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契约婚姻之美丽人生

第九章:石毅跟踪路晓

契约婚姻之美丽人生 路青染 2417 2017-05-13 11:09:18

  石毅用力往自己这边一拉,路晓撑不住这么大的劲,往回跌倒在石毅的床前。把自己的胳膊和腿撞了个半红不紫。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眼神冰冷的仿佛那是别人的上一样,她看着眼前躺着的这个男子,现实冷漠接着变得事不关己,石毅一直重复的嘟哝着那么两句话:“路晓,我喜欢你.......,路晓,对不起......”

路晓看着床上的那个人,有些厌烦的准备再次起身,在不经意的瞟眼间看见石毅的眼角有眼泪流出来,像极了他,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生气,也开始隐隐作痛,她站直了撇过脸去,不愿意在看石毅半眼,倒是打量着这房间,然后径直向着电脑走了过去,困意袭来,伸了伸懒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不知所以的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醒过神来,又想起房里还有一个醉鬼,又把窗户关上,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关了,唯独开着电脑前的那一盏,打开电脑,接着完成自己的预案,可能是太困的原因,竟然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石毅醒来的时候,正准备做起来,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腹中有种绞痛,他使劲的按了按自己的头皮,准备起身去接杯水喝,刚坐稳了,睁开眼,看见熟睡在电脑桌前的那个女该,心中想起昨晚的事情,看着路晓,他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升起一股柔情,愣了会儿神,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就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准备去给路晓披上,刚走到她面前,似乎才恢复了自己的嗅觉,就觉得好大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他先闻了闻自己,发现自己的一身真够臭的,又看了看路晓身上的污迹,觉得有些愧疚,看着指示灯亮着的电脑,便轻点了一下空格键,看着路晓的刚写下不多的预案,便直接在旁边也做了下来,细细的学习完。之后便匆匆的洗漱完,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服装袋和一盒早餐,他把它们放在柜子上,拿起其中一个服装袋去了洗手间。

路晓听着哗哗的水声,也跟着醒来,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强支着身体,坐了起来,腿部传来一阵痉挛,痛的陆晓紧闭着双眼不吭声就是不吱声。她试着站起来,一不小心又跌了一下,这时石毅刚好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他眼明手快,一把上来扶着了她,路晓顺着跌坐在垫子上,手不小心处着鼠标,看着昨晚自己写的文档,认真的盯了盯仿佛回顾着什么,继而转过脸来,又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在等着什么,在询问着什么。石毅有些局促不安起来,接着尴尬地说:“那个,昨天晚上辛苦了,我醒来看见你正在睡,准备给你添件衣服,却发现昨天吐了你一身,就出去给你带了一身,要不你先洗个澡,先换换,哦...那个我在外面等你。”

路晓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电脑,明显的在询问着什么。石毅故意躲开她的眼神,路晓看的有些失望,干脆收起的自己的眼神,拿起自己的手机,冰冷的说:“好了,我先回去了。”

“要不......要不换了衣服再走吧。”路晓没有搭话,往石毅一边侧了一下,出去了。

路晓出去,径直上了一个出租车,石毅眼珠转了一圈也跟着出去,远远的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今天是周六,但是路晓下午约了部门的人喝下午茶,说是开下午茶,其实就是一个关于手里面正在进行项目的会议,或者是沙龙。路晓简单的洗了个澡,捡了一套衣服达拉上便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的凝神奋思起来。石毅到了小区门口,也跟着前面的人走了进去,然后暗暗的记下路晓家的详细地址,便乘电梯在下面等着。

路晓写完预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喝完,选了一件银灰色泰式改良版的长裙,搭上一件纯色白T恤,换了一双淡粉色简易高邦拖鞋,戴上一顶宽檐儿海边帽,拿上包包下楼去了。正在发愣的石毅远远的看见走来一位清雅的女子,看了半天察觉出来是路晓,他按捺住自己的心动往边上躲了一躲,又跟了上去。

路晓来到一家环境和装饰还不错的小院,走了进去,穿过曲折的长廊,映入眼帘的一大片空的草地,上面稀稀拉拉的搁着几处桌椅,尽出摆了很多新鲜的瓜果蔬菜,还有好几套微型的厨具。路晓走到一处已经聚了十几个人的地方,亲热的给大家打完招呼放下东西,说:“你们先坐着,我先去阿伯大声招呼,一会儿就来。”

“大姐,我阿伯呢?”路晓绕过长廊的柱子,看着正在整理菜品的一位三十多快四十岁的妇女,亲切的说道。

“他呀,在里屋呢。”中年妇女把头发胡乱的别在头后,穿着棉麻无袖的花红衣裳和黑色阔腿裤,高高的鼻梁上斜来的刘海映出了一份精明能干气儿。

“好勒,我给阿伯带了些他爱吃的绿豆糕,这天热,吃这个消消暑。”路晓体贴的说。

不等大姐回答,路晓已经迈着轻快的步伐转过里屋去了。大姐在后面笑笑的跟刚端着菜过来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说:“晓晓,可真是一位好姑娘,体贴,会惦记人,嘿...嘿...”

“阿伯,我给你带绿豆糕来了。”伴着珠圆玉润的声音,路晓已经来到了老伯跟前。

“你看你,来就来了,还带东西,这东西,叫你大姐她们去买点回来就是了。”老伯嗔怪的说道。

“阿伯,大姐买的是大姐买的,我带的是我带的,不一样呐。”路晓捏着阿伯的肩膀说。

“嘿.....嘿.....晓晓啊,你就是心好。什么时候也该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了。”

“阿伯.....”路晓有些撒娇的说。

“好....好.....,阿伯不说,不说,啊—,呵呵呵呵。”老伯倒也乐呵,又说:“晓晓,这次又带着自己的小战队儿过来的吧?”

“是呀。”

“你啊,是个干事的姑娘,对人也诚,你上次的项目进行的怎么样了?”

“还挺顺利的,还得感谢阿伯,上次您帮忙指点了指点,还真发现我们的后台程序调整了过去,学校测验那边反应好多了,与学校的接洽性能好多了,老师们都反应好用多了。”

“嘿....嘿....,你这丫头是个想做点实事的人,不着急,不着急,慢慢做,罗马不是一天修好的,还要多关注一下项目环境,要做好是随机应变的准备,软件的定位要处理好单一与多能之间的关系,做好兼顾,万不得已不要丢车保局,另外,步子要先稳。”

“是,阿伯,阿伯,那我就先过去了?”

“好,好,去吧,把我推倒窗边,你就去吧。”

“哎,好勒。”说着,路晓把老伯的轮椅推到窗前调整了位置,正对着自己的小团队,好让他能远远的看着自己,然后出去了。

石毅看着这小院,穿过长廊,并没有去到草地上,而是去了厅里,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正好能够瞧见路晓,又不至于暴露,点了一杯素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环球人物杂志》,翻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