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 耽美小说

    类型
  • 2017-04-20上架
  • 4112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青岛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3408 2017-04-21 00:17:35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不舒服的呢?南瑶捂着隐隐作痛的肚子躺在东海大酒店六楼的标间里粗略地回想,中午下火车后所发生的事,窗外高扬客轮绵长的汽笛声。

是中午吃的九龙餐厅的海鲜吧?下火车之后就只吃过九龙餐厅的饭菜,一直生活在内陆,吃不惯海鲜很正常。下午又走了那么远的路,从栈桥,到九龙餐厅,到天主教堂,又到鲁迅公园,再到小青岛,最后走到东海大酒店,走马观花似的匆匆略过这些景点,终于倒在大酒店的床上。

不过也没有躺太久,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应肖剑的要求,一起前往五四广场欣赏夜景,说是来赏景,南瑶完全没有那个心情,四月初的海风还带着沁人的凉意,加上身体本就不舒服,南瑶这会儿只想找个角落蹲着,但是看肖剑那兴奋的样子,南瑶终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肖剑是她的朋友,她也只把他当朋友,是她这次青岛之旅的伙伴,所以两个人同住一间标间她也能接受,因为只是朋友,南瑶并不想麻烦他,再难受她也不想跟他说。

最后去药店买了一点胃药二人就回了酒店,也许是看到南瑶疼出冷汗的样子太吓人,肖剑终于意识到南瑶有多难受,给南瑶吃了药,让她卧床休息,中途还不忘遗憾地说一句还没看到奥运帆船基地的景色。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

“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难受,我希望痛在我身上。”肖剑的语气饱含愧疚,顿了顿,又继续说:“你对我真的很重要,看着你这样,我觉得我好无能!”

黑暗中南瑶悄悄睁开眼,又闭上,这种话,她不想回答。得不到回应,肖剑满脸愧疚地出去了。

此刻南瑶心里多失望呢?没人知道。

南瑶躺在床上睡到十二点,被热醒了,回头看了看对面那张床,空空如也。直到凌晨两点多,肖剑仍没回来,南瑶无奈地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嘈杂,像是在网吧。

“你在哪儿?”南瑶问。

“在外面呢怎么了?”肖剑有些不耐烦的说。

“没事,早点回来休息。”南瑶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肖剑回来了,南瑶背对着他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声不响,直到天色慢慢泛白她才睡着。

中午已过南瑶才悠悠转醒,回头看到肖剑穿着一条短裤坐在床上玩手机,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把脸扭向窗外。

“醒了就先吃点药,一会儿我们下去退房。多的这几个小时,跟前台说说,想来他们不会让咱再交一天的房费。”肖剑放下手机说道,拿起一边的牛仔裤胡乱套上,皮带也没栓,就穿着松垮垮的裤子去给南瑶倒水。

“多出的我会付的。”南瑶心里有些不悦,其实她很不喜欢肖剑这个样子,他们只是朋友,又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肖剑能做到这么放肆,一点也不尊重她?好歹她也是个女生。

肖剑当即提高了嗓门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付也是我付啊,毕竟是我硬要带你来的啊。”

“那到时候再说。”

肖剑见南瑶脸色不好,柔声问:“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没事。”南瑶不愿再多说,匆匆吃了药就光着脚进了洗手间。

想吐,却吐不出来,肚子已经不似之前的隐隐作痛,取而代之的是更清晰的痛,就好像肚子里被倒进了一瓶硫酸。就换个衣服她花了近半个小时才穿好,脸上全是汗水,湿漉漉的。

用凉水洗了个脸,望着窗外海风吹拂得波光粼粼的海面良久,待疼痛有所减缓,她才走出洗手间。肖剑已经收拾好了,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玩手机等她,见她出来,随口问道:“洗漱好了?”

“嗯。”

“感觉怎么样?肚子还疼吗?”

“没事。”

肖剑自讨没趣,脸色霎时冷了不少:“那就赶紧收拾一下,我们下去退房,然后去别的地方逛逛,下午去火车站。”

“好的。”

南瑶并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只是简单地盘了个头发,又往脸上扑了点粉,整个人气色看起来瞬间好了很多。

经过昨晚的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谁也没有心思和对方说笑。

这次两个人单独出来旅行,本就是个错误。肖剑看着南瑶的侧影心道,南瑶又何尝不是这样想。

两个各怀心事都低着头默默前行,谁也没有注意到路前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帽衫、扎着高马尾的女孩。

她的目光从二人出酒店时就没离开过二人身上,或者说就没有离开过南瑶身上。

突然,她快步冲到南瑶面前,拦住她的去路:“瑶瑶!”

