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不灭元素

第五章 袭击

不灭元素 13014970218 5969 2017-04-26 23:41:10

  自中部要塞哈尔斯齐重镇沦陷之后,塔兰斯不断把它的魔爪伸向其他地区,恶灵兵团的出现让南部联盟的军队十分头疼,除了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在对抗中取得有效战果之外,普通的兵器对它们根本无法奏效。

在对抗了几个月后,恶灵兵团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而魔法师阵营这边伤亡却在与日俱增,这样下去,战败是迟早的事。

这件事让魔法师联盟非常恐慌,他们决定派人去敌区收集情报。

起初,他们也曾派出一些出色的的魔法师潜入塔兰斯内部去侦查。但是每一次行动都仿佛被敌人知道了一样。要么是被发现,无一人幸免,要么就是收获很少,基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魔法师工会高层不得不秘密召开会议,一致认定魔法师工会内部有内鬼,并且身份还不低。

为了避免出现人心动荡的局面,魔法师工会一方面在内部彻查内鬼,另一方面从联盟中招人,组建新的魔法师分队,用来弥补减员的情况。

……

中部小镇诺玛尔德,两面环山。这个小镇目前还没有受到塔兰斯的侵略,镇上呈现出和平有序的面貌。

这个小镇物产丰饶,为前线不断输送物资,因此这里周围一代也驻扎着部族和魔法师工会的部队

他们的任务是确保经过这里的物资安全通过。

今年他们决定在这里招收一些有学习魔法潜质比较好的人,组成魔法师任务小分队,执行收集情报的任务。

……

夜晚的小镇和其他地区不同,这里的晚上依旧保持着白天的人流,显得格外热闹。

在一家旅馆中,一个小女孩在柜台上接过客人的银两后,继续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算着账簿,时不时伸一会懒腰,脸上带着困意。

“香儿,过来帮一下忙,把这些饭菜端给那四个客人!”厨房里面传来她父亲的声音。

“知道了!”明为香儿的小女孩放下手里的账簿,略有些无精打采的向厨房走去。

“香儿,在坚持一会,今天就可以打烊了。”一个身穿淡蓝色裙子的少女在收拾客人吃完后的餐具,顺便对着她微笑道。

“嗯!”香儿对着她点了一下头。

……

“好困啊!月姐姐,我想睡觉。”香儿将收拾好的餐具放到她面前。

“你洗完澡后就去休息吧!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这些盘子我来洗就可以了。”娜兰月接过她手中的餐具,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有些心疼。

“我知道除了父亲外,月姐姐对我最好了。”香儿用清澈的双眼看着她,眼里隐隐露出一丝感动。

“对了,明天镇里面的魔法师分部要收人学习魔法,月姐姐你会去吗?”香儿好奇的来到她身旁,拿起一个盘子刷洗,顺便与她最亲的人聊一下话题。

“我没有什么学习魔法的天赋,对学习魔法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兴趣。我父母在十二年前去世后,是叔叔收留了我,这些年来我和你们住在一起,过得很开心,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娜兰月将手里刷好的盘子叠好,侧目笑了一下。

“香儿,你如果想学习魔法的话,你可以报名试试。”

“那店里怎么办?父亲和你有时候都忙不过来。”

“你就放心的去吧,你的那一份,我也会帮你做的。”

“我不去,与其被那些凶巴巴的家伙训练,我宁愿被你责骂。”香儿低着头,把洗好的盘子放在橱柜里面去。

听到此话,娜兰月愣了一下,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有了母亲的香儿,这些年来都是她一手在照顾,亲眼看着她长大,香儿也把她当成了最亲的人。

“晚安,月姐姐。”香儿带着疲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要好好休息哦!”娜兰月将整理好的账簿放好,眼里带着关心看了看她。

“这些年你一直在照顾着她,辛苦你了。”香儿的父亲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他虽然只有三十来岁,貌似是患了什么病,整个人和五十多岁的人没有什么俩样,白发已生半鬓。

“这是我的分内之事,叔叔,你也快点去休息吧!”娜兰月说完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明天的魔法师分部报名,你想去就去吧,别惦记我这把老骨头,外面才是你的世界。香儿我会照顾好她的。”

