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契约婚姻之美丽人生

第三章::路晓与石毅的各自不易

契约婚姻之美丽人生 路青染 2287 2017-04-29 17:33:12

  石毅把老赵送到地铁口后就近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一份鱼香肉丝,一份青菜丸子汤,匆匆吃过后就开车上了高速,还不到七点的城市,街灯一盏点燃一盏,片区一片点亮一片。诚然,这个城市是美的,华灯初上,霓虹招展,不动声色的将这个城市的经济实力体现一二。石毅左手肘靠着车窗,左手支着下巴,想起自己七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来到这个城市,那是自己大,自己从火车站出来,看着这城市的灯火、这城市的霓虹,火车站检票口前东倒西歪坐着或者睡着的人群,他突然有些莫名的兴奋。遥远的天际已经黑透了,石毅漫游在这城市的街道,想到自己的公司,想到今天的项目E部的汇报,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便向公司急速驶去。

石毅来到公司,按了按按钮,公司的灯瞬间亮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犹如看着自己的孩子,是啊,这就是他的孩子,现在都快要七岁了,想想这个“孩子”刚“出生”不久,也经历了一些挫折,之前投资的股东们先后纷纷撤资,那个时候是挺艰难的,由于开不起员工公司,员工们也渐渐离去,就只剩下老赵陪着自己死撑,当时,他们还没有这么大的办公空间,就是在小区里面租了一个两室一厅办了一个培训机构.......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还是挺不容易的。石毅穿过员工办公区,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拿出项目E部自关于这两个项目开始以来所有的资料,只开了办公桌前的那一盏灯,认真的研究起来。

石毅显然陷入了沉思,他看到关于项目的前期调研那一页正愣愣的发神,良久,他把椅子往后一推,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的窗前,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紧蹙着眉头,目光迷失在远处深邃幽暗的天空。

“滴——”猝不及防响起短信提示音,把石毅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他逐渐收回自己的视线,凝视了一下远在脚下的城市车灯闪烁的街道,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晚安,未婚夫——路晓”石毅回来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解屏看着路晓发过来的短信,又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半了,

“晚安,我亲爱的未婚妻!”石毅迅速的打出这行字发送完毕,又重新做回办公桌前,在刚才的那页边上写下:“前期调研是否准确,是否需要再次对市场进行评估审定?”

等石毅觉得有些疲倦的时候,也已经很深了,石毅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四十八,石毅起身整理好把材料放回原处,拿起车钥匙,关了灯,走出办公室,接着廊灯出了公司。

车子还在街上行驶,街灯飞快的完后退,石毅有些疲倦,有些心不在焉,放首歌调节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音乐一响起是黄家驹的《光辉岁月》,“一生经历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以改变困难...”南非的民族独立不也是一段艰苦卓绝的奋斗吗?一个民族的独立与自由得用多少人的血与泪作为代价,比起这些,眼前的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渐渐的石毅好像也不那么悲观了。汽车还在行驶着,终究到终点,而自己也正在回家的路上,依旧豪情万丈,这些年,风雨无阻,接下来,仍然风雨无阻。

路晓洗漱完毕,拿起手机,看着石毅的信息,穿着睡衣靠窗边坐着,出神的望着窗外。遥远的思绪在继续飘渺荡漾,这些年,路晓逼着自己一步一步承接着命运给予的所有刁难,一步一步咬紧牙关往前走,从来不允许自己回头,后来,连婚姻也是一场赌注。路晓没有想要伤感的意思,这些年的一个人面对的风风雨雨,早已经使得路晓不再去感伤那些爱恨情仇,不知道是默许了、麻木了、不愿追究了还是仍然惧怕这那种疼痛,爱而不得、愿而不能的疼痛。路晓想起昨晚自己见得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真的迟到吗?那个男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里的试探,甚至有些轻蔑,又想到自己的回击,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余生跟谁过,这个问题她思考了千遍万遍,谁能保证你心心念念爱着、时时刻刻惦记着、捧在手心里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个男人就能无时无刻懂你所有的幸福与苦难、就能包容你所有的小情绪与坏脾气、就能原谅你这些年所有的容易与不容易陪你承担、共同走过每一次风雨,并保证在此后的岁岁年年视你如初,那么,有时候,不管是事情还是情事偏功利些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不费心不劳神,挺好,路晓觉得挺好。路晓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她住进来快两年了吧,来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除了简单又必要的家具外,路晓不愿意仿佛也没时间添置整个需要占据多余空间的东西。路晓顺势爬上床,拿起床头柜上的书,李泽厚的《美学三说》。路晓习惯性的看看书,来驱散一天的劳累,平衡一天的精神状态,换言之,这也是一种催眠的方式。

回到家里,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石毅开了灯,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自己坐在的沙发上,浅浅的押了一口,斜躺在沙发上,凝神静思着。他想了想今天的一天,想起项目E部的汇报,又想起了路晓,思索了一会儿,便打开手机,翻出老赵传过来的关于路晓资料的简讯,看着手机上路晓蓝底寸照的电子版,这应该是她好几年前刚毕业的时候吧,清澈的眼眸,干净的眼光,同样严肃的脸上挂着礼节性的微笑,这个女子没有二十岁出头的轻松愉悦,倒是多了几分似乎负重前行的沉稳,然而,石毅并不是个多愁善感感性至上的人,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早已磨灭了那种喜欢并热衷沉迷于矫揉造作情感的一面,他对于这些早就无动于衷甚至有些蔑视,如果涉及到自己甚至还会提防小心,换言之,他已经是一个较为成熟的商人了,那些属于十七八岁二十一二岁的纯爱在他的认识里已经被肢解了很清楚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早已明晰的不能再明晰,那属于青葱岁月的悸动与感怀已经不能在打动自己半分,最最关键的都是,他觉得这样很好,大家都是成年人,以成年人的视角看待和处理问题。他从内室抱出来毯子盖在自己身上,自己也顺势斜躺着,接着往下翻,当看到路晓参与过关于新课改下某学科学科能力体系的构建与实践课题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石毅停了停,马上登陆路晓以前工作的事业单位的官方网站,查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