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周山

第五章 幻海

不周山 骆情 3130 2017-05-04 11:10:24

  云泽走后,虽说有几个师兄师姐对她不再像从前那般冷淡,可乐凡更没好脸色给她了。她早已习惯在伏苍山独来独往,也不在意谁又多瞪了她几眼。这日她又和往常一样到郁湖边偷偷练习从云泽那儿偷学来的剑法,练到身上都出了汗,便到湖边捧把水洗脸。

她蹲在湖边洗洗脸又用手拍着水玩,突然看到一条苍青的小鱼摆着尾巴游到跟前,一直吐泡泡,样子逗极了,便挽起袖子伸手要去抓。不曾想她的手碰到水面的那一刻,水忽的一下变得深不见底,吓得她差点一个趔趄跌落下去。她赶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站都不敢站起来。放眼望去,郁湖俨然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她觉得定是自己被吓得出现了幻觉,便使劲揉了揉眼睛,睁开依然看见一片茫茫深蓝,无边无际,蓝得如此纯粹,不掺一点杂色。深蓝的海与深蓝的天在远处相连,仿佛天地如同一颗透蓝的玻璃珠。

她的脚边突然生出一条黄褐色的小路,直通往海的中心。那里十分狭窄,只容得下一个人走。路上坑坑洼洼的,两边也没有东西拦着,只四处堆了些嶙峋的怪石,稍不留意就会跌落到海里。她四处望了望,见似乎无人便伸脚往路上轻轻探了探,真的是条路!

她于是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起初心里还怕怕的,多走几步便踏实多了。这条路太长,似乎怎么也走不完似的。不知不觉她已走了好久,回头一看,身后的路不知怎么没了,四处都是茫茫的海,看不到岸。原来她每向前一步,身后的路便立即被海水吞没。她突然害怕起来,再也不能往前了!她想着。于是打算御气飞走,可脚就像被路吸在上面了一样,怎样都飞不起来。看见自己站在漫无边际的海水之中,随时都可能被吞没,海水会灌进自己的鼻子里嘴巴里,她急得哭了起来:“师尊——师尊救我!云泽师兄救我!”可根本无人回应。

突然眼前的路瞬时破裂,海水翻滚,卷起一阵阵如山高的浪潮,她的脚下也开始摇摇晃晃。“不要啊!我还不想死——”她闭上眼睛大喊,耳边听见雷鸣般的声音,却比雷声更低沉。她睁眼一看,只见一条苍青的大龙从海中冲出,在空中腾云驾雾了几圈便停在了她眼前,朝她不住地点头。她惊呆了,觉得这条龙似乎在哪儿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伸手试着摸了摸龙垂下的龙须。那龙并没动怒,反而乖乖地任由她抚摸。她顿时不再害怕,又摸摸两只龙角,开心地笑了。

突然,那龙将头一低,用两只角把她拱到了自己身上,腾空而去。“你要带我去哪儿呀?”她两手紧紧握住龙角,两条腿也紧紧夹住,身子贴在龙身上,生怕自己掉了下去。那龙一路呼啸,穿云而过。萧儿只觉得自己离伏苍越来越远,四周也越来越冷。突然一团黑气从地面腾空而上,正打在龙的下颚,那龙一阵咆哮,身子扭成一个团颤栗着,几乎要把萧儿从空中抖下去。好在它挣扎了几下便慢慢降在地面,将萧儿丢到地上后便自己腾空消失了。

“诶,这是哪儿呀?你带我回去呀!”她跳起来指着天空嚷嚷了好一会,见那龙早已跑得无影无踪,顿时垂下头来,后悔不迭。这附近连绵不休的都是高山,可是山上草木稀少,有的甚至光秃秃一片白雪,山脚下各种各样的大石头胡乱堆着,就像刚从山上滚落下来的一般。她依稀听到附近似乎有打斗声,便循声找去,果然看见三个奇怪的人。

其中一人身披一件黑袍,毛发如织,眼窝深陷,额上一团烈火印,样子十分凶狠。而他对面相互搀扶站着一男一女,都是身着深绿衣裳,那男的直捂着自己的心口,像是受了伤。“天道轮回,如今我功力已经在你夫妻之上,你也该让出位置了!”那黑袍男子道。“休想!你用同门的血来练功,想要我的位置,你不配!”那受伤的人话才说出,便一个箭步冲上前,三人交手之间飞沙走石,遮云蔽日。萧儿被风沙迷了眼睛,赶紧躲在大石后头避避。

大战许久,萧儿听见两声惨叫,便稍稍探出脑袋瞧着,那夫妻二人已被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只是奇怪,他们吐的血竟都是黑色的。大风将黑袍吹得如一面大旗在风中招展,那黑袍男子右手一举,便将那女子吸到了自己手上,他紧紧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问:“小崽子呢?把他叫出来,我让你们一家团圆!”

