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第六章 梦醒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4926 2017-05-06 22:17:24

  三天后,南瑶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稍微走动走动,南正良见着南瑶恢复得不错,又有欧月晨在精心照料,很放心地订了一张高铁票不急不慢地回家上班去了。他走的时候,欧月晨送他到火车站,在入站口,南正良慈爱地对欧月晨说:“月晨,瑶瑶麻烦你照顾了,等你有时间,和瑶瑶一块儿上我家去,瑶瑶她妈妈也想当面感谢你。”

欧月晨真诚地回他:“伯父你放心,有时间我定会去拜访你们。”

南正良走了,欧月晨从值班护士那儿借来一把轮椅,小心翼翼地把南瑶抱上轮椅,推着她出门溜达。公园里开了很多不知名的花,微风拂来,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公园里照例有几对新人在拍结婚照,新郎新娘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做出各种亲密又不失优雅的pose,摄影师拿着摄像机不停找角度……南瑶停在一株樱花树下静静观赏这美好而不真实的一幕,眼神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羡慕,以及淡淡的忧虑。

是了,喜欢上欧月晨,那她的这段感情注定不能一帆风顺,势必要承受无数嫌弃的眼光和谩骂声,欧月晨如此美好的人,却要因为她受到很多人的嫌弃,实在于心不忍。

“在想什么?”欧月晨突然冒出来,手里还拿着买来一个仿真花环,疑惑地看着南瑶。

南瑶惊了一下,抬头看到来人是欧月晨,旋即笑道:“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穿上那么漂亮的衣服拍照。”

她口中“漂亮的衣服”当然是指婚纱。欧月晨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对新人,微微弯下眉眼,转身将手里的花环戴到南瑶头上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不会让你等太久。”戴好之后又端详了一会儿,颇为满意拍了拍手:“漂亮!”

“真的吗?”南瑶不确信地问,她这句问的既是欧月晨承诺的‘不会让你等太久’也是‘漂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欧月晨秀眉轻挑,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提步绕到南瑶身后,推着轮椅转了个方向:“去别的地方转转。有没有想去的?”

南瑶几乎毫不犹豫答道:“我想去海边。”

“现在还不行。”欧月晨柔声拒绝,又怕南瑶不高兴,便解释道:“你现在不能坐太久,会压着伤口,等过几天你恢复得好一些,我再带你去。”

南瑶点点头:“嗯。”其实去哪儿都行,只要有欧月晨陪着,哪怕是下地狱也无所畏惧。

软风微凉,吹动满树青叶斑驳了清澈的阳光,连天幕也变得格外格外的蔚蓝和透亮。

南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片明净得毫无瑕疵的天空,柔柔的云朵在海面上浮游,远远看着就像一团一团甜甜的棉花糖。蕾丝镂空窗帘缝偶尔溜进一丝丝阳光,洒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抬头就是精美的吊灯,侧头可见壁炉,不太熟悉却难忘的布局……

“你醒了。”肖剑正拿着手机玩王者荣耀,见南瑶苏醒,放下手机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又拿了些药过来:“醒了就先吃点药吧。”

南瑶呆愣了几秒,继而心酸又失望地发现,她现在还在酒店,不是什么医院,没有南正良,也没有欧月晨,只有肖剑,欧月晨此刻还远在天边,不见踪影……之前那些,不过一场蝶梦,她是醒来的庄周。

“原来,是梦。”南瑶喃喃,心口堵得喘不过气儿。

肖剑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是不是肚子还疼?”

“没事,不疼了。”南瑶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假装自己很好,接过肖剑手中的药和水,一口饮尽,顿了几秒,她才下床去洗手间。

可能是肚子还在隐隐作痛的缘故,南瑶突然觉得心口也不是那么疼,也没那么堵了。这次行动格外利索,简单的洗漱之后和肖剑一块儿退了房。

出酒店的时候南瑶忍不住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梦中白色的身影,没有那个模糊不清的脸庞,空旷的沥青路偶尔驶过一辆车,匆匆而过,直到走完那一小段单行道,也没看见梦中那个身影,甚至连擦肩而过的行人都寥寥无几。

肖剑见南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和她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失望和痛苦,心中的愧疚又增加了几分,看了看时间,提议道:“现在离上火车还有点时间,你想去哪儿?”

