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色盲

第三章

色盲 张羽仙 2605 2017-04-21 22:20:36

  (九)

每年暑假,环隆市十里区移动店,都会到各个高校招做暑假工的学生。一个很巧的意外。李丹和秦仙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假期。也是在那个暑假,秦仙追的李丹。

李丹:以前谈过恋爱没有。

秦仙:没有。

李丹:这么说,我是你的初恋。

李丹:在大学这么久了,怎么都没谈过了。我大一的时候,谈过一个,后来分了。

李丹:你都不好奇,怎么分得了。

秦仙: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丹:你好吸取吸取教训了。

秦仙:明天我要去看一个人,你去不去。

李丹:谁啊。

秦仙:李云。李盛安他师父。上次给我们算卦的那个老头。

每一个女生,喜欢上一个男的,都会有一样原因,对于秦仙,李丹说,他就是一场梦,一场少女,对于爱情最纯真的梦。

(十)

商丘医院,307室住着一个神算子,这个神算子的师父,曾经算出赫鲁晓夫什么时候死。他就像一个阎王一样,赫鲁晓夫没有多活一刻。这件事被传得神乎其神,算卦的好多都说是他的后人。在整块华夏大地,只要是做易经风水这块的无不知道此事。

当年李云的师父,不过是算到赫鲁晓夫哪一月死,具体日子,时刻均未算到。但是很多人都要一个神人,一个能前知五千年,后知五千年的神人。他必须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李云在商丘医院里,整理着56年到90年期间,各个地方的材料。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他做得研究。这个老教授做了四十年学问,教了四十年书,到老了,叫他放下,比登天还难。

那天秦仙和李丹去看那个教授的时候,他还在研究着,他上个月,走遍秦南省找来的资料。

李云并不想住在这里,但是他的儿子希望他住在这里,他的朋友们希望他住在这里。李丹问过他的儿子,教授怎么会得抑郁症。他的儿子答到:“因为曾经,我爸他眼瞎了。”

李云的抑郁症,很严重,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自杀倾向很严重。他的儿子一直去试图寻找原因,可是越接近,越是不敢面对。他曾无数次地站在答案的门外,就差走进去,可是怎么都进不去。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李丹的人带他走了进去。

他才开始正式一段任何人都不能去触碰的历史。那年是1989年。

1989年的天空是血色的。那个血色的天空让一个中年人患上了抑郁症。也是上天的惩罚,在往后的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他的抑郁症从没有好过。

(十一)

婚姻核心是决定婚姻走向的最主要要素,在各种各样的婚姻之中,我更愿意将一场婚姻精简到两个人一男一女。在过去女人要相夫教子,婚姻的核心毋庸置疑就成了男人。而近现代由于经济的改变,男人不再像过去那样能成为这个核心。但是也有很多家庭,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成为婚姻的核心。一旦核心的不明确,那一场婚姻的尽头也就不远了。

——秦仙2014年暑假作业《现代婚姻哲学》

“司令啊,来看看你的学生写的暑假作业,这是被逼着去相亲了,还是怎么着了。”

司令:“写得挺好的了,你不觉得吗?”

2012级辅导员:“这只是跟那些成篇成篇抄百度的同学比,像这种东西,达不到学术论文的标准的。”

司令:这么多年,学院对任何人的文章的要求,最高的就是学术性,学术性的语言,学术性的表达,学术性的思维。大学好像就是一个为了学术而存在的地方,好像没了学术大学就不应该存在一样。

李云:大学就是一个为了学术而存在的地方,在这里一切成果的展现方式就是学术作品,都不要学术了,还要大学做什么。王博文人呢。

(十二)

王博文:知道我为什么,放着万贯家财不要,跑到这里做一个大学的里一个学院的书记吗?我曾经一个农村人,我最怕的是穷,现在我依然穷。

刘远山:你可不穷,一个有几百万存款的人,算穷吗?

王博文:几百万,算个屁了。有用吗。你刘大老板现在多少身家,几千万了吧。

刘远山:王教授,几千万对于你来说是小意思,如果不当这个学院书记现在你有几个亿了吧。既然选择了权力,就要适当放弃金钱,又有权,又有钱的人,会遭多少人恨了。

王博文:远山啊,你在环隆大学也待了十年了。难道就对权力没有动过心吗?

刘远山:权力吗,拿了权力不也只是一把枪吗,别人指哪,你打哪,你能改变吗?你也知道我在环隆大学待了十年,也在环隆赚了十年的钱。这也得感谢那瞎眼的猎人,还有不会拐弯的子弹。王教授,当了那么久的枪,你就没感觉有过什么地方不对吗?

王博文:刘远山,像你这样的人,是这场错误的狩猎之中得到利益最多的人。

刘远山:所以我就压根不适合做学院领导,你也不用逼我,像我这样的利益获得者,在当学院领导的话,中国的未来还要不要了。

王博文:远山要不要一起去吃顿饭。

刘远山:我还有生意要谈。开学了,很忙。

王博文:你的师父请的。

(十三)

刘远山拥有环隆市最牛逼的考研培训机构,同时这个机构还办有英语培训,留学服务等项目。自从环隆大学毕业后,他刘远山就吃这环隆大学和他的学生们,一吃就是十五年。在环隆市没人认新东方,第一想到得就是他刘远山的“宋明”。

刘远山在大学期间拜了一个师父学习算卦和风水。他在听了那个风水老师讲得四五个星期的课之后,又到图书馆里翻了一些书籍,自学了一些,看完就跑到十里区当时最热闹的南长街坐了一下午,那个下午,他赚到了一百块,在南长街看了又看,看中了一件衣服,试了又试,最后把那一百块打回了家。

毕业之后刘远山没有像他的那些师兄一样去香港。而是留在了环隆大学。转眼这个男人三十八了。王博文快退休了,整个院里最适合接他班的就是这个没当过任何干部,家财千万的刘远山。

今天,他的那个师父,突然之间请吃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好日子。但是那天确确实实不是什么好日子。

酒喝了几口之后,李云说道,你们交出来了一个很复古的学生,现在书生意气这么浓厚的学生并不常见了,可是你们教出来了。

王博文:我现在没有教书,是谁我也不知道。

刘远山:李盛安吗,听人说,是你的关门弟子,可是那个家伙可滑了,哪有什么书生气。

李云:秦仙。

刘远山:那家伙我知道,是一个书生气很浓的家伙,可是不是我们教出来的,是他的高中老师教出来的。我上课,讲十句他至少有一句不同意。有一次上课,我讲王阳明是给王八蛋,结果他站着上了二十分钟的课,下课了之后他找我理论了二十分钟。

王博文:你就不压压。

刘远山:只是那家伙和当年的我们很像的。他的书生气越重,我越是怀念了。师父,说他干什么。

李云:今天想跟大家说说理想。上个周照顾我的护士来给我送药,她说,真不知道现在中国的大学毕业生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现在的大学还扩招个什么。当时那个小兔崽子也在,兔崽子说,大学是国家对全天下寒门的承诺。

刘远山当时心想,他这个师父,肯定没吃护士送的药,吃了六十岁了,就不会跑到这里,跟着一个五十岁和三十七岁的人,谈什么理想。理想早被社会给抹平了,现在的刘远山只剩下抱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