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第五章 欧月晨的往事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3262 2017-04-24 23:33:28

  欧月晨忍俊不禁摇摇头:“你放心,我既不会让你打家劫舍,也不会让你杀人放火,更不会要你的命,这条命可是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你想丢我还舍不得呢。”说着她换了个姿势侧躺下来,一手支着头:“至于要钱嘛,康静破产的时候,估计得要你施以援手。”

“别拿我开玩笑了!”南瑶嘟嘴:“我觉得吧,康静要真落你手里,那倒闭的概率不大。说不准,还能挤进世界五百强呢!”

“哦?”欧月晨来了兴致:“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你有决策者应有的冷静和胸怀,积极进取,注重大局,高瞻远瞩,够敏锐,能容忍,而且善解人意,说白了也就是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思。”

欧月晨若有所思,缓缓说道:“我怎么听着听着,感觉不像在夸我了呢?”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这就是在夸你!真的,你真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优秀的人了。”南瑶十分诚恳地说。

“是吗?可能是你认识的人不多,如果你认识他,你应该就不会这样觉得了。”欧月晨秀眉轻拢,原本清澈的眼眸被浓密的睫毛投下的阴影覆盖,看着竟有些阴沉。

南瑶好奇问道:“他?他是谁?”

“我跟你提过他,陆承天,我的兄长。”欧月晨唇角勾起一个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冷笑的弧度。

南瑶微微皱起眉头,欧月晨确实跟她提过这个人,陆承天,欧月晨继父陆茂康的儿子,长她三岁,和她没什么血缘关系。

要说起这故事,还是得从十七年前武汉市的一通交通事故说起,十七年前的凌晨,武汉市郊发生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正常行驶的轿车和一辆超速行驶的大货车相撞,轿车司机当场死亡,货车司机逃逸,轿车司机的妻子许静淑重伤住院。死亡的轿车司机就是欧月晨的生父欧煜。

欧煜死后,许静淑的娘家千方百计逼着她改嫁,但许静淑一心只为丈夫守孝,面对娘家人的逼迫,万般无奈之下,她偷偷带着未满一岁的女儿欧月晨赴郑州投奔闺蜜。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陌生的城市打拼着实不易,为了谋生,她做过餐馆服务员、当过导购、干过会计……一年后,经许静淑闺蜜的介绍许静淑认识了与发妻离异数年的陆茂康,而陆茂康此时还只是一间小加工厂的厂长。陆茂康知晓许静淑的过往,又因她知书达理温婉聪慧,待她极好,二人交往一年多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举行了婚礼,陆茂康带着陆承天,许静淑带着欧月晨,一个重组家庭诞生,随之诞生的还有康静集团。

陆茂康一直将欧月晨视如己出,许静淑也将陆承天当做亲儿子看待,但是陆承天却从未真心将欧月晨当做自己的妹妹,同样欧月晨也未曾认他为哥哥。

十多年来,二人明争暗斗,一开始陆茂康夫妇还会劝着点,可是当他们看见兄妹二人在与对方的竞争中快速成长时,就放弃了劝说,甚至鼓励他们竞争,三年前陆茂康更是扬言,要将自己在康静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无偿转让给兄妹中最优秀的人。陆茂康在康静集团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康静集团最大的股东,谁能得到他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无疑的掌握康静集团最大的股权,这很有诱惑力。

陆茂康也是个有心思的人,他给自己孩子的十八岁礼物便是康静百分之三的股权。因为年龄问题,陆承天早在三年前就得到了那百分之三的股权,这么多年和欧月晨的竞争让他对陆茂康那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颇感兴趣,但却不会只眼巴巴等着陆茂康转移股权,他暗地里不知福搞了多少事从其他股东那私下里低价回收股份,就欧月晨所知,现在他手里至少有康静百分之七的股权,因为他也为康静的经营献过不少良策,陆茂康对此持默许态度。

不光如此,他在别的公司也有股份。相较之下,今年刚满十八岁的欧月晨倒是呈了不少劣势。然而这对她来说不算大问题,竞争就要合作,一个人单枪匹马怎么竞争?虽然直到今年,她名下才有股份,不过她早年做很多工作,搞了不少有用的资料,也交了不少利益关系,这些也是资源。而陆承天太过强势的性格,反倒不利于建立和维持合作关系。

欧月晨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浅啜小口,悠悠道:“虽然现在他手里的股份比我多得多,不过他挤不掉我,股东大会也不会同意他挤掉我,因为我手里的资源对康静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而论起经营策略,我不见得比他差。”

南瑶静静地听着,她知道欧月晨厉害,也知道欧月晨他哥厉害,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争得这么厉害,她也是学经济的,但是现在经欧月晨这么一说,完全就像在听天书。不过听欧月晨口气里隐隐露出的得意狠厉,还有她眼神中的那种冷冽,绝对是商场上百分百的女强人。

这样的女强人,居然会在语c群里和自己胡侃,在空间里陪自己疯闹,南瑶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这是她曾觉得遥不可及的人啊!

