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周山

第六章 炼心诀

不周山 骆情 3397 2017-05-04 11:13:20

  坐在龙背上感觉也没飞太久,不想她从那个破地方飞回伏苍时天都黑了,气得她在心里又痛骂了那条怪龙几句。回去的路上她顺手摘了几个果子,用衣裳擦了擦便高高兴兴地吃着回房间,却看见自己屋中灯火通明,她忙扔下手中的果子跑进去,原来是彭夷上仙。

“去哪儿了?”彭夷虽是心平气和的语气,可萧儿最怕的就是他这副平静的面孔,她抓了抓脑袋:“我——”

彭夷上仙见她眼神慌乱,四处游离,便眯着眼睛问:“郁湖今日不太平静,可跟你有关?”

“郁湖?”她惊诧,转而嘻嘻笑道:“师尊真厉害,山上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了师尊,可徒儿至今只会御气飞行,哪里有本事兴风作浪!”

“说实话!”见彭夷不苟言笑的样子,她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并问:“师尊,您怎么知道我被那条龙带到那儿的?”

“我?”彭夷听了事情的经过,两条眉毛恨不得挤成一条。

“对呀!要不是师尊的玉神及时出现救了我们,徒儿肯定被那黑袍人吸成了白骨!”

“此事不必再提!”彭夷起身,宽袖一拂,神色匆匆就要离去,却突然停在门边,烛火晃动着将他的影子拉得时长时短,他叹了口气,低声问道:“萧儿,你可曾想过离开伏苍?”

“离开?”萧儿万万没想到师尊会问这样的话,还是用这样的语气,沉闷中似乎听到了无奈和痛苦。她记得师尊对她从来只有严厉和平静,别无其他。“师尊要赶我走?”

彭夷转身看见她眼里零碎的泪花,心中不忍,眨了眨眼睛道:“不是!只是——这几年来,伏苍山上上下下都因我不传授你其他法术而看不起你、孤立你,你——可曾想过逃走?”

“萧儿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师尊和师伯,便是伏苍山!萧儿能逃到哪里去?”

彭夷强忍着泪,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就如当年在郁湖边一般:“是!若是天意,逃不掉的!”这几年过去了,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可每一分防备都绑缚着他对这个女娃娃的愧疚。她的怨气,她被师兄师姐欺负时的伤心,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可是他没有插手。他心里似乎在期待着有一天她受够了这些,说不准就会自己偷偷逃走,从此离开伏苍,永不回来。或许她会流落凡间,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生老病死,然后归于尘土,安安静静地销声匿迹。可是他等了这么些年,她不走,等来的只是心中的疑虑和不安一点点加深。

“师尊怎么了?”她从未见过彭夷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愀然的神色,便仰头问。

“没事!早些睡吧!”彭夷走出门外,抬头望见朗月如水,心却如霜。既无心睡眠,他便连夜去了落华山。

第二天萧儿起了个大早,她迫不及待要把昨日的事说给云泽听。可是在他们平时玩耍的地方转了好几圈也没有看见云泽的身影,她只得悻悻回去了。闲来无事,她总想起昨天的事,越想越觉得好玩,便一个人又偷偷飞到昨日那地方去,说不定还能遇到那个少年。

这里四周连绵不绝的都是山,可是山上基本都是一些裸露的石头和深邃的山洞,很难见到树木花草,即便有,大多也都像要枯萎一样。她四处打量着,看到昨天堆着那两个人的白骨的地方凸起了两个小土堆,上边压满了石头。

“伯——伯弋?”她开始四处大喊,可一想起昨天那个黑袍人,便又压低了嗓子:“伯弋?小弋?你在吗?”

“你怎么又来了?”他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吓了她一跳。

“我来找你玩!”她笑嘻嘻的。

伯弋觉得她简直是在开玩笑,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萧儿忙跳到他面前指了指手中的布袋:“我还带了吃的来给你!”

“吃的?”

萧儿见他不走了,便乐了:“对呀!我看这里荒山野岭的也没什么吃的,你爹娘又都死了,就从伏苍拿了点吃的来,快吃吧!”

伯弋见她似乎没有恶意,便找了块大石头和她坐下来吃点东西。萧儿托着两腮问:“你现在打算去哪里呀?”

“哪都不去,我就在这里!”

“这里?”萧儿张大了嘴巴,又四处看了看,一脸嫌弃:“这里这么荒僻,连只鸟都没有!你在这里饿都要饿死!”

“往南不远就是遏山和伏苍山的交界,那里有人烟,可以找到吃的。”他一边啃着果子一边说。

“遏山?”萧儿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是,这里便是遏山!”他点点头,又指着北方:“再过去是迓山,迓山往北百里,便是不周山!”说着眼中露出无比的欣羡和仇恨。

“遏山,迓山,不周山?”萧儿掰着手指头一个个数,直摇头:“什么遏呀迓的,怎么这么奇怪的名字?”

