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第二章 载你归程,偿我悲欢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3399 2017-04-21 21:50:35

  可以想象南正良接到电话的时候有多震惊,自己的宝贝女儿第一次独自出省旅游,就遇到了这种事,他宁愿相信这是个传销组织骗他的,但是女儿的声音真真切切从她的电话里传进自己的耳朵,无论真假他都只能答应,他不敢拿女儿的生命做赌注。

最终,欧月晨出示了身份证、护照等证件后,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欧月晨,今年刚满十八岁?看起来不像啊!”医生拿着欧月晨的身份证有些不确信地说,欧月晨静静地回看了他一眼,他立马解释道:“不,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看起来显老,而是你看起来很稳重,真不像个十八岁的女孩子。”

欧月晨礼节性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吗。我现在去交钱,还请你们尽力医治她。”

欧月晨拿着单据到收银台,肖剑也匆匆赶过来,把自己的钱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拍在桌上,说:“我来付!”

收钱的小姐姐被肖剑的举动吓了一跳,天知道肖剑不是为了炫富也不是在饭店吃饭抢买单,而是他真感觉愧疚,南瑶从昨天就已经不舒服了,恐怕那时候就得了阑尾炎,而他却一心只想着带她去看那些他们还没去过的景点,甚至还在为昨晚没能看到帆船夜景而埋怨她,难怪南瑶什么都不肯告诉自己,自己真的是太粗心了!

欧月晨愣了一下,继而浅笑着把肖剑的钱推回他面前,道:“不用了,多谢你”然后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收钱的小姐姐:“刷卡。”

小姐姐看了看一脸焦急的肖剑,又看了看平静如水的欧月晨,最后选择了刷卡。

十分钟后,南瑶被推进了手术室,欧月晨坐在手术室门口的等候椅上闭目养神,肖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到她旁边坐下,问:“你在怪我吗?”

“为什么要怪你?”欧月晨的口吻没有半点起伏。

肖剑有些懊恼地抓自己的头发:“我没有及时照顾好她啊,没有及时送她来医院。如果我昨天就送她来,她就不会这么危险,也不用受那么多的罪了。”

欧月晨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你没有那个义务,所以没必要怪你。”

“该被责怪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你,是我没能照顾好她,是我对她的关心太少。”欧月晨自嘲地笑了笑,似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昨天我没心血来潮上线刷了一下空间,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不舒服,如果今天我没能拦住你们……都怪我,昨天就应该让她来医院的,而不是等我从洛杉矶飞过来看她,是我的错,是我太蠢,怎么能只想着以后,连现在都过不好,还有什么资格谈将来?欧月晨,你真是蠢得够可以。”

肖剑见欧月晨痛心疾首的模样,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因为他已经猜到面前这个素未蒙面的人,可能就是南瑶偶尔会不经意间面带微笑提起的人。

南瑶看中的人,就是你吗?肖剑心道,始终不敢问出口,他害怕听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是这个人,他拿什么去竞争?或者说,他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按照南瑶的性格,如果她知道她一直当做朋友的人喜欢上她了,那一定被她讨厌死的。

“你是下午五点的火车吧?瑶瑶说,让你先回学校。”欧月晨静静地说道。

“南瑶就那么不想看到我吗?”肖剑有点生气道:“我承认昨天她不舒服,我还让她走那么远的路是我的不对,但是我也不是有意的!怎么搞得像我故意害她的一样啊!”

“你想太多了。”欧月晨微微眯起眼睛,又立即恢复往常的模样,冷冷说道:“她让你回去是不想耽误你的时间,不想对你有任何亏欠,何况,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肖剑很生气,不禁提高了嗓音:“是!我没用!我走!我走行了吧!”说罢,一手抓起椅子上的旅行包甩到肩上,怒气冲冲地走出医院。

来往的护士听到动静,纷纷侧目看过来,只见欧月晨十指交叉紧握撑着下巴,平静的眼神透露茫然和焦虑,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肖剑走了,没有再回来,不知道是去了火车站还是去了哪儿。

手术进行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欧月晨拿着南瑶的手机在手术室外接到了南正良的电话。

南正良听到是欧月晨的声音,问她:“瑶瑶呢?”

