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田英

第十章——4

田英 西窗听雨Q 1106 2017-04-21 10:37:45

  说者无意,听者存心,张昭喜也在想,我才刚出一招,他怎么会说出“怎么又是这一招?”的话来呢?在盐田大港这片地面上能使出这一招的人也只有自己和大哥张昭财呀!难道他跟我大哥交过手?他来不及想那么多,今天四弟的面子算是丢尽了,自己一定要为四弟出了这口气,也好振奋下自己山头的威风!想至此,他大喝一声说道:“你这一招也太狠了吧?是想要我四弟的性命!不知道你敢不敢与我过几招?”

苏远全本就是个年轻气盛的人,哪里服得这口气?听张昭喜问自己敢不敢与他过几招,握紧拳头就要上,正至此时,突听一个粗犷的声音喊道:“苏远全别无礼貌!慢点!”苏远全一听就能听出这是田英的声音,于是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田英慢腾腾地站起身来,又对张昭喜说道:“三当家的,我二弟刚刚大战了一场,精力耗尽,你这样接着与他过招有点趁人之危了吧?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哦!传出去也有损你们产子岭的威名!”

张昭喜一听也对,这样接着跟对方过招,明显是抢上风,趁人之危,于是他向田英拱了拱手说道:“田大当家的说得在理!那在下就向田大当家的讨教几招!”

田英到不是不敢与他过招,刚才前前后后的招示他也曾历历在目,深知潘继武和张昭喜有几斤几两。只是张昭喜一出招,他就觉得与张昭财的招术及其相似!心想,如果他与张昭财有什么关系,那又何必再打打杀杀的呢?不如先问个明白。想至此他大声说道:“请问三当家的可否认得张昭财张大哥?”

张昭喜一听此话也是心里一惊,心想难道他认得我大哥?

其实张昭喜就是张昭财的同胞弟弟,他们兄弟俩同出一师门,练的都是南拳和硬气功,大哥张昭财受不了任何约束,习惯独来独往,练就一身过硬的武艺,特别是硬气功,绝对胜出弟弟张昭喜几多倍。张昭喜本也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平日里与大哥同吃同睡同练武,感情最为深厚。由于在几年前在一次比武中打伤至残了九江民团总司令陆思蛟的一名副官,事后的当晚,陆思蛟立即派差人来到盐田畈抓捕张昭喜问罪。幸好大哥张昭财与产子岭大当家的水上漂侯剑彪有些交情,连夜把弟弟送到了水上漂侯剑彪的山寨落了草,由于张昭喜的一身本领深得侯剑彪的赏识,来山寨不到一年就与侯剑彪拜了把子,并坐上了第三把交椅。此时一听到田英提起大哥的名字,忙问道:“怎么?你认得我大哥?”

“何只认得!他是我拜把子的大哥!”

“哦!不瞒你说,张昭财就是我的家兄!”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吗?”

而胡月英,平日里最敬重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没有他们这俩位左膀右臂,自己大当家的交椅都可能不保。听到田英既然与三当家的胞兄是拜把子弟兄,再打下去恐怕伤了和气,反而招惹三当家的有想法,于是,她站起身来与二弟对了个眼神说道:“三弟!既然都是自家人,就不必再打啦!免得伤了谁都不好交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