南瑶沉吟了一下,缓缓答道:“海边吧。”说完,她又忍不住回头凝望了一会儿东海大酒店后一望无际的海面,巨大的客轮还停在海面上,没有远去也没有靠近,就像那个人,还在遥远的国度一样。

海滩,此行的目的地,梦中没能去的地方,梦醒了,也该去圆一圆梦里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

这条路上没多少出租,肖剑用滴滴打车叫了一辆,不过司机是个傻屌,本来说去第二海水浴场的,结果不知道把他们带到了什么不知名的地方。

肖剑觉得有点丢脸,一路骂骂咧咧的,南瑶看了他两眼,随意宽慰了两句:“还有时间,不着急。”

两人在路边转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直奔第三海浴场。蓝蓝的海面铺满金色的阳光,南瑶脱了鞋子慢慢走近迎面而来的海浪。

第三海浴场的水远比栈桥和鲁迅公园的清澈,海水一点点漫过脚面,彻骨的凉意,无情地撕开南瑶心中费力隐藏的秘密……

“月晨……你好吗?”南瑶对着迅速退却的海浪轻声说道,眼泪终于忍不住挣扎着滚出眼眶。

“月晨,多想海浪能把我的思念带给你。多想白云能把我的牵挂也带给你。可是我又怕你收到它们,害怕它们会影响你和习雨,我不想破坏你用心维持的这种局面,不想让你们不高兴。”

“昨晚我梦到你了,梦境太真实,我都不想醒过来,我真想沉睡一辈子。真的,我真的不想醒来,起码梦中还有你,而醒来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我会这么放不下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能说放手就放手,为什么你们能说牵手就牵手?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其实我一点都不坚强,一点都不洒脱……”

“习雨,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一直喜欢欧月晨,为什么还放任她靠近我?走到今天这种局面,真的好吗?”

“月晨,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南瑶!你想去哪儿?!”肖剑突然一把抓住南瑶的胳膊,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嗯……怎么……怎么了?”南瑶被拽了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仰头吃吃地问。

“你想跳海吗?”肖剑的口吻有点严厉。

闻言,南瑶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这么远了,短裙裙摆已经湿了一大半,在往前,可能真是要跳海。

“呃……没有,我想游泳来着。”南瑶开玩笑说道,便转身往回走。凉意彻骨,让她混乱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清明:未来的路还长,不能就这么死了。

回到沙滩,肖剑玩心大起,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小孩子手里骗来的塑胶铲子铲了一排排沙坑,单脚在沙坑之间跳来跳去,南瑶直想捂脸:我不认识他……

南瑶堆了个小小的沙冢,望着这堆沙冢许久,心里默念:安息,我的过往;安息,昨夜的梦……

三天后,南瑶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稍微走动走动,南正良见着南瑶恢复得不错,又有欧月晨在精心照料,很放心地订了一张高铁票不急不慢地回家上班去了。他走的时候,欧月晨送他到火车站,在入站口,南正良慈爱地对欧月晨说:“月晨,瑶瑶麻烦你照顾了,等你有时间,和瑶瑶一块儿上我家去,瑶瑶她妈妈也想当面感谢你。”

欧月晨真诚地回他:“伯父你放心,有时间我定会去拜访你们。”

南正良走了,欧月晨从值班护士那儿借来一把轮椅,小心翼翼地把南瑶抱上轮椅,推着她出门溜达。公园里开了很多不知名的花,微风拂来,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公园里照例有几对新人在拍结婚照,新郎新娘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做出各种亲密又不失优雅的pose,摄影师拿着摄像机不停找角度……南瑶停在一株樱花树下静静观赏这美好而不真实的一幕,眼神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羡慕,以及淡淡的忧虑。

是了,喜欢上欧月晨,那她的这段感情注定不能一帆风顺,势必要承受无数嫌弃的眼光和谩骂声,欧月晨如此美好的人,却要因为她受到很多人的嫌弃,实在于心不忍。

“在想什么?”欧月晨突然冒出来,手里还拿着买来一个仿真花环,疑惑地看着南瑶。

南瑶惊了一下,抬头看到来人是欧月晨,旋即笑道:“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穿上那么漂亮的衣服拍照。”

她口中“漂亮的衣服”当然是指婚纱。欧月晨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对新人,微微弯下眉眼,转身将手里的花环戴到南瑶头上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不会让你等太久。”戴好之后又端详了一会儿,颇为满意拍了拍手:“漂亮!”

“真的吗?”南瑶不确信地问,她这句问的既是欧月晨承诺的‘不会让你等太久’也是‘漂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欧月晨秀眉轻挑,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提步绕到南瑶身后,推着轮椅转了个方向:“去别的地方转转。有没有想去的?”

