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周山

不周山

骆情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7-04-26上架
  • 3157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生

不周山 骆情 2449 2017-04-26 21:30:21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传闻上古之时,共工与颛顼相争,引发大战,共工因败,以头怒撞不周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百川水潦归焉。天斜地倾之后,苦雨连连,暴雷阵阵,山石滚落,猛兽狂横。一时间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女娲见人间惨绝,心生悲悯,炼五色石于不周山顶凛然补天,使人间重现生机,渐趋祥和。

然不周山从此再无生机,森森戾气弥漫四周,草木尽凋,枯而不倒,枯枝根根凌厉,直指苍穹。终年苦寒,厚雪覆山,方圆百里草木不生,更无飞禽走兽之迹。只于百里之外,众妖魔依附不周山之气,聚集于此。

不周山东、南各有一仙山,与其成鼎足之势。其东为落华山,高耸入云,由上仙蠡月守护。其南山名伏苍,山势横绝,由蠡月的师弟彭夷掌管。落华与伏苍遥遥相望,两山仙气空灵,奇珍异宝无数,山下百姓世受恩泽。

这一日,西风正凉,蠡月遥望西南,御气来到落华山与彭夷相聚。

“有些日子没见着师兄了,怎么没带云泽来?”彭夷大笑着,青袍一拂,竹几上便出现了两只竹杯,其中盛满玉露:“去年中秋之夜郁湖上的浮露,师兄尝尝!”

“他在练功!”蠡月一手敛住长长的白须,一手掂起青竹杯,放在鼻尖嗅了嗅:“郁湖浮露最是甘冽,师弟倒真会享受啊!”他笑着拿眼觑了觑彭夷,他已然是须发苍苍,而他这位师弟虽留了些短胡子,可看上去比他年轻多了。

“这个自然!”彭夷站起身来,向北长望:“你我踞落华、伏苍已有上千年,若有巨变,也该来了,只是——”

“师弟!”蠡月听了这话,忙打断他:“先师遗命,怎可懈怠!”

“我自然不敢懈怠,只是——”他压低了声音:“只是师尊说得不清不楚的,叫你我如何应对嘛!”

“师尊定不会无中生有的,你我无须害怕躲避,也不必急切期盼,由他吧!”

“是!”

正说着,忽然一阵啸声由天而落,虽渺远却声声如在耳侧。两位上仙忙站起身来,却见风云依旧,并无变幻。

“似是龙吟!”彭夷上仙暗说。

“大概是哪条小龙出来调皮了吧!”蠡月上仙笑了笑,正要转身,却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天际落下,郁湖之畔突然裂开一寸,一棵小芽慢慢探出来。一寸寸向上,枝干一圈圈伸展茁壮,树叶也纷纷从树干中钻出来。霎时间已成参天之势,郁郁葱葱。

“好一株银杏!”蠡月上仙惊叹道:“师弟,你这郁湖真是宝地啊,刚落的种子便如已生千年!”

正说着,眼前绿闪闪的银杏突然渐渐变色,谈笑间已是满树金黄,立在郁湖之畔,风清水净,不似人间。西风一过,片片落叶,不染俗尘。

“何处来的种子?”彭夷上仙却并无欣喜,禁不住仰头望着方才龙吟之处,却只见流云冉冉,并无异象:“来得蹊跷!”

“诶,你看你!”蠡月上仙忍不住数落他:“伏苍山物华天宝,郁湖更是仙气所凝,纵是凡尘的一颗种子落土于此,也该成势。何况,我看这棵并不像凡尘之物,只怕是方才小龙不知从天宫何处带来,又不小心落下的,既来了,便是有缘!”

“也罢!就让它生在这儿,也算给郁湖添些景致!”彭夷上仙这才松下心来:“师兄,今夜中秋,子时月华正盛,郁湖之上的浮露也最佳,师兄可有兴致啊?”

“你倒舍得给我?哈哈——”蠡月上仙大笑,双手背在身后,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株银杏。

到夜半子时,两位上仙御气而来,宽袍广袖,脚尖清点湖面,涟漪一圈圈漾开,打碎了满湖圆月。郁湖之上白烟轻薄,冉冉升腾。此刻圆月已离了山顶,高高挂起,再静候片刻,待中秋月悬在正当空,便是郁湖浮露最具仙气之时。

“你瞧那棵银杏!”蠡月上仙把头昂了昂。银杏树在袅袅烟雾里依然能看到金灿灿一片,清风过处,如同树叶上满盛的月光被晃动得就要溢出来,叫人心急。

“你看看天上!”彭夷上仙没好气,都这个时候了,他这个师兄还分神去看什么银杏。

月移当空,两位上仙正欲收集浮露之时,却觉得脚边生风,如轻纱拂过。只见湖上漂浮的白烟都倏忽向岸边游去,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吸食着,顺着方向望去,正是那棵银杏。郁湖上的浮露都有条不紊地扑向那棵树,不一会儿功夫,方才还烟雾袅袅的湖面便清明起来,真如一面被擦得不染一丁点儿灰尘的铜镜,映出高高一轮满月。

“诶?”彭夷上仙这才反应过来:“都被它吸完了?我这等了一年呢,说没就没了!”

蠡月上仙没有理会他气急败坏的师弟,愣愣望着那棵树,低声嘟囔:“只怕仙缘不浅呢!”

“仙缘?”彭夷上仙听了,仍是舍不下他满湖的浮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故意的吧!”

“哎呀,你又不缺这点浮露!”

“谁说不缺!”

“好啦好啦,明年再来,走,下棋去!”

蠡月上仙拉了彭夷上仙往回走,只留下金黄的银杏树在月光湖影中静穆。

翌日清晨,两位上仙正趁着万物初醒时在郁湖边宁神运气,突然听到耳旁一阵沙沙声,细细感觉,却并无风起,睁眼看时,原来是那棵银杏发出的声音。只是奇怪,风息气敛,这棵树却自己动起来,每一片树叶都在招摇,每一根叶脉都恨不得跳动起来,忽然,它慢慢缩小,伸展开的枝条也渐渐缩向树干。

“成形了?”彭夷上仙惊诧。

果然,白光一闪,原先立在湖畔的银杏树不见了,却见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瞧着他们。两位上仙也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裳,比起深秋银杏的金黄,这种淡淡的暖鹅黄色更显得小女孩柔滑可爱。两颊边有些碎碎的头发扎不起来,散垂着惹人怜爱。她却也不怕人,漆黑的眼睛滴溜转着。

蠡月上仙见了,便上前摸了摸她头上的小辫子:“生的还挺伶俐的!”

“就是你昨晚抢了我所有的浮露?”彭夷上仙此时还记着呢!

“大仙,我知错了!”小女孩忙卖起乖。

“哈哈,你看你,还不如一个孩子!”蠡月上仙听了大笑,又低下身子问:“你从哪儿来呀?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摇摇头:“借两位大仙之气我才得以成形,怎么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叫什么名字!”

“也是!”蠡月上仙斜着眼睛看了看彭夷,偷笑着说:“既然你是在伏苍山幻化成形的,那必定就是伏苍山的弟子了,就让彭夷上仙给你取了名字好了!”

“怎么就成我伏苍山的弟子了?”彭夷上仙这时候却故意唱起反调来。

“大仙嫌我愚笨?”小女孩顿时撇起嘴来。

见她这样,彭夷上仙哭笑不得,捏了捏她头上的辫子,望着郁湖上的秋波:“秋风萧瑟,就叫萧儿吧!”

“谢师尊!”小女孩乐了,忙跪下去:“萧儿拜见师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