“你——休——想!”那女子一字一字从喉中挤出,在他手里拼命挣扎。

“好!你不说我就杀了他!”说着另一只手朝那受伤男子伸去,他人在十几步外,那黑袍男子的手却能准确无误地剜出受伤男子的左眼。“啊——”一声惨叫,萧儿吓得浑身发抖。那黑袍人手托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说不说?”

“你——”那女子心如刀割,却还是咬紧牙关。

“啊——”又一声惨叫,只见那人右眼也被剜掉。

眼见这夫妻二人宁死不屈,那黑袍人将手中的女子扔到那男子一块儿:“罢了,谅他一个小娃娃成不了气候,只要杀了你们,就无人能与我匹敌了,哈哈——”说罢仰天长啸,手底运起两团黑气。萧儿突然看见那女子倒卧在地上,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这边,对着自己微微摇头。莫非她看见我了?萧儿心想。她心里越想越虚,要是自己被发现了,肯定也会被这黑袍人杀死,于是决定转身逃跑。可一转身,却似乎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

“闭嘴!”萧儿回头一看,吓得刚准备张嘴大叫,就被捂住了嘴巴,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眼前这个少年也穿了一身深绿色的衣裳,他双眼含泪望着那对夫妻,莫非他就是那黑袍人口中的小娃娃?

“小弋——”突然她听见两声撕心裂肺的声音:“报仇!报仇——”回头一看,那夫妻二人已被黑袍人吸干,肉体俨然不见,只剩下两堆白骨散落在地。

“啊——”萧儿目瞪口呆,声音刚从喉中出来便又被少年捂住了嘴巴。不想还是被黑袍人听见,他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伯弋,你在这儿?”

萧儿赶紧抓住少年的胳膊退到一块大石头后面躲起来,黑袍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要他走过来,他们肯定死定了!萧儿急得腿都要支撑不住自己了,却看见那少年面无表情地怔怔出神,她只得赶紧合上双手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太上老君太乙真人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救命啊!该死的龙,你快把我带回去呀!女娲娘娘救命——”还剩一大串神仙没来得及念叨,她便看见眼前突然一道白光晃起,北边流云忽的聚集一处,玉神!玉神又出现了,是师尊!

那黑袍人大概也是看见了天上突然出现的玉神,突然停下步子,朝北而望:“不周山?”他跨起步子要上前,却发现怎么都走不到萧儿和少年藏身的石头处,恐惑之下,只得悻悻离去了。

见他离去,少年飞似的跑到那两堆白骨旁,扑通跪下去,簌簌落泪。萧儿见了,蹲在他身边问:“他们是你父母?”那少年不答,只盯着尸骨默默流泪,一声不吭。萧儿又问:“刚刚那人是谁呀?好厉害!他为什么要杀你们?”见他依然一句话也不说,萧儿便住了嘴,仔细打量他。他比云泽师兄还要高些,长得额宽鼻挺的,虽说也是英气逼人,可自然是没有云泽师兄好看的!

她不好意思打扰他,便起身在尸骨旁转了两圈,又抬头四处看看,刚刚的玉神已渐渐随流云散去。“诶,刚刚那人说不周山,不周山是哪里呀?”她刚消停下便又问个没完:“你知道怎么回伏苍山吗?”

“你是伏苍山的?”那少年终于开口说话了。

“对呀!我叫萧儿,你是叫伯弋吗?”

少年缓缓站起,抬起胳膊拭去脸上的泪迹,用一双如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你怎么会来这儿?你来做什么?”

“凭什么告诉你!”她背起双手,嘟囔着:“刚刚我问了你那么多问题,你一个都没回答,就想问我?”

“说!”不想少年二话不说便用右手两只手指捏在她颈上。

“喂!”她立马被他弄得不敢动弹,只嘴里骂道:“你懂不懂知恩图报啊?要不是我,你刚刚就和你爹娘一样变成一堆白骨了!”少年听了,眉眼一动,缓缓放下手来。萧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好啦,告诉你也无妨!我是被一条龙莫名其妙带到这儿来的!现在我要回去了,你知道怎么回伏苍山吗?”

少年伸手指了指南边,萧儿便朝南边跑去,刚想飞走,回头看见那少年依然站在原地,便走回探着脑袋轻轻问:“你是不是无家可归了?不如——你跟我一起回伏苍吧,师尊一定会收下你的!我就是被师尊收留的!”

“不去!”

“真不去?”她咬了咬唇:“那——我走了,我真的走了!”说着便御气而上。红霞漫天,少年眼中却只有森森白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