南瑶几乎毫不犹豫答道:“我想去海边。”

“现在还不行。”欧月晨柔声拒绝,又怕南瑶不高兴,便解释道:“你现在不能坐太久,会压着伤口,等过几天你恢复得好一些,我再带你去。”

南瑶点点头:“嗯。”其实去哪儿都行,只要有欧月晨陪着,哪怕是下地狱也无所畏惧。

软风微凉,吹动满树青叶斑驳了清澈的阳光,连天幕也变得格外格外的蔚蓝和透亮。

南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片明净得毫无瑕疵的天空,柔柔的云朵在海面上浮游,远远看着就像一团一团甜甜的棉花糖。蕾丝镂空窗帘缝偶尔溜进一丝丝阳光,洒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抬头就是精美的吊灯,侧头可见壁炉,不太熟悉却难忘的布局……

“你醒了。”肖剑正拿着手机玩王者荣耀,见南瑶苏醒,放下手机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又拿了些药过来:“醒了就先吃点药吧。”

南瑶呆愣了几秒,继而心酸又失望地发现,她现在还在酒店,不是什么医院,没有南正良,也没有欧月晨,只有肖剑,欧月晨此刻还远在天边,不见踪影……之前那些,不过一场蝶梦,她是醒来的庄周。

“原来,是梦。”南瑶喃喃,心口堵得喘不过气儿。

肖剑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是不是肚子还疼?”

“没事,不疼了。”南瑶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假装自己很好,接过肖剑手中的药和水,一口饮尽,顿了几秒,她才下床去洗手间。

可能是肚子还在隐隐作痛的缘故,南瑶突然觉得心口也不是那么疼,也没那么堵了。这次行动格外利索,简单的洗漱之后和肖剑一块儿退了房。

出酒店的时候南瑶忍不住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梦中白色的身影,没有那个模糊不清的脸庞,空旷的沥青路偶尔驶过一辆车,匆匆而过,直到走完那一小段单行道,也没看见梦中那个身影,甚至连擦肩而过的行人都寥寥无几。

肖剑见南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和她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失望和痛苦,心中的愧疚又增加了几分,看了看时间,提议道:“现在离上火车还有点时间,你想去哪儿?”

南瑶沉吟了一下,缓缓答道:“海边吧。”说完,她又忍不住回头凝望了一会儿东海大酒店后一望无际的海面,巨大的客轮还停在海面上,没有远去也没有靠近,就像那个人,还在遥远的国度一样。

海滩,此行的目的地,梦中没能去的地方,梦醒了,也该去圆一圆梦里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

这条路上没多少出租,肖剑用滴滴打车叫了一辆,不过司机是个傻屌,本来说去第二海水浴场的,结果不知道把他们带到了什么不知名的地方。

肖剑觉得有点丢脸,一路骂骂咧咧的,南瑶看了他两眼,随意宽慰了两句:“还有时间,不着急。”

两人在路边转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直奔第三海浴场。蓝蓝的海面铺满金色的阳光,南瑶脱了鞋子慢慢走近迎面而来的海浪。

第三海浴场的水远比栈桥和鲁迅公园的清澈,海水一点点漫过脚面,彻骨的凉意,无情地撕开南瑶心中费力隐藏的秘密……

“月晨……你好吗?”南瑶对着迅速退却的海浪轻声说道,眼泪终于忍不住挣扎着滚出眼眶。

“月晨,多想海浪能把我的思念带给你。多想白云能把我的牵挂也带给你。可是我又怕你收到它们,害怕它们会影响你和习雨,我不想破坏你用心维持的这种局面,不想让你们不高兴。”

“昨晚我梦到你了,梦境太真实,我都不想醒过来,我真想沉睡一辈子。真的,我真的不想醒来,起码梦中还有你,而醒来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我会这么放不下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能说放手就放手,为什么你们能说牵手就牵手?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其实我一点都不坚强,一点都不洒脱……”

“习雨,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一直喜欢欧月晨,为什么还放任她靠近我?走到今天这种局面,真的好吗?”

“月晨,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南瑶!你想去哪儿?!”肖剑突然一把抓住南瑶的胳膊,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嗯……怎么……怎么了?”南瑶被拽了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仰头吃吃地问。

“你想跳海吗?”肖剑的口吻有点严厉。

闻言,南瑶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这么远了,短裙裙摆已经湿了一大半,在往前,可能真是要跳海。

“呃……没有,我想游泳来着。”南瑶开玩笑说道,便转身往回走。凉意彻骨,让她混乱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清明:未来的路还长,不能就这么死了。

回到沙滩,肖剑玩心大起,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小孩子手里骗来的塑胶铲子铲了一排排沙坑,单脚在沙坑之间跳来跳去,南瑶直想捂脸:我不认识他……

南瑶堆了个小小的沙冢,望着这堆沙冢许久,心里默念:安息,我的过往;安息,昨夜的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