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第八章 谁才是最决绝的人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3244 2017-05-07 19:33:20

  齐小奇看着面前的这份合约,很是无奈地笑着对南瑶说:“我说南经理,你还真是一点多余的钱都不想让我们赚呐?”

南瑶也弯起眉宇,笑得天真烂漫:“齐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就目前的这份合约来看,你们光圣少说也能赚个四百多万吧。况且,你们这算是新产品,和我们尚达合作,你们不仅赚了我们的钱,我们也还给你们做了最实用的宣传,照平日里你们一个广告费恐怕也不止这个数,我相信齐先生对这一点广告费不会舍不得出的,对吧?”

“南经理真是喜欢开玩笑,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齐小奇真真无奈的说道。

南瑶倾身向前,左手搁在桌面上撑着下巴,好奇地望着齐小奇的眼睛:“哦?难道齐先生是信不过你们的设备品质?觉得它不能再延长五年的使用寿命?”

“我当然信得过!”齐小奇一激动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继而颇为无奈地说道:“好吧,这份合同,我们签了。”

虽然还是损失了点利益,不过比齐小奇预想中要好得多,而且这对光圣日后在地暖净水领域的拓展也起了不少帮助,南瑶的行事风格还是不变,但是手段收放倒是让人摸不准了。

习雨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真真切切的感觉南瑶变了,从她身上完全找不到以前那个萌蠢南瑶的气息,完全找不到。这个南瑶,她不认识。又或者说,她从来都不认识真正的南瑶。可能她真的不认识,也来不及去认识。

“南小姐年纪轻轻,就能有今天这本事,真是了不得啊!齐某人佩服!”齐小奇签完名,万分感慨道,说完之后他立马就后悔的,这个南瑶比他还长两岁呢!站在他后面的习雨差点笑出声。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是,祝我们合作愉快。”南瑶拿着齐小奇签了名盖过章的合同,浅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

齐小奇强自镇定下来,轻轻握住她的指尖:“合作愉快。”

签完合同,齐小奇说为了庆祝尚达和光圣顺利合作,也为表地主之谊,在饭店订了晚宴,要南瑶三人务必出席,晚上派车到酒店接人。汪佳凝觉得时间尚早,工作已经处理完了,向南瑶请示之后就拖着顾离扬逛街去了。

南瑶回到酒店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合同扫描了一份发给尚达的总经理薛瑞祥,薛瑞祥对于南瑶而言,亦师亦友,如果不是薛瑞祥的帮助,她没那么快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也没能这么快适应这个位置。她由衷感谢薛瑞祥,也打心底尊敬这个年长的长辈。

很快,薛瑞祥发来一个大拇指的表情。南瑶看着手机笑了,就像孩子的努力得到了父母的赞许一般满足。正好这时门铃响了,她收起手机,走过去开门,来人是习雨,但是她没认出来。

南瑶只知道她是齐小奇的助理,于是,彬彬有礼的问:“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嗯,是有点事想问问南经理,刚才不太方便问,所以现在冒昧过来打扰,希望南经理不会介意。”

南瑶站在门里打量了她几眼,问:“你想问什么事?”

“方才在会所门前南经理看见我的时候,似乎很震惊?我想问问,南经理以前见过我吗?”习雨琢磨了一会儿才说道。

“没见过。”南瑶摇摇头,道:“只是你给我的感觉有点熟悉,好像以前认识过一样。”

习雨笑道:“是吗?真巧,南经理给我的感觉也很熟悉。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早,不知道我能不能请南经理喝一杯咖啡,就当为了这份嗯……共同的熟悉感?”

“可以,请稍等片刻。”南瑶转身进屋换了身设计简洁的蓝白连衣裙,踩着白色的高跟鞋,齐腰长发用蓝色发带简单扎了个蝴蝶结在后脑,化了个淡淡的清新妆,看起来更小了,像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任谁看到她也不会把她和传闻中尚达淘金手南瑶联想到一块儿。

南瑶等人暂住的酒店对面就是一间还算高级的咖啡厅,二人也没有舍近求远另觅他处。咖啡厅一个角落放着一架钢琴,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正在用它弹奏贝多芬的曲目,优雅而轻灵的音调和咖啡厅的格局氛围很相配。

习雨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面前的咖啡,一边端详南瑶,赞道:“我踏入社会工作不到两年,时间不长,但是也见过不少人,南经理是我见过的人里,最特别的。嗯……漂亮,果断,心思缜密,真的让我很敬佩!”

