想想,那时对她多好,就算她再不高兴,有的话也不能乱说吧。

有时,我们凭借着曾经给予彼此的温暖和激情,慢慢长大,但青春更像一列火车,随时把那段年少的感情拖进黑暗的隧道,呼啸着奔向远方,不知所踪。小夜再也没联系过微微一次,当然微微也没找过小夜,哪怕在聚会时,小夜也没再看过微微一眼。我想,他们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

其实,我是想不明白微微为什么要那样去想,他们真的是好到像小情侣一样的,小夜不是一个矜持的人,大大咧咧到让陌生人感觉他可能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可微微很了解他的,我看到小夜在2015年时写过文章纪念过他们的友谊,曾经那样好的友谊就这样散场,还是令人唏嘘不已。

他来西安是找宋梓歆的,那个曾经喜欢他到因他的一句话而欢喜悲伤的女孩子,那时的喜欢总是这样,感觉每个人都喜欢的如此卑微。今天是宋梓歆的生日,小夜说,她曾经为自己精心准备了那么多生日礼物,那么多的惊喜,自己也想为她做点什么,哪怕是当做对她当初付出的回报吧,有一个全心全意喜欢自己的人,还是很欣喜的。小夜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为他做的点滴,他总会记在心里,然后去努力做回报,他这一点特别像伯母,伯母也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我给梓歆打电话说我在西安,你来找我吧,她说晚上过生日,约了别人吃饭,要我一同过去。我说你大哥哥来了,她沉默了一下说好,这就过来找我们。梓歆过来时带了男朋友,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挺干净的,阳光明媚。我们相互作拥抱,她男朋友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们不说话,小夜开他的玩笑说是不是梓歆让他跪搓衣板跪多了,跟她出来玩也小心翼翼,肯定是怕晚上又跪遥控器。她男友笑笑说,不是的,她挺好的。

我们吃饭时喝了点酒,话特别多,说高中的时候,说小夜带领我们一群人夜不归宿晃悠在街头的情景,说我像小跟屁虫,天天跟在小夜身后,说我的公主病,说小夜的矫情,衣服穿一两天就要洗,那时帮他衣服还把手冻冽开口,疼了好久。我看到他男朋友微变的脸色,看到她笑着笑着突然有眼泪掉进餐碟,最后散场时,小夜唱生日歌给她,说祝福他俩,并嘱咐她男友要好好照顾她,然后就做道别说我们晚上的火车,要回山西了,梓歆说要送我们到车站,小夜说不早了,你们早点回,有时间大哥哥再来看你。

我像不明的吃瓜群众一样,跟着小夜坐上了出租车,看着夜色中渐失渐远的梓歆,突然有一阵伤感,年少时,我们是那么的要好,几乎天天腻在一起,只可惜青春散场的如此之快,转瞬间我们便是天涯海角,各守一方。

我问小夜,我们不是明天的车吗?他说你看小歆,她还是那么敏感,找到一个喜欢的多不容易,我不想因为我而打乱她的生活节奏。我们是真的不合适,所以还是不要给他凌乱的好。我说好。小夜说,你看,其实我们那会的时光多好,到现在了还没人忘却,只是各奔东西,分离了彼此。我说是啊,年少时总觉得时光很慢,那时并不知道,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得就是曲终人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