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田英

第十章——5

田英 西窗听雨Q 1400 2017-04-21 10:38:34

  张昭喜一听到田英是自己胞兄的朋友,本也无心恋战,他也知道,在自己这个山头上凭拳脚上的功夫,只要自己不出手,恐怕再也找不出能与田英交手的人来。而自己,如果真的与田英交起手来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万一让田英打败了反损了自己在山头上一直以来的威风!正好大当家的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何不就此撒手呢?想到这,他站正了自己的身体向田英拱了拱手说道:“既然是家兄的朋友就是我张昭喜的朋友!待我派人下山去接我大哥上山来,晚上一同痛饮几杯!”

田英心想也好!干脆等张昭财上山来,一同说服胡大当家的,事情不就办定了吗?于是也就应了下来。

胡月英安排了田英与苏远全先作休息,同时安排了山寨的伙房打酒砍肉准备晚上的晚宴。

而四当家的潘继武本就对田英和苏远全看不顺眼,而且比武时又吃了个大亏,哪还有心思参加晚上的晚宴?一肚子闷气没处撒。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在弟兄们面前发了一通牢骚后,硬是强迫账房快记给了自己15块大洋扬长而去。

这个潘继武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他,他在山头上仗着自己是四当家的,与俩位哥哥的拜把子关系,做事从来就是我行我素,丝毫不管山头上的规矩,要下山去赌博也从不向哪个人请个假。山寨账房里的钱也让他挪用了几百块,外面还欠下了大屁股赌债。在大港的这块地面上那可说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潘继武虽说是个土匪山寨上的四当家的,但单枪匹马的到了大港镇的赌房里谁又能把他当回事?今天的赌房里依然同往日一样,乌烟瘴气,大声喧哗“来来来......快下注了哦......压天门还是对门?压大还是压小?......”

“老子压天门,还是压大!”

只见潘继武眼睛瞪得像铜铃,额头上的汗水像黄豆一样地往下滴。目不转睛地盯着赌桌上的赌器,没几把就输得精光。只见他左边口袋掏到右边口袋,把几个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一个子来,于是,他解下了自己腰上的一根宽皮带摔在赌桌上说道:“这个能值几个钱?老子就压它!”

这时,赌场的东家可不乐意,嘲讽地说道:“小子!没钱就滚蛋!老子这里可不是收破烂的!滚!别占了茅坑不拉屎!”

潘继武气急败坏地一拳砸在桌面上喝道:“老子在你们这输了这么多钱!就这一回也不行!你他妈的!老子跟你赌这条胳膊!”

赌场的把头一听这话,心想,自己总归胜券在握,赢他一条胳膊到也刺激!想到这,他奸诈地笑道:“你小子说话可算数?输了可就由不得你啦!老子今天可就要烤人胳膊下酒啦!”

潘继武在山头上也算是习惯了骑高头大马,哪受得了他这么对自己说话!只见他一抬脚踩在椅子上大怒道:“老子也是混出来的!不是吓大的!看来你还不认识老子!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好!你选择门压好啦!如果我输了,这家赌场有你一半!如果你赢了,你那条胳膊可就成了老子的下酒菜!”

此时的潘继武输红了眼!只要能接着赌,何在乎一条胳膊?就是赌命他也要赌!可是他哪里知道,他的输赢全掌握在赌场的把头手上,他是一百条命,一千条命也只有输的分。他依然是压大,因为他连压了九把大,可就让庄家连吃了九把,他不相信第十把还会是小?于是果断地压在了大上,可是偏偏在第十把又是出现了小。这下可把他急坏了,只见他怒目圆睁,一拳扎扎实实地打在桌面上咆吼着:“你他妈的肯定有窄!老子不信会有这样的怪事!这把不算,让老子来发牌!”

“小子!愿赌服输!也不看看老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在我这里撒野!来人,把他胳膊给老子卸了!”

潘继武见这个赌场的把头要来真的,顿时握紧了铁拳喊道:“谁敢!老子的铁拳可不是吃素的!我砸了你这家黑场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