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将军倾城又倾国

第十章

将军倾城又倾国 小乔粒粒 3917 2017-04-29 21:21:13

  下了课,班里其他的师兄都纷纷溜出了书堂,边狂奔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正在替乔越收拾课本的陶瑾植。

陶瑾植自然是没空去理会这些人,因为他身边还有更加棘手的问题——乔越。

“小桃啊,我们待会儿就不回越诗阁了,听说离书院不远的后山边上有个池塘,我们去那看看呗?”乔越一脸的兴致勃勃,和一旁冷漠脸收拾课本的陶瑾植形成鲜明对比。

“算了吧,老爷说过的,小姐来这里就是要潜心修行的,还是别惹太多事的为好。”收完课本的陶瑾植直接拎着还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尝试说服自己的乔越走出了书堂。

“哎哎哎,小桃,你就不好奇吗?那个池塘很美的!里边的鱼也很鲜美啊!”乔越一边被扯着走,一边还不忘继续坚持不懈的说服着那个毫不讲理就拉着自己走的人。

“不好奇,一点都不。”陶瑾植丝毫没有停下脚步,撒手的想法,继续很酷的拉着那个吵闹的家伙往前走。

“不嘛~你感兴趣啊,你好奇呀,你去嘛~”乔越见说服不起作用干脆又使出撒娇大法。

“一点都不。”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乔越的撒娇了,陶瑾植已经在之前的秒败中总结出了不少经验,对这家伙一定要坚定内心,一定要快、准、狠!这也是为了她好,反正这个家伙也不会懂。

“我,我我我想去可以吗?我去,我去啊!你,你放手!放手!”乔越发现撒娇对这个冷漠的“女人”已经不起作用了,原形毕露,就急的开始挥舞着双臂,尝试能挣脱陶瑾植的“魔爪”。

可是乔越还是太天真,怎么可能会能逃脱得了陶瑾植的“魔爪”呢?陶瑾植还是毫不费劲的继续“拖”着乔越大步往前走。

眼看着就要被“拖”回越诗阁了,乔越是真的要被急疯了。长这么大以来,自己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就没见过谁能阻挡得了她,这次也例外,谁都不能阻止得了她去后山玩!

脑子一急,手也不知往哪一处就是使劲一拍!

“嗯,一块柔软的地方。咦,小桃停下来了?”乔越也不知道自己拍到了哪里,但是“小桃”停下来了就好啦~

顺手又使劲抓了抓了手掌下的那块柔软之处,但这次乔越明显感觉到了“小桃”的身子触电般的颤抖着。随后就是被“小桃”用力的抓住了自己那只手,随后在一股力的驱动下,乔越原地旋转了一圈,转得她头一阵眩晕。

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是“小桃”一张放大的、愤怒的脸,还带着一股羞涩的情感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

“乔越!”陶瑾植每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都是经过了他用力抑制了内心愤怒的音节,尽管不是很大声,但是足以让乔越的心尖颤几颤。

陶瑾植觉得如果不是脑中还是着理智劝自己不要对面前这个家伙动粗,估计这个家伙早就不知道该干嘛去了。

说真话,作为一个扛得起长枪,舞得了利剑,驰骋得了沙场,什么激烈场面都见过的人,真的就从来没有预料过自己还有这么一天——被一个女子光天化日之下,抓!了!屁!股!

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忍受得了这种羞辱?!换谁谁都受不了好不好!

“小桃,怎么了?”乔越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桃”这么生气的模样,自然是有些怕的,所以说话时身体都是在微微颤抖的。

“你!”陶瑾植一脸怒气仍未散去,可是一看见自己面前这个抬着头,脸上的惊恐和眼角微微湿润的人,突然就不忍心继续生气了,“你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让我这么生气?”

乔越的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一脸无辜。虽然乔越大概猜到了应该是那“致命”的一掌,但是大家都是黄花闺女,介意什么呢?

“罢了。”陶瑾植是真的说不出那句“你抓了我的屁股”,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打烂牙齿往肚子里吞。挥一挥衣袖,转身走进了越诗阁。

看着“小桃”远去的背影,乔越吁了口气——总是这样喜怒无常,也是很难捉摸啊,这下好了,看来“她”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理自己了。唉……

晚饭时,也是陶瑾植将饭菜端上过后,将碗筷摆在乔越面前就开始自己吃饭了,中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乔越内心是想要搭讪的,可是又怕“她”不理自己。就这样,两个人各自吃各自的。

空气中凝结的都是满满的尴尬,和一些躲藏在角落里的蠢蠢欲动。

“吃完后就把碗筷放这里,我会收拾的。”陶瑾植说完后就把碗筷放下,转身去了书房。

“嗯。”乔越一直低头吃着饭,待发觉对面的人起身离去时才抬起头,望着陶瑾植的背影,若有所思,一脸惆怅。

陶瑾植回到了书房里,推开了书桌前的那扇窗,晚风携着一阵芬芳席卷而来。拿出早已备好的信纸,缓缓研墨。烛火的摇曳下,昏黄的灯光打在少俊郎的脸上,不需要再加任何的渲染,此时此景已是一副绝世佳画,“陌上公子颜如玉”,倒不如这一盏昏黄灯下的惊鸿一瞥,已是触及多少少女心上最柔软一处。

陶瑾植提笔一笔一划的写着信,不出意外,这封信就是给陈齐的回信。

“小桃。”正当陶瑾植认真写信时,身后传来了轻柔的一声唤。

陶瑾植不用看都知道又是乔越那个家伙来负荆请罪了,就是不知道这次又来什么花招。随手将信拿东西遮盖住,站起身正准备接受来自乔越的道歉,当时随后发生的事,估计让他无法意料此生的羁绊将从今日而起。

乔越两三步并作一步的跑上前,还没等陶瑾植转过身就从他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陶瑾植惊讶的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这个的脾气不好,大小姐脾气,不爱讲道理,有时候看起来还很没脑子,”边说着那双抱着陶瑾植的手边越是抱紧他,“但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情感,我很喜欢你,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初见时就感觉你会很懂我,或者是你每一次照顾我时的温暖,总而言之,你能多陪陪我吗?”

