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甜甜酸酸咸咸

第十二章:八年

甜甜酸酸咸咸 穆偶歌 3479 2017-04-27 17:55:27

  他住在她家对门,他几乎是看着她长大的。看着她和自家的小妹一起手牵手去上学,然后到一起骑自行车去上学,最后,一起坐火车去上学。

他叫立冬,她叫阙七夕。

他比她大八岁。

她八岁时,他十六岁。他们第一次相遇。她蹲在家门口,一声不吭,像个成熟的小老人。他放学回家,问:“你怎么蹲在家门口?不进去?”

她“哇”地就哭了,他不会哄孩子,妹妹立夏也不在家,他有点手忙脚乱。他摸摸她的头,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他妈妈说:“七夕的父母带着她弟弟去爷爷家了,忘记了她。她也真懂事,哭都不敢哭。”他想起她一脸鼻涕的模样,有些乐。在他面前,她可是哭得狼狈了。但他一把她带回他家,她立即不哭了,礼礼貌貌地和他妈妈打了个招呼,正襟危坐地坐在桌子,看他写作业,动也不敢动……

她十二岁时,他二十岁。她到他家做客,立夏拉着她的手,叽叽喳喳地说着哥哥要到哪里去的话。他妈妈说:“七夕,别客气,随便玩。”

她不太敢乱动,和刚刚踏进他们家时一般,带着些羞涩。他要上大学了,要到远方;而她则只是准备上初中。立夏把她带进他的房间,电话响了便去接,结果说了大半天。她坐得有些不自然,但身子仍旧直直的。

“你想上大学吗?”他决定找些话题拯救下这个小姑娘。

“嗯。”她答。

“有喜欢的吗?”他继续问。

“我不知道”。她有点羞涩,脸红红的。“我没听说过。”

“那样啊,那考我这个怎么样?”他玩笑道。

他没看见七夕用力地扭紧了衣裳,小声地说着:“好的呀。”

她十六岁时,他二十四岁。她上高中了,他准备大学毕业。她从立夏那里得知她哥哥恋爱了,是从前的同学,不怎么好看。不过,好像因为别的什么,他们又分开了。那时,她不懂谈恋爱是什么感受。但她大概知道了那时怎么一回事了。

而他从妈妈口中得知她的父母准备离婚了,但双方都并不喜欢她。妈妈一边说着七夕这小姑娘脾气又好,心地又好,不知为什么摊上这么不懂得爱她疼她的父母。他的妈妈从小就喜欢比较听话的七夕。因为立夏有些闹腾。

假期时,他回家。一次碰巧的相遇。他正从超市买东西回来,路上看见了她站在花圃边坐着,脸上看不出悲喜。

他叫了她一声。她呆呆地望向他,眼神没有聚焦。

他坐到她的身边,摸摸她的头。他想劝她到他家坐坐,冬天,外面风大,他怕她着凉。她低着头不动,抓着他的衣袖不放。他把她的头埋进自己的怀里,慢慢感受到衣服的湿润。她又在他面前哭了。

他最后把她带回了自己家里,他们谁也没提起这件事。立夏问她:“七夕,你眼怎么那么红?”她摆摆手说:

“在街口那边坐了会儿,被风熏的。”

她二十岁时,他二十八岁。十八岁后,她的父母最后选择了离婚,各自生活。他们支付她大学的费用,但已不再管她。母亲带着弟弟走了,父亲也准备再婚。立夏不再在同一个学校,她也只是偶尔回一次家。

那次回家,家里空寂寂的。父母留给她唯一的礼物,就是和他对门的房子。

因为立夏欢快地过来喊她,她惺忪地开门。整个人都窘了。他西装革履的站在立夏身边。

“我哥哥要带我们出去玩,要宰人,宰人!”立夏兴奋地说。

然后,他当了她们一路司机。她听见了立夏说,他妈妈开始催婚了。她那天过得并不愉快。

她二十四岁时,他三十二岁。他妈妈催促了好几年,但他还是未婚。他谈过恋爱,后来也分手了。女朋友都嫌他太过冰冷,没有多少感情。

立夏拉着他去帮对门的七夕搬家。他在k市工作,她也被分配到了k市。家里人好像都比较喜欢七夕。妈妈叫他好好照顾她。立夏扯着他的领带说:“要好好照顾我家七夕。”从小立夏就希望七夕能够成为他们家里的人,经常开玩笑说,让七夕给她当嫂子。七夕比同龄人更成熟得多,所以才特别惹人疼吧。

他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她长大了很多,没有以前那副一脸鼻涕一脸泪的模样了。她请他在新家吃了顿饭,算答谢。

喝了些酒,他说:“你长大了。”然后用手比了比第一次看见她的身高。

她的脸红扑扑的,笑了笑。

但随即,她就哭了,越哭越厉害,和从前一样。她说,对不起,她没能考上他所读的那所大学。

小时候说的玩笑。她一直记着。

他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他摸摸她的头,她就把脑袋往他怀里钻……她喝醉了,大约是喝不得多少酒,把那么多年的心事全盘托出了……

她二十五岁时,他三十三岁。她问:“为什么最后和女朋友都分手了?”

