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故人来

第四章:倚红楼杀机四起

一世故人来 奂奂袭来 2115 2017-05-03 14:08:47

  上元节这天,冬临国传统习俗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拉兔子灯等。而云集城亦热闹非凡,耍龙灯、耍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打太平鼓等传统民俗表演让云集城的百姓们一片祥和,邻里间相约一同玩耍,孩童们笑声一片,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息。

倚红楼作为云集城最热闹,最吸睛的地方,想当然的聚集了众多人们。恢弘气派的楼面,名人提名的檀木牌匾上挂着喜庆的灯笼,红绸摇曳,各式各样的美人儿风姿各异裹着上好的纱绸,清凉魅惑,嫣然一笑,手中手帕挥舞着邀客。

于是,陆陆续续的达官贵人,武林人士都成了坐上宾。顾汐浣到时已然人满为患,换作玄色男装俨然一副倜傥小哥的模样,风姿卓越,未作掩面却是一双桃花眸微微挑起,一进大厅就吸引了众多目光。一群莺莺燕燕一拥而上,看着一个懦弱模样不善言辞的青涩姑娘,身材高挑的顾汐浣搂着她落座于二楼一个视野绝佳的雅座,叫了几盘点心,一壶陈年佳酿,悠闲地听起了小曲儿。

夜幕正临,与热闹的气氛不同,在灰色的屋檐上无声无息的一道人影倏然飘落,安静的像一片羽毛。犀利的眸光流转,审视着脚下。一晃眼又换做翩翩公子哥的形象混在人群中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倚红楼。

一声锣声响起,老鸨领着一众姑娘上了装饰华美却不失雅致的台子上,老鸨带着暧昧的笑意,说着下面有请韵锦姑娘,在这上元节给诸位带来一支烟雨楼台。

一阵清雅的琴声伴随着,幕布缓缓拉开,是一个着粉色软纱的少女,娇俏动人,甜甜的笑意勾起在场男人最原始的欲望。她洁白的藕臂在舞动中若隐若现,一双玉腿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明眸皓齿,空气中还飘洒着丝丝的雨水,包括场景,好一副烟雨楼台美景,令人心折。而顾汐浣懒懒的看着台上的美人儿舞动,在她的观察下,这里有多数都是身怀武力,手持兵刃的人,只是用各式书画随身物品遮掩着,不着痕迹。好戏才刚刚开场,锣鼓敲的有些早了!

楼下最醒目的就是一楼大厅扶手边靠台子较近的男子,身着藏青色长袍,气宇轩昂,气势如虹,一身正气,长相也颇为端正,再就是正对看台的一桌,三五人群,个个气质卓越,年轻有为的模样,为首的就是一个着天蓝色织锦的男子,头戴发冠,镶着珠玉,一看就是家族显赫。而后还有离这群人最近的一桌人相反其貌不扬,个个打扮稀奇古怪,说话等等都让人毛骨悚然。而最为令人注意的就是正对这顾汐浣的视线的贺天麟和琴娘,琴娘的模样,在场即使翻个底朝天,恐怕也找不到比她更为美艳的女子,而贺天麟虽年过中年,却气质卓然,一副傲立群雄的气势,让人不得不侧目。

曲调一转,琴音突然快了起来,拨弦转弄,铮铮作响,就在大家眼前一亮以为还有惊喜发生时弦突然断了!而一袭粉色身影快速掠过,直冲着贺天麟而去……臂间的柔纱用内力化作武器,来势汹汹,贺天麟哪怕武功再是强大难免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没能反应过来,胸口被一击,嘴角淌下了丝血……随即反应过来眼中杀意四起,反手内力化作一掌,只见这韵锦姑娘像破布一样摔落在地,而瞬息间那一旁抚琴的男子已然来到韵锦身边,将她放在一旁,说道:“老贼,还我驯龙尺!”,十指一动,作势要拨动琴弦,原来这男子是冲这驯龙尺来的,在场怔惊四座,哗的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琴娘挡在贺天麟面前,手抵着飞镖,周身玫瑰花瓣缠绕着:“哪里来的风言风语,这驯龙尺是何物,怎么就扯到我家坊主了,我颜印坊岂是你们能随意污蔑的,这手段未免太过小人!”琴娘言语激烈,气愤非常。

若不是顾汐浣亲眼所见,恐怕也被这琴娘哄了去。不明真相的人们也声讨这男子,男子涨红了脸:“明明前几日在停风客栈就是你们从飞宏山庄少主庄响手里拿走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

还未等受伤的贺天麟制止,咳嗽不止时,琴娘便脱口而出:“就该把那几个无用之人杀了,主上!”话一出口已来不及收住了,大家都懂了里面的含义,在场有众多武林人士,多多少少都听过驯龙尺的来历,虽不比天启神黎名头大,但大多数人不知,这驯龙尺来历悠久,也有人传驯龙尺是天启神黎的钥匙,要两者都得才可一窥究竟。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顾汐浣也是昨日才在阁主的飞鸽传书中得知这驯龙尺的一些由来。

场面僵持不下,在双方决定以武力解决时,一声等等来了。

一道天蓝色锦衣瞬息间来到二人中间,做了个辑:“在下井翟,来自晋封,两位可否听在下一句多言?”

双方一愣,在场人也不惊诧,这场面可不小,就连这五大正派的人都来了。当今武林除却四大金首世家,还有五大正派,晋封,桐梓,度剃,同顺,普洛。还有着三大邪教厄伐,啼鸣最为出众,除却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这晋封在五大家中也是其中翘楚,听说井翟乃晋封关门弟子,少年有成,颇受宠爱,看来那一桌都是晋封家的门徒。

话音刚落,就又有一着深紫色怪异暗纹的乖戾男子带着面具,凶狠狰狞的面具长着獠牙移步而来,声音粗嘎,仿若地狱来者:“我乃厄伐,秦苍,这驯龙尺真的在贺坊主手里吗?”手中握着把蛇形弯刀,丑陋可怖。

贺天麟咳了咳,方才运功打坐,压抑一番已然好转,这金首之一的名号果然不是盖的:“事已至此,我便承认,不错,这驯龙尺是在我这,但是,原本我那叛徒玉无姬就是归属我颜印坊,那这被庄晌夺了去,我拿回本门物品,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么!”贺天麟眼微眯,眼神犀利的看着前方局势。

顾汐浣心中一惊,这贺天麟是何想法,当下觊觎之人众多,他这是要如何解开当前的难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