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青岛之旅

第九章 祭奠

青岛之旅 吴家小羽 3345 2017-05-13 01:03:58

  还在服装店试衣服的汪佳凝接到南瑶的电话后,很无奈又习以为常的对顾离扬说:“南经理回去处理余下的事项了,今天晚上又只剩咱们两个应付那些人咯。”

“意料之中的事,习惯就好。”顾离扬耸耸肩。

汪佳凝一边挑衣服一边百无聊赖的问顾离扬:“诶,我就不懂了,你说她怎么就不肯把这种干劲儿分一丢丢在谈恋爱上呢?作为一个女人,她也老大不小了,呃……虽然她看起来确实比较年轻,但是年纪真不小了啊,诶,我们这个铁娘子要是能对恋爱稍微上点心,凯融公子估计也不会这么惨了吧。”一想到两年前的事,汪佳凝就止不住惋惜。那时候,尚达蒋董事长的公子蒋凯融追求这位铁娘子时,每天开着豪车手捧鲜花去接南瑶上下班,早晨在她家门口等,下午在公司门口等,南瑶加班到深夜他也等,等了整整一个月,风雨无阻,南瑶愣是一次都没上过他的车,即便是暴雨天也情愿打出租,搞得蒋凯融还为此郁闷好几个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个时候,全公司的女人对南瑶的羡慕嫉妒恨几乎可以把整栋楼点燃。

“人各有志,可能她的志向就是工作呢。”顾离扬说道,他这么说也不是没有依据,他在尚达工作五年多,很少见到像南瑶这么拼命的职员。顾离扬还清晰的记得,三年前,南瑶刚接管前任财务经理留下的烂摊子,每天焦头烂额,说在工作倒不如说她在玩命来得贴切,有一天总经理邀请南瑶同去看一个地产投资项目,她弯腰上车时突然跪倒在地,那时候才知道她腰部严重扭伤,被总经理勒令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才回归工作岗位,而在此前她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成天抱着一堆文件上上下下核准历年资料。

许是因祸得福,公司同事一时间对南瑶的刻意刁难少了很多,一年后南瑶填补了前任留下的巨大漏洞,令公司上上下下刮目相看。而这时,蒋凯融海外深造归来,对南瑶展开强烈追求,不过后来失败而归,令人唏嘘。

汪佳凝思索了一会儿,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凑到顾离扬耳边小声问:“离扬,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南经理心里有人了呀?”

“嗯……”顾离扬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不过……可能性挺小的,再说能入得了铁娘子的眼,那个人得多优秀啊。”

“这倒也是,这些年我还真没见她身边出现过比蒋凯融更优秀的男人。如此想来,我倒宁愿相信她要和工作结婚。”汪佳凝挑了件淡粉色的衬衫,冲顾离扬晃了晃:“我去试试。”

而汪佳凝口中要和工作结婚生子的人此刻正和总经理通话请假,打算抛弃工作另觅良人:“总经理,我想跟你请两天假。”

薛瑞祥听到南瑶要请假,有点吃惊:“你要请两天假做什么?”

“我最近状态不太理想,所以想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南瑶说道。

“请假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两天时间够吗?”薛瑞祥很通情达理的说:“这样吧,给你两个星期的假期,必须把情绪给我调整好,然后回来继续上班!”薛瑞祥觉得南瑶很少请假,每次加班都是第一个,年假也不肯休,这次要请假调整状态,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干脆给她两个星期的假期,反正和光圣的合同已经签好了,她确实可以去放松放松了,女孩子嘛,干嘛这么拼命呢。

“遵命,谢谢总经理。”南瑶开心地挂了电话,拎着深蓝色的手提包和一件浅蓝的小外套就出发了。

南瑶到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花,乘坐出租去了郊外的公墓。在那里,居然碰到了陆承天和许静淑!南瑶和陆承天有过几面之缘,和许静淑却只是在照片上看过,碰面时无比尴尬。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南瑶把刚买的花放在欧煜的墓前,虔诚地鞠了三个躬,鞠完第三个准备直起腰时,余光看到两个人影往这边走来,但是南瑶视力不好,直到他们走近,南瑶才将二人认出来,登时宛如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目前为止,除了习雨,谁也不知道南瑶和欧月晨认识。南瑶作为一个陌生人,突然来祭奠欧煜,还被撞了个正着,就算她再巧舌如簧也撇不清和欧月晨认识的事了。

在这个地方看到南瑶,陆承天二人显然也十分吃惊,瞧陆承天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南小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静淑也惊讶地朝她看过来,南瑶望着二人,暗暗在心底苦闷的抱怨了句“真是流年不利”,一边抱怨还得一边硬着头皮迎上去:“陆太太,陆先生。”借着向许静淑和陆承天问候的几秒钟,南瑶的脑子在后台飞快地转起来,寻找合适的借口:

难道要说是来祭奠以前的恩人?……算了吧,欧煜活着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况且她对欧煜的事基本一无所知,说是恩人不太现实。

难道说是合作伙伴的亲人,所以过来祭奠一下?……这更不靠谱!最重要的是,调查别人的隐私可是大忌,尤其是他们这样的人。

握草他妈的!爹今天真该去买几张彩票,搞不好还能中个几十万!