他说:“可能是她们嫌弃我的性格冷淡。”

“哪里冷淡了?明明是那么温暖的。”她嘟囔着。

他笑笑,不自禁地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她,他好像一直没办法冷着脸,也没办法放着不管。可能从她八岁在门口蹲着的时候,他就注定没办法不管她。他对她,好像一直都是柔软的。

他看着她仍旧有些羞涩的表情,有些情动。

她问他,如果她不装醉向他告白,他是不是一辈子不会注意到她?

他不敢回答。如果,如果没有那天,或许他真的可能在某天累极的时候,接受妈妈的建议,去相亲,然后找个合眼缘的,最后结婚生子也说不定。但他不想这么告诉她。他说,没有如果。他也不喜欢那种如果。

她低低地说:我也不喜欢这种如果。

他嘴角一弯,低头,吻住了她……

她二十六岁,他三十四岁。他把她带回家,告诉父母和立夏,他要和她结婚了。

她很紧张,明明在他家里呆过无数次,但还是紧张。

“立太太,相信我,我家里人一直都很喜欢你。”他试图让她放松一些。

“不一样啊,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紧张时就会不自觉地咬自己的下唇,双手不自然地放着。

他低低地笑了,用右手握住她的两只手,然后伸出左手来抬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用自己的舌头寻到她的……

“不要老是咬嘴唇。”他轻轻地说。那样子会让他很想吻她。

她一脸通红,低着头不说话。现在什么紧张感都没有了。嘴唇也红红的。

“七夕。我家里人以前就很喜欢你,现在也会。因为我很喜欢你。”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看见她通红的脸和嘴唇。

“嗯嗯。”她不自然地想要扭开头,但是,他又低下了头……总是不自禁地想要吻她,亲她。公司里的人都说他这个经理是禁欲系的,连西装纽扣都扣到最后一个。他有些不以为然。但对着七夕,三十来岁的男人了,他好像总能找到高中阶段的那种心情,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情动。

当然,妈妈很喜欢七夕,立夏也很喜欢她。立夏早就想把她拐进他们家了,但是因为和妈妈一样,有些迟才听到消息,有些不悦。

她生气地说:“我可是你的死党!居然那么迟才收到消息!”然后假装不理七夕。

七夕有些害怕地跟他说:“怎么办,立夏生气了。”

他把她围到怀里,慢慢地和她解释:“立夏她不会生气的。”

“可是她不理我啊。”她有些懊恼。

她只是闹着小孩子脾气。他继续哄着她:“我们结婚的时候,你把花束抛给她,或许她就气消了。”

“立冬,你像个小孩子一样。”她用力地戳了戳他的背。

他笑了,用低低的嗓音说道:“小孩子会这样吗?”然后吻住了她。

随即,门被打开,然后迅速被关上……

“立夏,不许欺负七夕。”他告诉立夏。

“哪有!”立夏抗议,“哥哥你变了,你以前明明比较疼我的。”

“立夏,她是你嫂子。她胆子还有点小。”他平静地告诉她,“所以,不能把她吓跑了。”

婚礼很快举行,七夕的父母好像都不太愿意参加。他们本来就不喜欢她,再者,他们有了各自的家庭,各自的生活。

七夕嘴上说着没事,但立冬知道她有些失望。

不过,最后,七夕的弟弟有来,也算有个家人见证了七夕她幸福的模样。

她二十八岁时,他三十六岁。他们有个孩子。是个女孩,他妈妈起的名字,叫立春。

她笑着对他说:“立先生家里的人对四季莫名的钟情呢。”

她三十二岁时,他四十岁。立春长大了,性格非常开朗,整天叽叽喳喳的,和立夏一样。立夏抱着立春,大笑道:“外甥多像姑。”

哦,对了,立夏已经结婚了。丈夫是个有些木讷寡言的人,但立夏倒从未说过寂寞。

……

她五十岁的时候,他五十八岁。她已经琢磨着以后要不要去跳广场舞的事了。她拉着他的手说:“立先生,我老了。”

他摸摸她的头,仿佛她还小似的:“立太太这是嫌弃我啊。”

然后,他们笑了……

她六十二岁时,他七十岁。他和她有了个孙女。立春让七夕取名字。

她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还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有点为难。

“妈妈当时是怎么取名字的?”她问。

他说:“随你喜欢的。”

她七十岁的时候,他七十八岁。他们完全老了,孙子孙女,承欢膝下。他们还像年轻时那样,一起去逛公园,一起去菜市场。

她和他说,她从小就觉得他会是个帅老头。

她八十岁时,他八十八岁。他们一直差了八岁。他走路不便了,她便搀着他。

她一直喊他立先生,喊他立冬。但后来,他不再应她了。

她第一次在儿女面前哭得那么狼狈,但他的身躯已经冰冷了,他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摸她的头,把她带回他的家了。

后来,她便也垮了。他走后的半年,她也倒下了。

她吩咐立春,她死了之后,把她和他葬在一起。

她说,因为一直是在一起的,所以,就算是死,也想和他在一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老后相扶,死后同穴。这大概就是关于七夕与立冬他们的爱情。

穆偶歌

我以前有个同桌说她接受不了比她大五岁以上的男人的爱情。我写这个就是为了骗她:年纪大懂得疼人呐,看也挺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