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田英

第十章——3

田英 西窗听雨Q 1206 2017-04-21 10:37:11

  苏远全一时间没能想出解开他这一招的招术,让他逼得步步后退,退至洞壁之处再也没有了后路,而潘继武那双铁锤般的拳头正朝他面部、头部的各个穴位打来,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突然想起了野马脱缰的一招,纵身一跃,两脚向后在洞壁上猛地一蹬,借助两腿猛蹬的力量,丹田之气集中到脖子和头上,来了个老和尚撞钟,而此时的潘继武完全没有充分的防备,在他看来,已经把对方逼到了绝地,怎么也没想到对方还会来这一招,而且这一招是利用了两脚的蹬力把整个人成一字形悬空起来,不是一般人想象得到的,更不说做,而此时的苏远全就能使出这一狠招。只听“扑”地一声,潘继武的胸前被重重地一击,气闷胸口,体内之气直冲面门,一双眼睛顿时像是江南人吃了大口朝天辣椒一样充满了血丝,瞬间眼花缭乱,“噔噔噔”连退数步......

当退至原始位置时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而苏远全可不等他定神,只见他头顶正着潘继武胸口的刹那间连续几个燕子翻身,犹如云中之燕,又似脱缰之马,手脚并用,猛一个转身的下劈腿动作又重重地击在潘继武的右颈脖上,潘继武哪还受得了这么重重的一击?本来就已经是眼花缭乱,双目尽赤,身形晃动。这下到好!只听“咯吱”一声,整个人像被锯倒的树一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虽然还有气息,但再也没有了还手之力......但是此人是阴险狡诈之徒,虽然是全身无力,但他还是要想暗算取胜,他正慢腾腾地起身,眼睛却在盯着周围的环境,瞅准了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交椅台角上有一根长短正合手的椐树棍棒,他上前两步一把抓起椐树棍棒盯着苏远全的腰椎部位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栏腰就是一棒。而此时的苏远全正好逼到了他的身后一米开外,这一棒过来,一般人根本来不及躲避,苏远全眼疾手快,只见他,像受惊鸟起飞一样猛地一个腾空后滚翻,躲开这一棒,紧接着在自己身体着地的同时两腿交叉分开,在潘继武的双脚腕处又是猛一个剪刀脚,只听“叮当”一声,椐树棒连同潘继武的身体同时应声倒地。苏远全一个鲤鱼打挺又迅速起身,心想这家伙下一步还不知道要用什么阴招?如不防备好肯定要吃大亏!干脆制服他,要想逃避他的阴招就只有让他再也爬不起来!想到这,他跃身而起,给他来了个童子拜佛。这一招速度之快,即狠又猛,是至命招示,一般对待善良的人不会出此招,但对潘继武这样的阴险奸诈之徒也不算过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苏远全的双腿膝盖正要着落在潘继武身体上的同时,突然自己的身体被弹出了两米开外,只听到“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苏远全来了一个旋风腿,把自己的身体旋了起来,站定的同时大声喊道:“怎么又是这一招?”当他定眼一看,双膝跪地,上身后仰在潘继武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三当家的张昭喜.......不由分说,苏远全刚才的那双腿膝盖正要着落在潘继武身体上的时候,却跪在了张昭喜那飞速过来的肚子上。

而苏远全刚才随口而出的那一句“怎么又是这一招?”确实是有感而发,因为就在前几天的晚上,他与张昭财交手时,就是吃亏在这一招上,今天他又让这一招弹出了两米开外怎么能不让他受惊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