此刻南瑶的内心简直有一万零一头***奔腾而过,面上还要努力维持镇静不被看出破绽。

许静淑眉眼微垂,唇角弯出一个优雅的微笑,声音绵柔,十分好听:“承天,这位小姐是……”

陆承天稍稍弯下腰靠近许静淑,跟她介绍道:“这是尚达的财务经理,南瑶,南小姐,我们康静这次与尚达合作的项目,就是这位南小姐代表尚达与我们签的合同。”说完,还不忘不冷不热地看南瑶一眼,那份合同可是让他吃了个大亏。

“哦?是这样啊,南小姐,真是幸会。”许静淑温雅的颔首说道。

南瑶:“幸会。”

“南小姐怎会在这里?”许静淑柔柔的扫了一眼这公墓,很自然地回头盯着南瑶的眼睛,问道。

南瑶稍微迟疑了一下,才缓缓道:“早前听说朋友的父亲安葬在此地,便想着趁这次出差,过来祭奠一下。”

许静淑略略惊讶的哦了一声,微笑道:“南小姐和月晨认识?我好像不知道月晨还认识南小姐这么厉害的朋友呢。”

南瑶报以尴尬一笑,回道:“陆太太过奖了,欧小姐一直是我很敬佩的人,能认识她是我的荣幸,只是南瑶人低名微,恐怕欧小姐对南瑶没什么印象。”人低名微也不是她谦虚,她的父母只是一家小公司的普通职员,没什么背景,在他们这群人眼里她却是算得上人低名微。

“要说没什么印象,我看不见得哦,”陆承天接话道,“上次我给月晨看了那份合同,她说南小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还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尚达能和康静再次合作呢。”

南瑶心里咯噔一下,待稍稍平复心绪才回道:“能得到欧小姐的夸奖,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第一次被人这么夸奖,南瑶这句‘受宠若惊’倒也真心实意。她的视线转到陆承天怀里的鲜花上,灵光一闪,假装很善解人意又不动声色的给自己找了个溜之大吉的借口:“嗯,二位是来看欧先生的吧?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告辞。”说罢,微微欠了个身,绕过陆承天径直往山下走。

“南小姐等等!”陆承天忽然叫住她。

听到陆承天的呼唤,南瑶忍不住抓狂咬牙,然后微笑回头:“陆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陆承天说:“今天晚上‘在人间’有个晚宴,月晨也会来,不知道南小姐肯不肯赏脸?”

南瑶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掉,但是很快她又换上一个抱歉的浅笑:“我是很想去,但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说着她还不忘看一眼腕表,“不好意思陆先生,我现在得去机场了,真是十分抱歉,再见。”

南瑶仓皇而逃,留下陆承天望着欧煜墓前的鲜花,若有所思。

陆家别墅

欧月晨手臂上挂着外套,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穿过庭院,还未踏进客厅,便看到习雨坐在客厅单人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翻着一本财经杂志。她扫了习雨一眼,一面换下脚上的高跟鞋一面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习雨见欧月晨回来,便把手里的杂志合了起来放到茶几上,答道:“来了有一会儿了。”

欧月晨走过来,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扔沙发上,顺势坐下,问她:“合同谈好了吗?”

习雨点了点头:“谈好了,结果比预想中好得多。嗯……达成的协议是每平方比原来的少两块八,维修期限延长五年。”

欧月晨沉思须臾,道:“嗯,听起来还不错,齐小奇为这个结果做了不少努力吧。”

习雨摇头:“没有,这是尚达提出来,齐小奇什么也没做。”

“呵?尚达这次居然没有狮子大开口,有点意外。”欧月晨略显惊讶的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很意外。不过,还有更意外的,”习雨故意卖了个关子:“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

欧月晨看着习雨那样子,凝眉思考片刻,不太确定的吐出一个名字:“瑶瑶?”

瑶瑶……无论何时,这两个字从欧月晨嘴里说出来,总能让习雨心底泛起丝丝缕缕酸意和愧疚,她抿抿嘴,佯装泄气地浅笑道:“一猜就中,没错!代表尚达过来签合同的就是她,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南瑶。没想到吧,我会比你先见到她。”

欧月晨微微凝眉看着她没接话,她便继续说道:“在来这儿之前,我还和她喝了杯咖啡,聊了一会儿。不过,她好像对你的近况一无所知,以为你现在还在美国呢,所以我就把我们的事告诉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