南瑶忍不住感慨:“你果然很腹黑。”

“腹黑?”欧月晨轻笑,“你在夸奖我吗?”

南瑶摇摇头,并不回答,反问道:“你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和你那个所谓的哥哥,一争高下吗?”

“不全是。”欧月晨放下水杯,又回到床上,换了个姿势继续撑着头侧躺着,一副悠然自得的从容:“如果只是为了赢过他,那我这目标也太小了点。”

南瑶不解地问:“赢了他你就可以得到康静的最大股权,这样的目标是小目标,那你的大目标是什么?”同时,心中腾升起一阵似一阵的惭愧:这还是小目标,他妈的爹连一个目标都没有算什么。

闻言,欧月晨并不答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南瑶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如果说错了话,她应该会不高兴,如果她不高兴……南瑶忽然有点害怕,心虚道:“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想看看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顺带看看我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欧月晨意味深长地看她,唇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之前在网上的聊天的时候,她就觉得和欧月晨说话总有种压力,昨天到今天中午欧月晨表现的太温柔没感觉出来,不过现在,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南瑶就常说不要从一个人的外貌去评价他,因为她长得比较嫩,明明二十一岁的人了,看着还跟个初中生似的;现在她又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从一个人的年龄去评价他,他妈的她十七八岁的时候还在风花雪月装忧愁,再看看欧月晨,人家十七八岁就手握公司股份、早建立各种社交关系了!

差距,差距,这就是差距!

“你不是在好奇我在想什么吗?我他妈的现在想想就感觉想撞豆腐!”南瑶心塞地哀嚎了两声:“你看,你现在一面读书一面参与康静的经营,还在早几年那什么……那个,对!给你们公司搞外交!我这样说对不?”

欧月晨笑了笑:“差不多,我能理解,继续。”

南瑶也不纠结这个,继续一脸苦大仇深的:“你看看你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同龄人的佼佼者吧,我一想到,想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整天就知道玩,闲得蛋疼的时候还为个渣男闹得死去活来,”南瑶忍不住双手捂脸哀嚎:“感觉丢人丢大了,没法儿活了!”

“那有什么丢人的,我倒是很羡慕你。”

南瑶:“羡慕我?羡慕我什么?”

欧月晨沧桑一笑,老气横秋地说:“羡慕你有那么有趣的过去,有那么多好玩的经历,现在在你身上还能看到青春童趣,而我身上就从来没有。”

南瑶愣了,她清楚欧月晨能吸引她是因为欧月晨身上有她没有的东西,那种成熟那种冷静,她没有。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吸引欧月晨的居然是自己一直想改掉的不成熟、不冷静。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真要优劣互补才能长久,正如欧月晨之前所说:互有价值往往比相互包容更可靠。虽然南瑶不是很赞同这句话,但是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箴言,而且这价值可以从多方面理解,不一定只有金钱价值。

所以当南瑶很认真地问她:“如果哪天你发现我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我也有残忍冷漠的一面,你还会喜欢我吗?”

她回答:“会。”

南瑶:“为什么?”

欧月晨:“因为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喜欢听你说话,喜欢看你各种表情,你带给我精神和身体上的满足,不是金钱能买到的,除了你之外的人也给不了我。所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南瑶把脸扭向一边,故意说道:“你这情话,说得我都没有不好意思。你火候不够。”

欧月晨佯装一本正经:“我看并非全是我火候不够,也有可能是你脸皮略厚。”

“你……”

南瑶,卒。

这欧月晨果然是一点亏都不吃,一点下风都不肯落下。南瑶忿忿瞪了欧月晨一眼,她却笑得跟欢了,欧月晨笑起来很好看,弯弯的眉眼,紧抿的嘴唇,看得南瑶差点犯花痴。

南瑶一把拉起被子盖过头,闷声道:“睡觉睡觉。”然后真的没几分钟就睡着了,欧月晨下床给她重新盖好被子才去躺下。

临睡前,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个不易察觉的吻:“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