两个人互相注视了一会,娜兰月没有说什么,走进自己房间后,在他的视线中将门慢慢关上。

娜兰月走到窗边,拿起一个装有水的杯子,杯子里的水被她手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瞬间变成了冰块。

看着这结冰的杯子,她心里面也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

这些年来,她一直不敢在别人面前使用这股力量,害怕这个镇子上的人会把她当成异类,担心会拖累她的叔叔和香儿。

……

第二天清晨,很多人就围聚在镇上的广场附近,那里正准备举行魔法师报名。

魔法师受到的待遇比普通的军队要好得多,一名准魔法师成员可以在分部和总部那里学习更高深的魔法,每月获得的薪金和待遇就更好。

但现在他们在对抗塔兰斯,随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尽管如此,成为一名高贵的魔法师依旧是很多人的目标。

旅馆中,娜兰月依旧在做着日复一日的事,客人离开后,她要收拾好桌子上的餐具。

正当她收拾好后,准备转身离去时,身后来了几个穿着魔法师红色制服,披着斗篷的人。

“让这家旅馆的主人出来!”最前面的那个人对着娜兰月喊道。

娜兰月的叔叔略有些慌张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不知几位大人有何事。”

“这家旅馆今天不准任何人进来,我们包下这里一天,这是给你们的金币。”为首的那个人将一袋金币随手扔在桌子上,然后带着几个手下出门离去。

“叔叔!”娜兰月喊了喊有些不知所措的他。

“月儿侄女,我感觉我们摊上事情了。”

“这怎么说?”

“这只是我的个人感觉,但愿是错觉吧!今天就暂时不开张了,照那个人说的做吧!”他说完叹了口气,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和香儿有事的!”娜兰月看了看桌子上的那袋金币,随手将它拿起。

……

夜色逐渐笼罩整个小镇,很多旅馆都显得格外热闹,唯独香儿这家旅馆一直是很安静。

“月儿姐,今天为什么不开张了?”香儿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翻看着桌子上的账簿。

“等下会有一些大人物来,他们已经付给了我们一大笔钱,我们今天就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暂停开张了。”娜兰月将沏好的茶倒进茶壶里面,这是她用来招待晚上来这里的神秘客人。

“这样子啊!对了,今天的魔法师报名参加,你去了没有?”香儿用好奇的眼神看着她。

娜兰月泯了一口倒出来的茶,摇摇头。

“茶已经可以了。”

门外忽然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当他们迈进旅馆门口后,娜兰月一眼就认出了是白天的那几个人,不过此时他们的人数增加了三个,白天来这里办事的那几个人现在跟在他们后面。

“我们叫你们办的事情弄好了没有?”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

“很好!让她们准备些茶点,退下吧!”

“是!”

“你们弄一些茶点送上三楼去,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吩咐完之后,一行人便向楼上走去。

“月儿姐,他们神神秘秘的,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事情就不用我们去管了,你回去休息吧,我把这些茶点端给他们。”娜兰月把茶点打理好后,朝楼上走去。

……

两个时辰后,一行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旅馆,消失在黑夜里面,娜兰月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

小镇几里外,树林中,一伙人从黑夜中出现,他们正是从旅馆出来的那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密封好的卷轴。

“发信号给彻德斯!告诉他情报已经弄到手。”

“是!”那个人接过递来的卷轴,向着小镇以北赶去。

“等着吧,过不了多久这个小镇的物资就是我们塔兰斯的了。”说罢他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然后带着众人消失在了树林中。

小镇以北数十里的一个城镇里面,驻扎着数千塔兰斯的军队,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浑身散发着黑气,心智被控制的恶灵兵。

大帐中,一个披着灰褐色盔甲的人拿着传上来的卷轴,打开查看,而后脸上显露出一丝得意。

“彻德斯,事情都办妥了?”一男一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雅莉莎,亚葛兰两位大人,属下已经将小镇这一带的情报收集到手了,击溃魔法师的防御部队指日可待。”彻德斯弯着腰对她们毕恭毕敬。

“彻德斯,你什么时候发兵,我们两个人停留的时间可不多。”

“明晚我会让内线在城中制造混乱,一举击溃他们。”

“若是出现元素持有者的阻拦,发信号给我们二人即可。”说完两个人便消失在了营帐内。

“架子还真是大,等我拥有了元素之力,我岂会俱你们。”说罢把卷轴随手扔在桌上,这些年他被二人呼来唤去,好处没多少,反倒是吃了不少亏,心中对他们二人又恨又惧。

“来人,传令下去,明晚袭击诺玛尔德镇。”

“是!”

