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一起度过漫长岁月

第三章 帅哥不应该有女朋友

一起度过漫长岁月 伊岚懒 3438 2017-04-16 17:02:43

  朱玲玲的老家苏州离S市高铁也不过30分钟的距离,想着这次出去的时间还挺长便打算回老家一趟。

那天Terry告诉她要去美国总部培训的消息后,没两天部门同事就都知道了,基本是每个人都过来了表达羡慕之情,她笑着对每个人说机会轮流制,你们也会有机会的,并承诺去之前请她们吃饭以及尽量满足代购需求才逐渐平息了诸位的口舌。

踩着点赶上了高铁,最近这一个多月忙着手上工作的收尾以及工作的交接,严重缺乏休息,太需要周末补觉了。

因为买票的时间较晚只剩下商务座,放下行李后看了一眼邻坐。

“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朱玲玲在心中想到。

她从来都对帅哥有着很强的记忆力,第二眼望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想起来这人不就是上次她在车库碰到的白色奔驰的车主么。

长得还真是好看呢,简直让人如沐春风,果然只有在贵的场合才能遇到帅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望向此人的目光过于激烈,他回头看了一样朱玲玲,朝她点头微笑。

这一望让朱玲玲尴尬万分,为自己的花痴懊恼。

“要不跟他打个招呼?刚好可以为上次擦车事件道个歉。”为了掩饰刚才的自己的尴尬,她开口打起了招呼。

“你好,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在停车场碰到了你的车。”

谁知对方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你应该认错人了。”

朱玲玲不好意思的拨了拨头发,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完了,这一打招呼变得更尴尬了。算了算也不要解释了,还是老老实实看看综艺节目等下车吧。

三十多分钟车程时间很快就到站了,在她起身拿行李的时候感觉到邻座那位也起身,原来也在这站下车。

望着他的背影,也是翩翩公子一枚啊。

亏了交通便利的福,到家赶上吃午饭,红烧肉、带鱼、杏鲍菇炒肉都是她爱吃的菜。

“世上还是妈妈好,要不我还是回来吧,不再S市待了。”

朱玲玲边吃边向妈妈撒娇,俨然一副16岁小姑娘的模样。

“你呀,每次就会用这句话哄我,让你真回来你不得又跟我闹翻天。”

郑玉芬笑嘻嘻说道。

两人心中自是明白各有着说不清的苦楚。

郑玉芬在嫁给朱玲玲的妈妈之前有个青梅竹马,两人在谈婚论嫁之时,竹马一家在一天夜里全家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在当时那个年代一个小姑娘家家怎么架得住旁人的闲言碎语。等了三年还没有其消息,便在家里人做媒之下嫁给了朱玲玲的爸爸朱承华。

在朱玲玲10岁的时候,该竹马又突然出现,这么多年来郑玉芬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半年之后变和朱承华协议离婚了。

她不明白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对抛弃他的人有着这么深的感情,年幼的时候她不敢问,长大了她也懒得问,只希望妈妈健康快乐就好。

朱玲玲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偶尔也会去妈妈家,两家人的关系还是维护的不错,所以朱玲玲从小也不觉得离婚对她有造成不好的影响,除了苦了父亲。

但上天似乎偏偏想要给这个家庭创造更多的磨难,在她18岁那年父亲遇到酒驾车祸,当场昏迷。经过几天的抢救命是保住了,但也成了一个植物人。

在医院住了几个月,虽然赔偿金很多,但还是架不住高昂的医药费,还是被接回在家中。由朱玲玲和她妈妈以及姑姑轮流照顾。

等到朱玲玲大学毕业开始工作赚钱后,便提出送爸爸去家乡的疗养院住,费用她来承担,这几年来她也深知家中亲戚不堪其累,虽然疗养院费用高昂,但都点头同意。

这也就是朱玲玲一直都在努力工作的原因,她知道钱对于她这个家庭的重要性。她有的时候会想她是对生活低头还是对钱低头呢。

妈妈再婚后的第二年便有了一个小孩,于是她又多了一个小12岁的同母异父的弟弟,父亲那边的家空空的,母亲这个家她更是进不去了,更是落了个漂泊人生,在S市努力打拼。

“你叔叔有个同事啊,长的高高大大,家庭环境也知书达理,我上次见过一面人也很懂事礼貌的,要不你趁这次回来见见?”

郑玉芬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心里很明白朱玲玲身上背着的压力。但眼见女儿就要奔三十了,说不着急也是假的。

“妈,你不要我每次回来都是这个话题,我现在一个人也很好啊,碰到合适的我就会试试的,你别操心。”

“碰到合适的碰到合适的,每次都是这句话,你说什么时候才能碰到。这次这个男孩真的不错,才想着让你见见,现在我们这啊只要是条件还过的去的早就被别人挑走了。”

妈妈痛心疾首,当事人却一副事不关己。

在适龄年纪不嫁人已经成为了现在母女最大的矛盾。

“好啦,我知道了,等我从美国培训回来了就见。哎哟,今天的带鱼可真是好吃,手艺真是棒。”

“你呀,就会说哄我开心的。早点嫁人妈妈才最开心。”

郑玉芬亲昵的看着女儿笑了笑。

“今天晚上在这住一夜吗?”