讲着讲着,乔越很不争气的哭了鼻子,抱着“小桃”是这种温暖到心里的感觉很容易让人上瘾。第一次是在马车上,突然被抱住,第二次是在自己闹着爬树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进了“她”的怀抱,而现在,是自己主动抱住了“她”。

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这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最后一次抱着阿娘的时候一样很温暖,也很害怕。明明你是拥有着,但却感觉这么的不真实。其实乔越很少和别人提起她的那个阿娘。富有的生活并不是自打她出世就一直陪伴着她的,在她刚刚懂事的时候,阿娘就因为家里嫌弃阿爹一穷二白的而三番五次闹上门来,最后一次,把家里闹的不可开交之后,逼着阿爹写下休书带走了阿娘。乔越还记得阿娘临走时还紧紧抱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但是,阿娘还是走了,留下了她和阿爹。

之后的故事也不必再去回想,只是“对不起”这三个字在乔越看来不过就是最无力的告别,所以与其在“小桃”生气的时候同“她”说“对不起”,不如就这样抱着“她”,这样总会叫自己心安些。

被抱着陶瑾植一时间竟失去了思考,只是觉得浑身动弹不得,竟然连想要挣脱的力气都没有,而且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总是被这个家伙在吃豆腐?都说男女授受不亲,这下倒好了,就这么被她占了几次便宜了?还有,一个大姑娘,明明都有不少人提亲却为何总是百般推辞?脾气不好就算了,眼看着就有一个不开眼的徐笙打着她的主意,要是知道了自己和她这幅模样,估计乔越是不用嫁了。还有,她怎么就哭了?自己有这么欺负她吗?

“诶,你不要哭啊,”被抱着的陶瑾植动都不敢动,但是见身后的人儿一哭,心里却有点点慌乱,“是不是我太欺负你了,嗯?”

陶瑾植语气变得极其的温柔,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声“嗯?”简直就是带着其他别的语气。是担心吗?不,更像是宠溺的语气……或许此时的他并未发觉,但是身后的乔越终于破涕而笑,但是还是未放下抱着他的手,只是渐渐平息了。

“是啊,你总是在欺负我~”乔越一句玩笑话的口吻让陶瑾植瞬时间放下了悬在心头的石头。

“好啦,放开我吧,”陶瑾植把乔越的双手握在手里,从腰间拿下,转过身,“我不会再欺负你就是了。”说完轻轻刮了刮乔越的鼻头。

两人就这样两两相对而笑。

“那快去洗澡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了,”乔越突然就拉起陶瑾植的手往外跑,“时候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还有早课呢!”

一路上陶瑾植的大脑在快速运转着,就是为了能赶紧找出来一个既不伤害乔越又能让自己避免尴尬的借口。

“等等!小姐,”眼看都到了浴室门口,陶瑾植总算找出了一个借口,“我,我家里有个习俗,未出嫁的姑娘是不能比别人看见……看见赤身的模样的。”陶瑾植讲着谎话心跳脸也红的。

“啊,这样啊,那我们不能一起洗了,”乔越一脸可惜,“那你来帮我搓搓背、添热水吧!”

陶瑾植被这突如其来的大转变给吓住了,这这这个丫头怎么就这么爱坑自己呢?是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看看她洗澡的模样是吧?怎么世上就有这么个姑娘啊!

“来吧来吧,我一个人不行的。”乔越可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陶瑾植拉进了浴室。

当乔越脱衣时,陶瑾植很本分的背过身去,多余的一眼都不敢看。直至听到“哗哗”的水声确定了乔越已经入了水心里才不必继续提心吊胆了。

“来呀,小桃,帮我搓搓背。”

“哦。”陶瑾植一顿一顿的转过身,动作极其不自然。

缓缓走到池边,蹲在乔越身后,眼睛敢都不敢睁眼看着乔越,哪怕只是那张白皙的背,陶瑾植还是很有原则的把脸别到别处。拿起手边的那块布,手迟疑着靠近乔越的背。

碰,碰到了!吁~总算成功了!

“哎呀!小桃!你干嘛戳我的头!”乔越好好的洗着,没想到突然脑袋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气摁了下去。

这下倒好,乔越一脸无奈的稍稍转过来身,看了眼池边上的陶瑾植,而陶瑾植也正好转过头来想看看自己戳到哪了。所以两人一对上眼,陶瑾植眼中就映入了乔越脸下的一片雪白——的胸脯。

“别别别,你别转身!!”陶瑾植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使劲的挥着,示意乔越转过身。

乔越被那只手手中的湿布甩了一脸水,只好乖乖听话背过身去。

陶瑾植努力平息了自己激动的情绪后,继续背过身尝试“蒙眼搓背”。就这样也总算给乔越搓完背了,一搓完陶瑾植就赶紧丢下手中的布落荒而逃。这估计是两人此生中最难忘的记忆了——陶瑾植居然给一个黄家大闺女搓背,而乔越第一次洗澡还被人是不是的戳脑袋。

轮到陶瑾植洗澡时,陶瑾植千交待万嘱咐,让乔越千万别进来看自己洗澡。乔越只是在一旁拿着干布搓着自己的湿头发不满的应答着——真的是,搞得自己好像很喜欢看人洗澡一样,切!

小乔粒粒

喜欢就让我火!火火火~(ノ⊙ω⊙)ノ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