……

夜色再一次笼罩着诺玛尔德镇,黑暗中,一些人影在山峦中穿梭。

他们是魔法师工会的巡查小队,负责夜晚巡逻。

“这里已经半个月没有恶灵兵来袭扰了,会不会他们已经撤离这里了。”小队中的一个人蹲在树干上,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管他们有没有撤离这里,在下一班巡逻队接替我们之前,继续保持警惕。”一个身上披着披风,袖子上带着魔法师分部徽章的人小心的探查着周围的一切。

他的实力在整个小分队中最强,担任队长一职。

“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这里来了。”他下令让队员们都集合在一起。

四周,密密麻麻的红点向着他们包围过来。

“是恶灵兵,我们被包围了,赶紧给分部发信号。”

“是!”队里一个队员赶紧施展联络魔法,但下一瞬间,他的脸上充满了不解和恐慌。

“怎么了?”全队的几个人都在注视他。

“这里好像有结界,我们的联络魔法失效了!”

“没别的选择了,我们只能拼死一搏了。”说完他率先朝着红点冲去,后面的队员们一咬牙,紧跟在他后面。

夜空之上,两个人在观察着下面的一切。

“雅莉莎,你的结界还真是管用,让对方首尾不能相顾。”

“彻德斯那个没用的家伙就是对自己过于自负,几个月都拿不下这块地区。”雅莉莎冷冷的注视着下面被恶灵兵不断侵占的区域。

“沐流觞,何必躲躲藏藏呢,凭你一人之力,你救不了他们。”雅莉莎说完一个瞬影便出现在了树林中,将正在救人的沐流觞拦截了下来。

“真是老冤家呢!这些结界是你搞的鬼吧!”沐流觞放下手中的小分队伤员,随手将靠近的几个恶灵兵用土元素压得粉碎。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打得我吧,即便你们二人联手,对我胜率也不大。”在沐流觞的操控下,脚底的地面在不停地发生震动。

“反正我两人的任务只是协助彻德斯那家伙扫清障碍而已,而你自会有人来收拾。”说完便转身消失在了树立中。

看着漫山的恶灵兵在结界的掩护下将魔法师的防线不断侵蚀殆尽,沐流殇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必须让镇上的人尽快撤离,塔兰斯在分部内肯定也有内应,不然不会败得那么快。”

“驭土之术!”沐流觞在恶灵兵袭来的途中,用土元素构筑了厚厚的城墙,将它们拦截了下来。

“沐流殇,你这老好人的习性这么多年还是没什么变化,既然你执意与塔兰斯作对,那我便替职权者阁下除掉你这个叛徒,让你和你妻子在黄泉下团聚。”一个全身散发着黑气的黑色斗篷人突然出现他身后,周围数十米的草木皆被黑气侵蚀,化为黑粒的粉尘。

“为了杀我一个无名之辈,竟然连弑月七刃中的人都派来了,真是看得起我呢!”

“无名之辈?当初你也是七刃中的一员,可你却选择了反叛。”

“你的土元素我今天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说完瞬间闪现到沐流觞前面,用鹰爪般的手势向他的喉咙袭去。

“分身!”被他抓中的沐流觞并没有血迹,而是化为一个泥土人像。

“刚才还真险!差点丧命在你手里。”沐流觞落在不远处一块巨石上,脸上带着凝重。

“哼!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黑色斗篷人随意的将土人像拍得粉碎,手中出现一把黑红色的镰刀,向着巨石上的沐流觞砍去。

“看来今天真是晦气!”沐流觞将自身土元素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和黑色斗篷人在夜空中对峙起来。