“她正在接受手术,还没出来。”欧月晨疲惫地说。

南正良一听南瑶正在接受手术,还是不能全信,又问:“她进去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我订了机票,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瑶瑶就麻烦你了。”他还是决定走一趟,不管是真是假。

“嗯。”

直到八点,手术室门头的红灯才熄灭。穿着蓝罩衣的医生最先走出来,解开口罩对欧月晨露出一个微笑:“手术很成功,你可以放心了。”

“谢谢。”欧月晨深深地对那个医生鞠了个躬。南瑶被推进了普通病房,麻药药性没过,她还没醒。欧月晨在病床前看着护士小心翼翼地把她移到病床上,盖上白色的被子,又在她手背插上输液管,一切都那么虚幻而刺目。

真不敢相信,差一点就看不到她了。

欧月晨坐在病床前,握着南瑶没有扎针的手,轻声说:“瑶瑶,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回来了,我回来偿还你的悲欢了。”她记得自己远赴美国的时候,她曾在签名上写过:载你归程,偿我悲欢。

记得自己没有拒绝习雨的时候,她曾独自唱过:

你说的永远像烟火的光芒,

不能一直陪在我身旁,

想起幸福那时候的乐章,

在星空下自弹唱,

多想回到曾经我的故乡,

拥抱那片海洋,

就像自由的天堂,

想要陪着你到地老天荒,

一起等白发苍苍,

看着月睡了,

天又亮了,

我也该离开了,

……

记得她曾写下:你走出我的视线,却没走出我的思念。

自己不也一样吗?明明相互喜欢,却只能阴差阳错地分开。是现实太残酷,还是二人不够勇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欧月晨悲痛地趴在床沿上低声抽泣。

“月晨……”

欧月晨浑身一震,连忙抬起头,南瑶正半睁着眼睛看着她,她的嘴一张一合,声音不大,但是欧月晨能听得很清楚:“月晨,谢谢你。”

“你没事就好了。”欧月晨笑了笑,笑容里是掩饰不了的疲倦。

南瑶环顾一周没看到肖剑,便问:“肖剑走了吗?”

“他昨天走了。”

“你怎么会来青岛?是有事吗?”南瑶一边问一边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

“我……”欧月晨抿唇,目光落到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苦笑道:“我昨天进了你的空间,看到你说你不舒服,我就回来看看你。”

南瑶喜欢在空间发说说,可是她从不会透露自己的具体位置,昨天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发说说的时候把自己的位置给显示出来了。

碰巧的是,很少用QQ的欧月晨早晨起来查看邮箱之后顺便登了一下很久没登的QQ,看到了南瑶的动态,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就订了当天早上最早的飞机,直接飞回北京,又从北京飞到青岛,正好遇到退完房走出酒店的南瑶和肖剑。

如果肖剑和南瑶准时退了房,或者欧月晨当时只是问问南瑶的状况,那又会怎么样呢?

“这样啊,谢谢你。”南瑶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更多的是心酸,如果当初没那么多糟心事,也许就不会是这种状况了。她勉强笑问:“小雨知道你回来了吗?”

欧月晨摇头:“没跟她说。”话音刚落,她又补充似的说道:“我会告诉她的,我会告诉她我回来了,也会告诉她你对我有多重要,我有多害怕失去你。瑶瑶,这一次,不管有多少人反对,我都不会再放开你,对不起,瑶瑶对不起……”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啊……”南瑶笑道,眼泪却不由自主滑落眼角:“我知道你也很无奈。”

如果当初南瑶的戒心没那么强,如果当初南瑶的朋友们不中伤欧月晨,如果南瑶没有为了欧月晨和朋友们翻脸,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多事,她们还能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吗?

兜兜转转了两年,才认清自己的心意,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她还在,还好好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很多人都说,网恋不可信,很多人都反对同性相恋,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就是喜欢你,无论你是男孩还是女孩,无论我们是隔着屏幕互诉情思还是面对面谈笑风生,命中注定我要爱上的人是你,那只要有你,什么都不重要了。

“对不起月晨,我让你为难了。”南瑶真诚地说。

欧月晨拍拍她的手,宽慰道:“不要想了,这些事我会解决的,你只需要好好休息,还有,你爸爸明天早上到。”

南瑶相信只要欧月晨说要解决的事,她都能解决好,也就不再想这些事,就对欧月晨说:“月晨,我想和我爸爸视频,让他放心。”

“嗯。”

因为南瑶现在没什么力气,所以欧月晨帮她开了视频,又帮她拿着手机。

“瑶瑶!”手机里传来一个中年男音,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南正良。

南瑶轻轻笑了一下,哑着声音说道:“爸爸,手术结束了,我很好,你们别担心。”

南正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你好好休息,爸爸明天早上就去看你!”

“嗯。”

南瑶需要休息,欧月晨就没让她继续聊下去,好言好气把南瑶劝睡,然后到医生办公室听医生交待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又到附近超市买了生活用品,还给南正良订了酒店,折腾到了十点她才在旁边的陪护床上躺下。

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奔波和情绪刺激,欧月晨头刚沾枕就睡着了。黑暗中南瑶悄悄睁开眼睛,麻药的药性已经过了,但是她感觉好像也没那么难受,可能是有欧月晨陪着吧。这样想着,她又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