这饱含喜悦和愧疚的陌生的声音吓了南瑶一跳,她抬头望着面前这个起码一米七以上的女孩,四目相对,眼神变化从陌生到震惊再到充满委屈,就那么短短几秒,却仿佛经历了数年。

“月晨?是你吗?你是月晨吗?”南瑶慌忙抓住眼前的人,眼泪竟不自觉地溢满眼眶。

听到南瑶唤自己,欧月晨不禁笑了,一把将南瑶拉近怀里,紧紧拥抱着她,好似一松手她会消失一般,嘴里不住地说:“是我,是我。”

“月晨。”南瑶紧紧地回报她,高兴的眼泪簌簌滴落,打湿了欧月晨的衣衫。

在网络上相识快两年了,初次见面,两个人内心都充满了惊喜,日日夜夜和自己分享快乐,分担苦闷的人,此刻就在自己面前,与自己紧紧相拥,她们怎么能不激动。

过了一会儿,欧月晨松开了南瑶,尽管南瑶脸上扑了粉,但是还是能看出她的脸色很不好。

“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欧月晨担忧地问道。

“嗯,肚子特别疼。”南瑶弯腰捂着,声音听起来很痛苦,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高兴的。

“我带你去医院。”欧月晨当即取下南瑶肩上的包挂到自己身上,背起南瑶快步走向路口。

充当了半天人肉背景的肖剑这时才插上一句话:“我来背吧!”

欧月晨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果断拒绝:“不用。”

肖剑想发作又感觉不是时候,只好作罢。三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医院。

路上,南瑶额头不停冒冷汗,脸色也越发苍白,唇上已经找不到半点血色了。见状,一向冷静的欧月晨也慌了起来,她把南瑶抱在怀里,握着南瑶冰冷的手催促司机:“师傅,请你再开快一点!”

司机师傅苦着脸回她:“姑娘啊,我这也是很快了,遇到交警我都要被罚款了。”

欧月晨不耐烦地说道:“罚款我替你掏,你速度再快点。”

“你这小姑娘……好吧!”司机嘴上不乐意,但是脚却很诚实地狠踩油门,愣是把出租车开出了跑车的速度。

到了医院,南瑶已经痛得神志不清了,欧月晨把她抱下车,直奔医院大门。南瑶进了急诊室,欧月晨抱手靠在急诊室外墙,无焦距的目光落在跟前地板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肖剑坐在等候椅上,直勾勾地盯着欧月晨,浅棕色的大波浪扎成马尾,露出白净的脸,眼神不算冷冽但是也没什么温度,虽然很漂亮,却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肖剑也不是什么喜欢和人交流的人,也就没主动和她交谈。最主要的是,尽管欧月晨什么都没说,他也能感觉到欧月晨对自己并不友善。

一想到这,肖剑就不高兴了,甚至觉得委屈:好心好意带南瑶出来玩,想让她开心,才计划玩这么多景区,才带她去吃海鲜,那个海鲜我自己也吃了,我怎么就没事,她自己胃不好,怪我吗?是我故意害她这样吗?我不是也带她去药店买药了吗?她也没跟我说她不舒服啊,能怪我吗?还有啊,你他妈哪儿来的,我怎么就没见过你?你是她的谁啊就冲我摆这副臭脸!

肖剑越想越生气,索性扭头不去看欧月晨。欧月晨当然不知道肖剑此刻的想法,她刚从洛杉矶飞回来,转机候机飞行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一直没休息,现在又担心南瑶,哪有精力再顾及其他人。

没过多久,急诊室的大门打开了,医生一出来就被欧月晨和肖剑堵在门口。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焦急地询问:“医生,她怎么样?”“她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严肃地说道:“已经确定病人是急性阑尾炎,我们已经给她打了止痛针,但是拖的时间太久了,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手术需要家属签字,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每说一个字,二人的心就下沉一分,听完医生的最后一句话,二人不约而同锁紧眉头。

“我们,都不是她的家属。”欧月晨咬着牙低低的说道。

“现在能联系她的家属过来吗?”医生问。

欧月晨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缓缓道:“恐怕来不及。”沉默须臾,欧月晨抬起头对医生说道:“现在能否让我看看病人?我和她说几句话。”

医生虽有不解,但还是同意了。刚进门,欧月晨就看到南瑶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那一刻,她感觉心脏恍若被巨石砸去了一半,如果她就此醒不过来,如果世界上再也没有她……这个世界对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吗?

欧月晨还没走近,南瑶就睁开了眼睛,低唤她:“月晨……”

“嗯,我在呢。”欧月晨走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说:“刚刚,你都听到了吧?”

南瑶微不可查地点头:“嗯。”

“我来给你签这个字,好不好?”欧月晨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酸楚和无能为力,每说一个字都觉得嘴巴苦涩不堪。

“好。”南瑶满足的笑道,苍白的笑容晃得欧月晨心疼。

一旁的医生插嘴道:“我们有义务把这件事告知病人的家属。”

“好。”

欧月晨离开的时候南瑶突然叫住她:“月晨。”

欧月晨应声回头:“嗯?怎么了?”

“肖剑是今天下午五点的火车,你让他回学校吧。”南瑶说道。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