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周山

第二章 伏苍山

不周山 骆情 2401 2017-04-26 21:32:02

  蠡月上仙走后,彭夷上仙便领着萧儿一路上山。从郁湖曲曲折折往上没多久,便可看到飞翘的屋檐从红黄交杂的树叶中露出来。檐角垂挂的惊鸟铃叮叮当当,晃成乐曲。萧儿跟在彭夷上仙身后,跨过流溪中散落的青石,登上三十九层的阶梯,便看见有许多穿着月白色衣袍的小孩在练剑。他们大多都只有十岁左右,还是孩童的样子,举起剑来却英气凛然。

“师尊!”见他来了,那些孩子忙把剑收在身后,向他弯腰行礼。

“嗯!”彭夷上仙点了点头,一手搭在萧儿后背把她推上前来:“今后她就是你们的师妹萧儿!”

“是,师尊!”整齐清脆的童声落在大理石板上,萧儿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

“这是你的大师姐乐凡!”彭夷上仙指着一个十岁才出头的小女孩,她瞪着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小师妹,“这是子惠师兄!今后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向他们请教!”子惠长着尖尖的脑袋,身形瘦削,但笑起来却十分讨喜。

“萧儿明白了!”她冲师兄师姐露出了甜甜的笑,拱起手作揖:“乐凡师姐,子惠师兄!”

“乐凡!”

“师尊!”乐凡听了便恭恭敬敬地上前来。

“你带萧儿去安顿妥当!”

“是!”

从方才练剑的空地下去,绕过一个水池,便是众人的住处。

“你从哪儿来的?”乐凡不禁问。

“我——”说实话,萧儿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哪儿来的,她只知道一睁开眼,便看到眼前站着两位大仙:“郁湖!”其实郁湖这名字,也是听师尊说的。

“郁湖?”乐凡不懂她在说什么:“那你从哪儿来到郁湖的?”

“我——”她努力回想着,却只觉得白茫茫一片:“不知道!”

乐凡皱着眉盯了她一会儿,心想多半是被父母遗弃的,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心下不禁觉得可怜:“今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我就住在对面,有事你就去找我好了!”

“多谢师姐!”她没想到,一睁眼不仅有了师尊,还有了许多的师兄师姐。

随后的日子里,她每天和众师兄师姐一起早起练剑,一起读书、吃饭,一起学习师尊传授的心法。她虽是入门最晚的弟子,却十分勤恳,又似乎有着莫名的天分,学得很快,师尊常常夸她,渐渐不跟她计较郁湖浮露的事了。

直到这一天,彭夷上仙教他们御气飞行。他们一个个都张着手臂,像一朵朵被风吹起的蒲公英,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真好玩!”这是萧儿第一次飞得这么远。之前她总在伏苍山上试着飞来飞去,摔过许多次,等她渐渐不会再摔了,能坚持很长时间的时候,师尊却一直不让她飞远。今天师尊要带他们飞离伏苍山,往伏苍山北面的一座小山上去。她第一次看到伏苍山以外的世界,成片的田野绿油油的,上面耕作的农人缓缓动着,就像她在院子里看到的蚂蚁。“师姐你看!”

“别分心!”不想乐凡喝了她一声,一下子把她的兴头压下去。

“哦!”她撇了撇嘴,可还没集中一会儿,又偷偷拿眼去觑脚底下的世界,从前她总听师兄师姐们提起人间的事,却从没亲眼见过。“啊——”

想着想着,她一不留神,身子一歪,便从高空直直地往下坠。耳边风呼呼的,她看着自己离师兄师姐们越来越远,觉得自己死定了,吓得咬紧牙,紧紧闭上了眼睛。

不料似乎有一双手突然托起了自己,耳边的风也没那么吓人了。她这才缓缓睁开一只眼睛:“师尊?”

彭夷上仙只瞪了她一眼,便抬起头继续向北飞去。这下子萧儿心里比方才掉下去更怕了,师尊一定要骂人了!

不一会儿大家便都到了北方的小山,彭夷上仙一落地,她便赶紧从他怀里跳了下来,垂着头在一边乖乖等着受训。见她这样,上仙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只稍稍说了几句便放过她了。

“师姐你看!”落了地的她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会儿看看这里,一会儿又瞧瞧那里,好像第一天来到这世上一样,这会儿她又拉了一位师姐一起抓蝉。如今正是盛夏时候,这座山里的蝉声到处都是。可是在伏苍山是听不到这种声音的,伏苍山地势较高,况且仙山上多是一些稀奇的古木,师尊又闲蝉声太吵,扰了清修,伏苍山便没有蝉。

日近黄昏,暑气蒸红了半边天,西边的彩霞一层层铺开来,让人几乎忘了天空本来是什么颜色。正当大家都惊叹于落霞的绚丽时,萧儿的眼角却似乎闪起了一道白光。她转过头去,不禁张大了嘴巴。

那是一尊绝美的神像,似乎是由洁白纤巧的云凝聚而成,她温静地立于北面,如璞玉一般,没有一丝瑕疵。她虽离得很远,和落日一样悬在空中,却能清楚地看到温和的笑容,能看到飘飞的衣带和广阔的裙。通体的纯白在满天红霞中显得格外圣洁。

“玉神!”她指着北面,就这样给那个神像命了名,因为在她看来,只有这两个字能形容。

“你在说什么啊?”大家被她突然的呼喊吸引了,纷纷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却不知她指着什么。

“一尊玉神啊!像白玉一样的,好看吗?”她兴奋极了,恨不能去把那尊玉神抱过来。

“莫名其妙!”有些人还在努力揉着眼睛仔细张望,有的却发出嗤笑声,他们以为定是萧儿在拿他们逗乐子呢!

“你们怎么了?”她这才慢慢把手放下了,不解地看着他们。

“萧儿,别玩啦!明明什么都没有,你当我们瞎呢!”

“什么都没有?”她更加迷惑,回头一看,那尊玉神明明还在啊,就在那里温和地笑着呢,为何大家却视而不见?

“萧儿,你过来!”彭夷上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朝她指的方向呆呆望了许久,终于把萧儿叫到一边,轻声问:“你看到什么了?”

“一尊玉神啊!”她怕师尊也说她胡闹,便很努力地把自己能想到的一切言辞拿来形容她所看见的,看着师尊惊诧的眼神,她弱弱问了句:“师尊也没看见么?”

“啊?不——”彭夷上仙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突然不安起来:“师尊——师尊当然看见了!”他望了望北方,又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若有所思。“其实那是师尊运气幻化出来的,就是要考考萧儿的眼力!”

“师尊变的?”她瞪大了眼睛,突然对师尊的崇敬又加深了许多,师尊竟能变出这么美的神像。可是转念一想又挠挠头:“那为何师兄师姐们看不到呢?”

“因为——因为这是师尊特意为萧儿幻化的,所以他们都看不到!今后就不要大惊小怪了,也不必再指给别人看了,知道吗?”

“知道了!”萧儿点点头,便又去玩了。

彭夷上仙朝着北方,又一次陷入沉思,丝毫没有察觉不远处的乐凡,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每一句话,清清楚楚看到他眼里的每一份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