“谬赞了。”南瑶谦逊的说道。

习雨抛下勺子,双手交叠在桌上,倾身向前摆出一副八卦模样:“恕我冒昧八卦一句:南经理结婚了吗?像南经理这么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如果结婚的话,丈夫应该十分出色吧?”

习雨问的虽然是私事,但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何况女孩子不就这点爱好吗?于是南瑶遥遥头,坦诚笑道:“我还是单身。”

“单身啊,南经理的追求者应该不少吧?”习雨又问。

“没有追求者。”南瑶说,顿了顿又道:“你还是叫我南瑶吧。还未请教这位小姐贵姓芳名。”南瑶觉得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聊聊八卦不是不可以,但好歹也得弄清楚对方的姓名。

习雨收起八卦神态,认真地反问:“南瑶,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南瑶带着疑惑细细端详了对方一会儿,又在脑海中一遍遍过滤以前的同学同事,没有一个名字能和这张脸相匹配,但是看样子对方好像和自己认识,南瑶心里微微升起一丝愧疚:“抱歉,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请你明示。”

习雨注视她的眼睛,一字一顿说道:“南瑶,我是习雨。”

啪!南瑶手中的勺子毫无预兆地落进杯子里,溅出几滴咖啡,她惊诧地看着习雨,过了几秒才道:“习雨?你,你不是,不是应该在美国吗?”

习雨解释道:“我去年就回来了。”

“这样啊。”南瑶很快收起惊讶的表情,换上一个浅浅的微笑,低头继续搅动咖啡:“好久不见。”尽管她们在此之前从未见过。

“好久不见。”习雨回道,气氛兀自陷入尴尬,眼看南瑶没有开口的迹象,习雨便忍不住问:“你最近,还好吗?”

南瑶淡淡道:“挺好的,你呢?”

“还可以。”习雨不禁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颇为感慨的说道:“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是啊,我也没想到。”南瑶依旧垂着眼不去看她。

“可能缘分还没到断的时候吧。”习雨说道,“南瑶,你……还记得欧月晨吗?”

话音刚落的瞬间,习雨清晰地看到两颗晶莹的水珠从南瑶的眼眶里掉落,辗转滑进黑色藤条编制成的桌子里,然后就看到她抬起脸,温雅笑道:“记得。”

笑容如此明媚,神色如此自然,如果不是她下睫毛上还沾着细小的水珠,习雨简直以为自己刚刚是看花了眼,就在提起欧月晨的一刹那,习雨看到了眼前人悲伤的一面。

“南瑶,对不起。”习雨诚挚地说,“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呢?”南瑶笑得温和,声音也平淡如水,“那种事,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而且我和月晨本就没什么关系,你们若是两情相悦,在一起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以前我也是这样想的。”习雨心里泛起浓浓的苦涩。

“嗯,你们幸福就好。”南瑶说道。

“我们,两年前就分开了。”习雨缓缓说道,南瑶手下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但什么也没问,习雨便继续说道:“月晨对我很好,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她喜欢的人不是我,不管我怎么做,她都不会喜欢我。”

“我努力了三年,都取代不了她心中的那个人,我酗酒抽烟甚至吸食毒品,我也曾努力学习拿全额奖学金,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表达我的不满,都没用。所以我放弃了,我给她自由,也解放自己。”习雨一口气喝完余下的咖啡。

南瑶垂下头静静听着,过了一会儿才说:“你觉得好,那便好吧。”

习雨看着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问道:“你不想知道她心里的人是谁吗?”

见南瑶摇了摇头,习雨有些失望,又问:“南瑶,你还喜欢月晨吗?”

“我不知道。”

“你要去找她吗?”

“不了,有缘自会相见,我不再强求了。”

“你有强求过吗?”习雨感觉有些好笑,“即便是当初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都没说过一句反对的话吧?南瑶,我真想问你,你是真的喜欢过月晨吗?”

“反对?我要怎么反对?她做决定,我能插手吗?我插手有用吗?”南瑶苦笑了一下,自嘲自弃:“而且那时候,我真心把你当朋友,你们两情相悦,我为什么要阻止呢?”

“习雨,我只能这么做,我知道那时候你们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作为朋友,我只能支持你们,即使不能支持,我也不想因为我给你们增加更多的压力,只要你们幸福,于我便是最好的结果。”

“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麻烦你转告齐经理,今晚的宴会我就不去了,我得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我会让顾离扬和汪佳凝留下来,告辞。”

南瑶走了,背影决绝而凄凉,一如她当年的放手,习雨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苦笑:“南瑶啊南瑶,你怎么就没发现,我们三个中,最决绝的不是月晨,也不是我,而是你,你的决定才是谁都无法更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