“嗯,我回那边住,还有点东西要过去拿一下。”

其实拿有什么东西要拿,再怎么说住在这边也不方便,一直以为时间长了就会习惯没有家的温暖,俗不知有些事情再多少年也难以适应。

吃完午饭后,她就打了个车去疗养院。

只要工作没有很忙,她每个月会来看爸爸一次,情况已经比前两年送过来的时候好多了,至少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着去外面晒太阳。

今天的阳光很好,朱玲玲去房间一看没有人放下水果就去楼下的花园。

爸爸坐在轮椅上晒太阳,痴呆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爸爸,最近有没有乖啊。”

朱玲玲上前帮他理了理衣服和头发,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次来的时候会跟他讲一些最近的生活。

“公司派我去美国培训,大概有三个多月不能来看你了,你要好好听护工的话,好好吃饭。”

父亲呆呆的睁着眼睛,直视前方,朱玲玲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听到她说的话。

旁边的小凉亭围着一群爷爷们正在下象棋,几年下来跟他们也算熟识。便想着过去打个招呼。

“你们在下象棋呢。”

“哟,玲玲又来了啊。”

对他说话的是正在下象棋的陈伯伯,家中子女出国留学毕业后都在国外拿了绿卡,早两年也把陈伯伯给接了过去,可他一个人在那边待了2个月就死活要回国,为了让小孩放心就搬到这个疗养院来了,乐的伙伴成群。

“是啊,我要去出差培训一趟,有几个月来不了了。”

陈伯很健谈,每次她来都会聊聊天,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起来。

“哎呀!你怎么能趁我说话走神的时候将军呢!不行不行,我要重走。”

只见陈伯很激动的样子连连挥手。

“陈伯,你可不能每次输了就毁棋,你看你这棋子都被别人吃没了。”

一旁看的人朝陈伯打趣道。

“我这次是没有用心,你行要不你来。”

几个老人之间嬉笑怒骂甚是热闹。

“对,还有你,你来看我陪我下棋,怎么就不知道让着我!”

陈伯开始指责起陪他下棋的年轻人。

顺着方向朱玲玲看过去竟然是在车上遇到的男人,惊讶的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太巧了吧!”

那男人抬头看了眼他,并没有像朱玲玲一样展现出惊讶,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小尚,难道你们也认识吗?”

陈伯疑惑问到。

“也不算认识,刚才来的高铁上遇到了。”

此人淡淡的回答道,显得朱玲玲的那种惊讶兴奋特别突兀。

听着这语气如同浇了一盆冷水,小鹿乱撞之心马上收了收。

也对,帅哥对女生的记忆力应该没有那么强,特别是她这种不是美女的长相。

“陈伯,我没来的这段时间麻烦你多照应一下我爸。”

“这你放心,你不用说我这都会每天注意的。”

当时陈伯坚决要回来的理由之一就是语言不通,没人聊天。

朱玲玲笑了笑,到了谢,回到父亲身边。

没有想到陪爸爸晒太阳,她竟然也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发现已经四点多。推爸爸回到房间,跟护工交代了几句,便去赶公交车。

“玲玲,你回市里吧,来坐小尚的车回去。”

路过花园,就听到陈伯大喊。

“不用了,陈伯,我坐公交车就行。”

“他也刚好回市里,干嘛不坐,现在这个点公交人那么多,一个小姑娘别去凑那热闹。”

有顺风车自然好,但是怕那位小尚不太乐意,望了望,没见他人应该是取车去了。

“小尚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他取车去了,我们在这里等就好。”

陈伯似乎一眼就看准了她的心思。

“那谢谢陈伯了,真是麻烦你们。”

等车的时间,朱玲玲知道了小尚叫尚佳树是他的侄子,因为子女都在国外回来不便,所以交代离的近的小尚必须隔段时间来陪陈伯下棋。

“玲玲上车去吧,别跟他客气,晚上最好让他在请你吃个饭。”一辆路虎停在了身边,按了按喇叭。

“别,这还是算了。”

连忙挥手拒绝,估计是刚才那句打招呼的话,让陈伯误以为她对小尚有意思,正想着办法撮合。

他的车上混合着尼古丁和淡淡的檀香,从小朱玲玲的鼻子就很灵,味道闻一次就能记住。

一路上除了问朱玲玲目的地在哪里直到她下车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了。。

不知道到底是平时就如此惜字如金还是不想和朱玲玲有过多的交流,但如此冷漠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也懒的主动搭话,在离家进的路口匆忙下车。

“开车的样子是有型,看后视镜时候的眼神,握方向盘的双手,真是充满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魅力。但就是太冷漠,不知道在女朋友面前会不会也这样。”

买了一堆垃圾食品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朱玲玲回想着刚才在车上他的样子,帅哥不应该有女朋友,他应该属于全人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