伯弋站起身,朝北而立,将手中的果核远远抛出,道:“伏苍是仙山,其山气蔓延泽被四方,庇佑山下百姓。往北是遏山,遏者,止也。因为再往北就要进入妖魔之地,所以行至此山就当止步!”

“哦!”萧儿又问:“那为什么后面又有个什么迓山呢?”

“迓是迎接的意思,如果你已经进入了遏山而不死,再往北走,那么妖魔将会欢迎你!迓山是众妖魔聚集之地!”

“那不周山呢?”

伯弋却突然摇头:“不知道!那里是神魔都觊觎的地方,可是千百年来谁都无法靠近!”

“这么厉害?”萧儿听了愣愣眺望北方,心向往之:“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伯弋突然盯着她,眼中露出一道凶光:“我是从迓山来的!”

萧儿被他的眼神吓到,连连退了两步:“你——你是魔?”

“是!”伯弋冷眼瞧了一下:“你怕了?”

她心里原本有点发虚,可听了这话却突然鼓起勇气来:“谁怕了?你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几岁,说不定还没有我厉害呢!”

“那你试试!”伯弋话才说出口,便已出招伸手朝她打去。萧儿这几年天天去偷学云泽的剑法,日夜苦练,即便没有学全云泽的功夫,可在伏苍也不算差的。几招下来,伯弋见她招招都能接住,便发力使了一招炼心诀,萧儿招架不住,被打倒在地。

“现在知道谁更厉害了吗?”他得意。萧儿虽然吃了亏心里不舒坦,可输了便是输了,于是上前灰头土脸地说:“那是因为我还小,况且师尊不肯好好教我,不然我肯定比你厉害!”

“你师尊不肯好好教你?那你刚才怎么能——”见他不解,萧儿便把偷学云泽剑法的事告诉了他,伯弋听了心中诧异。

“你最后用的那招是什么?”萧儿试着问。

伯弋也毫不隐瞒:“这叫炼心诀,是我娘教我的。我功力尚浅,只练到第二层,况且刚刚我只是跟你闹着玩。炼心诀力在掌中,轻则打在身上有灼伤之感,重则焚心裂肺,让人生不如死!”

“这么厉害?”萧儿眼珠一转:“那——你可不可以教我?以后我常来给你送吃的!”

“这是魔道才会练的法术,你是伏苍弟子!”

“哎呀,法术还分什么仙道魔道!厉害就行了!”她一本正经道:“况且斩妖除魔,若是能以彼之道还制彼身,不是更好吗?你偷偷教给我,我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伯弋听了觉得好笑:“你斩妖除魔,可我就是魔,教你炼心诀来除我?”

“我——你看我这个样子,师尊什么都不肯教我,怎么会派我出去斩妖除魔,我就是自己学来玩玩!况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杀你!”见他还是不肯,她咬咬牙道:“我发誓即便来日真有你我对决那一天,我也绝不杀你,怎么样?”

“你杀我?别逗了!”伯弋被她认真的样子逗得大笑,道:“教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现在还不到时候,来日我若相求,你必须帮我一件事!”

“好,我答应你!”萧儿一口答应。伯弋便将炼心诀的心法教给了她。

待萧儿心满意足地走后,伯弋望着她飞去的方向久久出神。他身后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女缓缓走上前,她穿着紫红色的丝袍,腰间缠绕一条深绿丝带,上面缀满一个个花苞状的铜铃,可是奇怪,她步子摇曳之间那些铜铃并无声响。

“主人为何将炼心诀教给她?”那少女丹唇轻启。

伯弋嘴边抿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彭夷不会无缘无故不肯教她法术!或许有一天,她能帮到我!”

萧儿回到伏苍之后,兴奋得连夜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练习炼心诀,可她毕竟功力尚浅,怎么也使不出来。折腾了一夜,才懒懒眯了会儿。第二天她又照常去了落华,看见云泽似乎在等她,便上前责问:“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找你找了好久!”

云泽忙赔礼道:“别生气了!昨天师尊和师叔突然去了一趟不周山,我便跟着一起去了!”

“不周山?”萧儿顿时消了火,忙问:“你们去不周山做什么?”

云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根本进不去,师尊和师叔在不周山附近转了好久,并没有什么异常,他们一句话也没说就回来了!对了,此番前去我们还探听到魔君更换之事!”

“魔君更换?”

“对呀!”云泽顺手拿了个果子给萧儿吃,道:“此前统领魔界数百年的魔君旷衡和其妻子魔后洇婳都被旻昶杀了,魔君之子伯弋如今下落不明,现在旻昶已经成为了新的魔君。”

“谁?”萧儿差点被呛死。

“旻昶啊!”云泽不解,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重复。

她直摇头:“不,你说谁下落不明?”

“魔君之子,伯弋呀!”云泽更是一头雾水:“怎么了?你认识?”

“不,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他!”萧儿一面连连摇头,一面在心里诧异,他竟然是魔君的儿子!原来被那黑袍人杀死的竟然是魔君魔后!萧儿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