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将军倾城又倾国

第八章

将军倾城又倾国 小乔粒粒 2700 2017-04-27 20:01:59

  好不容易从屋内的心神不宁的“逃”出来的陶瑾植站在门外气喘吁吁,只因为那颗心脏还在胡乱的蹦跶着,一下更比一下激动,就连大脑里还是会不停闪现乔越那雪白的背部……

说真的,这还是陶瑾植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见女子的背部,怎么说也是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年,怎么可能冷静下来,倒是像陈齐这样的老油条才会不拒绝反倒迎合得不亦乐乎。

想着想着,胸膛早已如一团火在烧,滚烫到不行,陶瑾植不得已扯了扯衣襟,还不停地抖着衣角好让凉风灌进来,这下好让自己冷静一会,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脑壳子里想的,全是……乔越……的背。

而一旁的乔越还要把陶瑾植强行披上去的衣服再扒下来,一脸懵逼地走入池子里,一边泡着热汤,一边想着“小桃”奇怪的举动,越想心里越是憋屈——自己又没做什么错事,为什么刚刚要对自己这么凶嘛!算了算了,可能“小桃”有自己的习惯吧,或许真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可是自己真的好憋屈啊!

边想边泡着,水渐渐变凉了乔越还没有发觉,就是很机械地往自己身上一下一下地浇水。

“阿嚏!”乔越的思绪被这个措不及防的喷嚏给扰乱了,这才发现水变得温凉了。眼看着也快入秋,泡澡的水也是要时时刻刻记得添热水,可是眼看着这么大的越诗阁就自己和“小桃”住,所以洗澡时也是要有人在身边照料着的呀,那让“小桃”和自己一起洗,有错吗?这个“小桃”为什么要凶自己嘛,现在还害自己着凉了。

“臭小桃!坏小桃!干嘛凶我!干嘛凶我”乔越边骂边双手拍着面前的水,激起一片水花。

乔越已经是压低了声音偷偷埋怨着,可是这一切都被门外的陶瑾植听到了。其实陶瑾植一直守在门外,因为经过了刚刚的经历,陶瑾植发现了一个事实——乔越其实真的有那么一丢丢“诱人”的,就刚刚那一瞥,乔越曼妙的身姿和雪白的凝脂就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看来在这个都是男生的书院里自己要好好保护她。本来听到了一声喷嚏声就挺关心她的,结果一靠近就紧接着听到了乔越埋怨自己的声音。陶瑾植的脚步就瞬间停顿了,看来,她好像误会自己了,不过也是,自己这个身份这么特殊,是人都会被误会的,再说了,要是她知道知道了自己压根就是个男的,还不得把自己活生生吞了?!

算了算了!还是规规矩矩地给她添点热水吧。谁让自己一向都是这么君子呢?

陶瑾植提着两大桶热水,因为没有手推门,只好一脚踹开了门。结果,门在踢开的一瞬间,陶瑾植手中的两大桶全都不约而同地一同掉地了。

而刚刚从水中出来,还是一丝不挂,身上冒着热气的乔越刚刚伸向衣服的手也愣在了半空中。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大眼地尴尬对视着,场面曾一度十分尴尬。这感觉是多么的熟悉——陶瑾植一脸通红,乔越一脸懵逼,这种感觉就好似陶瑾植发现乔越脱得只剩肚兜时的一样,不过这次比较特殊,乔越是真的一丝不挂了,陶瑾植真的一步都不敢靠近,就怕在靠近一点点就真的看透一切了!

转身,关门。一气呵成,宛若一阵风。

乔越有时真的怀疑这个是假的“小桃”,一举一动都是奇奇怪怪的,好端端的干嘛在门口泼水?破完水还这么的……有气势?连关门都是带风的。

不管“她”了,赶紧穿衣服吧,怪冷的。乔越哆嗦了一下,紧接着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好好穿衣,哎呀,没有人帮就是麻烦,看来还要找机会好好哄哄“小桃”,好让“她”能接受自己,果然,姑娘家家就是比较害羞。