……

沐流觞被牵制住,恶灵兵和塔兰斯的军队长驱直入,逼近诺玛尔德小镇最后的防线。

小镇的最后防线,连接着高级魔法术“天门”而构筑的城墙。

“大家快施展魔法,将那扇天门关上,不能让塔兰斯他们冲过来。”魔法师分部的首领指挥着高层人员来到魔法阵阵眼中心,开始布阵施法。

天门其实是保护诺玛尔阵和周边地区的屏障,遇到危机,高级魔法师们便可以发动阵法,使这一代区域的生灵免于灭顶之灾。

在魔法师分部高层人员的控制下,阵眼中心一股能量直冲云霄,能量自中心缓缓散开,在周围形成一层防御屏障。

就在屏障即将完成的时候,高层中的三个人突然脱离阵眼,以瞬雷不及掩耳之事将其中的几个人打伤。

失去控制的阵法对其余的人都造成了不小的反噬,一个个都吐着血沫,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三个和他们共同处事的同僚。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意欲何为?”魔法师分部的首领扛着严重的内伤,艰难的站起来。

“不愧是首领,被大阵反噬竟然还能站起来。无妨,既然你们都快要死了,我就让你们看看我们的真面目吧!”说完,他把手伸到耳边,在受伤众人的震惊中缓缓摘下自己的人皮面具。

他身后的两个人也和他一样,将面具摘下。

“没想到你们潜入进来,长达数年,我们居然都没有发现!我这个分部的首领真是失败。”内伤加上气血攻心,嘴里又吐出一口血沫,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在你们临死之前,好好看看你们生活的地方吧!”为首的那个人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注视着他们和被恶灵兵洗劫的城镇。

……

“看来这里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有几股很强的气息。”一个穿着一袭白裙的少女随手将蜂拥而上的恶灵兵打得粉碎。

“还是先救人要紧!”千莲将自己的细剑显现出来,朝着魔法阵天门赶去。

在千莲赶去魔法阵天门救援的时候,一股丝毫不比她弱的力量在小镇中蔓延开来。

娜兰月,她正是处于这股力量的中心,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杀意。

在她周围,凡是靠近的恶灵兵和塔兰斯军队都会在寒气中冻为冰块,最后成为碎片消散在空气中。

在她的怀中,躺着一个昏睡着的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刚刚目睹了父亲在旅馆中被残忍杀害的惨景。

“香儿,即使沦为魔鬼,我也会保护好你的。”娜兰月看着怀中昏睡的小女孩,在再看了看周围被杀戮倒在血泊中的人,眼神有些恍惚。

“你没事吧!”千莲出现在她身后喊了一下。

“这个小女孩手臂上有伤,伤口被黑气侵蚀,得快点治疗。”千莲来到她面前,将自己的光元素缓缓注入小女孩体内。

一缕黑气自她的伤口中慢慢冒出。

“你也是元素持有者吧!”

“嗯!”千莲点了点头。

“我想把她暂时托付给你,你现在快带着她离开这里,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我会去找你的。这件事对我很重要,非做不可。”娜兰月眼里带着凄凉看着她。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千莲心里知道她留在这里想要做什么,所以才委托她带着这个小女孩离开。

千莲接过她怀里的香儿,身形化为光点消失在城镇中。

“塔兰斯!我娜兰月定要你付出代价!”双眼通红的娜兰月体内的力量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

整座城镇内外涌进来的恶灵兵和军队在一瞬间都被冻在了巨大的冰山中。

“这股力量是……元素持有者!”天幕上沐流殇满脸震惊的看着这股爆发的力量。

“此人留不得!”正在与沐流殇交手的七刃一员随手将受伤的他打退,转身朝着地面上的娜兰月冲过去。

“算你们走运,等会回来再除掉你们几个老家伙。”正打算除掉魔法师首领和分部成员的那三个人也带着属下前去截杀娜兰月。

“我们也去吧!那个女的气息很强,现在不除掉她,以后会成后患。”雅莉莎脸上带着凝重看着她。

“走吧!”亚葛兰先她一步冲下去。

“那么,杀戮开始吧!”娜兰月看着围来的众人,眼里非但没有恐惧,反而充满了嗜战的欲望,异常的兴奋。

城镇几十里外的一所小房子中,千莲将怀中的小女孩轻放在床榻上,并在她周围布置了一层结界,而后化为光点向着小镇的方向赶去。

娜兰月知道自己此战凶多吉少,便把香儿托付给了出现在小镇中的千莲。

“我答应过你会照顾好这个小女孩,但你千万也不能有事!”千莲在心底默念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