想到这,乔越也赞同似的使劲点点头,还欣慰地笑了笑,乔大小姐果真一如既往都是这么的冰雪聪明啊。

而此时的陶瑾植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蹲在屋外一角,双眼呆滞,可是那脑袋运行得贼溜,全是刚刚那副“出水芙蓉”画面在不停放大,放大,再放大,完全阻止不了,连意念都遏制不住这种歪念的滋生,看来这个乔越就是一种危险事物的存在!对!没错!自己还是一个正人君子!可是,万一乔越那家伙还是这么的,这么的,不不不检点,怎么办哟……

“小桃~”不远处“不检点”的乔越又甜甜的唤了声已在风中凌乱的陶瑾植。

“姑娘!你别靠近!站在那!”陶瑾植突然就从地上站起来,无比激动地冲着一路小跑靠近过来的乔越下了道“禁行令”。

“看来小桃是真的生我的气了,我得赶紧哄哄她!”乔越看着眼前这个凌乱的“女子”,心中暗下决定。

看着乔越还是一路小跑过来,而且还更加激动了,陶瑾植居然有些害怕了,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一个飞转,稳稳坐在了树上。

谁晓得这个长战沙场且又大名鼎鼎的大将军居然怕一个女人怕到上树!

乔越更是惊讶,看来“小桃”还蛮厉害的,有两下子,不过自己也会上树,要不怎么抓的金丝雀。

乔越不假思索就把裙子一卷,开始笨拙的“乔式爬树法”——像极了一张牛皮糖,紧紧粘在树皮上,一点一点往上挪,全身用力,就连表情都是在使劲用力。

讲真的,陶瑾植真的觉得自从遇见乔越自己的眼光在不停的被刷新——初次相遇就是傻乎乎地站在桥上双手挡在头上,还是不是不耐烦地踢踢腿,跺跺脚;第二次再见,丝毫不顾及自己大小姐的形象上树抓鸟,还毫不客气地“钦定”自己这个威风堂堂的大将军做自己的书童;现在……又来爬树了。

“诶哟,小桃~你下来嘛~我真的好累的嘛~”乔越估计是“乔式爬树法”不显灵了,干脆就抱着树干开始了撒娇。抬着头,一脸灿烂的看着陶瑾植,笑的那叫一个甜,嘴角的两个小酒窝都可以装酒了。

此时的画面也是很搞笑:一棵树上,一个在上边无语的看着下边,一个在下边使劲撒娇。

居高临下的陶瑾植本想干脆就让她自己扒树吧,扒累了也会自己乖乖回去的,想当初,追求自己的姑娘们为了能得到自己的留意,什么手段都有,上房瓦,挖墙眼,五花八门,不过都一一被自己打发走了,所以现在这个扒树还连带哭嚎的,还算是小儿科。不过,陶瑾植还是没忍住,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眼睛总想往那个方向看去。

“肯定是她太吵了,看她一眼也是迫不得已!”不过陶瑾植还是第一次发现乔越有酒窝,怪不得自己觉得她笑起来就是那么不一样,很好看,很甜~

“小桃~”乔越显然是抱树太久了,有些累了,语气软软的,让陶瑾植心不由得也软下来了。唉,怎么说一个大爷们让一个姑娘为了自己吊在树上还袖手旁观的不太好,再说了,万一被人看见了,自己这个“书童”也不好交代啊。

陶瑾植一副“算你赢了”的表情从树上跳下来,站在乔越身后,二话不说就抱着这个牛皮糖,从树上扒了下来。

当陶瑾植温暖的双手触碰到乔越的时候,陶瑾植的内心不由得一颤,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抱女生,而且偏偏又是她,应该都是碰巧吧……而乔越感觉到有双温暖的手扶上自己腰间的时候只顾着傻笑,庆幸“小桃”还没有真的不理自己,本来自己可以跳下来的,“她”还愿意抱自己,那就是没有生自己的气~

“嘻嘻,谢谢小桃~”乔越眼看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双脚一着地就钻进陶瑾植的怀里使劲抱了抱,“我就知道小桃不会不理我!”说完还不忘伸手轻轻拍了拍陶瑾植的脸,拍完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哼着小调走开了。

徒留下只身一人在原地一脸呆滞,眼神惊慌的陶瑾植——她她她,她刚刚做了什么?居然抱了自己,还,还摸了自己的脸!天哪,这种感觉全身血脉喷张,脸热热的,烫烫的……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