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不灭元素

第十一章 亲人

不灭元素 13014970218 3128 2017-05-12 08:47:32

  塔兰斯总部坐落于离大陆中心七百里外,耗时十数载,花费了无数的财力物力,规模宏大,可以容纳数十万军队驻扎。

而亲自督建此城的是弑月七刃中实力排在第二的隆达斯。据说建成此城的时候,民工的尸体堆积如山。

建城的劳力,有十分之二来自塔兰斯境内的强制征发,其余的十分之八均来自于凡迩勋提供的奴隶。

而这些所谓的“奴隶”都是在战争中失去家园,流离失所的周边部族居民。

如今,亚尔特和塔兰斯首领威里斯为了扭转战争的局势,决定在占领区域中构建军用城镇,一步步向南推进,企图将隐藏起来的不安分因素全部抹去。

塔兰斯总部城中,隆达斯带着几个手下在巡视,今天轮到他值班,负责总部外围的保卫。

弑月七刃的职责是保护塔兰斯首领的安全,因此每天必定派遣其中一员来带队巡视。

前方走来的三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不是凯捷、雷煞吗?听说你不仅任务失败,损兵折将,更是被元素持有者娜兰月打成重伤,这回你在七刃中算是出名了。”隆达斯背后搭着双手,眼中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雷煞的行动失败给此时的他带来了些许乐趣。

此话一出,原本心里就烦闷的雷煞像遇到烈火的干柴一样,怒火中生,失去理智的他用覆盖着黑炎的拳头对着隆达斯轰去。

“喂!别动不动就这么暴力,好不好。”隆达斯将他的一拳接下,用红色的能量覆盖双臂,在雷煞的惊愕中,将他的黑炎缓缓消散掉。

“哼!”隆达斯将他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一圈,最后一掌打在他的胸膛上,雷煞有些狼狈的落在地面上,“噌噌噌”的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在地上。

“噗!”一口鲜血自他的口中吐了出来,愤怒的雷煞眼里带着不敢注视着隆达斯。

“雷煞大人,您没事吧!”跟在后面的雅莉莎二人看到雷煞瞬间落败,顾不得心里的恐惧,赶紧上前去扶着他。

“放开我!”雷煞被二人搀扶后,从二人手中挣脱开来,用手将嘴角的血迹擦掉。

他知道此时他的实力还比不上眼前这个在七刃中排名第二的人,加上之前和娜兰月打斗中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现在和他硬拼,完全没有胜算,只能把失败的滋味强忍吞进肚里。

“好好养好你的伤吧!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不配和我打!”在羞辱了他一番之后,隆达斯带着手下从他面前扬长而去,只留着脸色铁青的雷煞和雅莉莎二人。

“隆达斯!终有一天,今天的耻辱我会数倍还给你!”雷煞在心底默念道,有仇必报是他的性格。

“你很不甘心今天受到的耻辱吧!凯捷、雷煞。”正当雷煞还处在失败中的心绪时,他身后传来让人酥麻的女子声音。

一个穿着翠绿色紧身衣,衣领前略有些暴露,一头及腰的紫色长发的女子向他们慢慢走过来,一边把玩着手里绣有秀丽花纹的蒲扇。

“是你!水月幻蛇,兜菊!”雷煞盯着这个向他走过来的女子。

她就是现任水元素的持有者,弑月七刃中排名第六。

自从在矿场中和千莲交手之后,由于任务失败,被召回到塔兰斯总部城中待命。

今天的这场战斗被她暗中偷窥,对于气焰接连被挫的雷煞,也许现在有了和他站在同一条线上的谈判条件。

“你来这里干嘛!是不是想痛打落水者!”雷煞没好脸色的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她,带着两个属下从她走过。

“你就甘心这样一直活下去吗?我们来谈一把交易如何?”兜菊侧目看着离去的三人,嘴角边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怎么个交易法?”雷煞停下脚步,想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这里人多眼杂,等你伤势好得差不多了,我会去找你的,到时你不要将我拒之门外就好。放心,报酬会让你满意的。”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

南方距离魔法师工会总部不远的一处小镇中,一个一袭白色长裙的女子和一个小女孩在人群中穿梭,小女孩对街上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心,拉着女子跑来跑去。

“蕾姐姐,这是什么石头?好漂亮!”女孩来到一家玉石店,把货架上一块雕琢精致的翠绿色石头捧在手心里,用清澈的双眼看着它周围。

“香儿,别乱拿这里的东西,这是翡翠,价格很昂贵的!”千莲担心她不小心会摔坏这块价格不菲的玉石,将她手中的玉石拿过来放回到摊位上。

“这位姑娘真是天生丽质,这块玉石和你真是搭配,这样吧,这块玉石四十万金币卖给你,如何!”摊主心怀鬼胎的看着眼前二人,想狠狠的从她们捞一笔。

“四十万金币!你这是在打劫啊!这么一小块东西也能值那么多!”香儿指着那块重新放回到架子上的翡翠玉石。

要知道,南方这里出产翡翠的地方也有很多,雕琢细致的也不比眼前的这个少。

玉石同行的增多,加上战争,让这个翡翠市场的销路利润减少了四成以上。

“三十五万!三十万!……额!你们……”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香儿便拉着千莲的手迅速走出了店门。

“蕾姐姐,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给你惹了不少麻烦。”香儿低着头,情绪有些低落。

“香儿,以后要好好的控制一下你的好奇心才行,不然的话,你不仅是给我惹麻烦,也会给你的月儿姐惹麻烦的。”千莲没有去责怪她,临走之前,她答应过娜兰月要好好照顾香儿。

“我知道了。”香儿说话间将千莲的手握紧了几分。

“前面有家旅馆,我们今晚就在那里过夜吧!”千莲看着连日赶路而有些消瘦的香儿说道。

“我肚子好饿!”香儿有些委屈的用手捂着小腹,小腹中突然传来的咕噜声让她更尴尬了。

千莲用手捂着嘴,“噗呲”地笑了一下,而后牵着香儿的小手向旅馆中走去……

入夜,疲惫不堪的香儿在柔软的床榻上沉沉谁去,不经意间把被子翻到另外一边去。

千莲将她摊开的被子重新盖回到她身上,然后来到窗边,看着这小镇中的夜景,心中突然多了一些感伤。

小的时候,她和千龙一直喜欢逛热闹的夜街,而今只剩她一人在观赏。

“等香儿的事情解决后,千龙的事也不能继续拖下去了,不知道他回到族中了没有!”千莲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收到大伯的危急信号,这让她心里踏实了很多。

……

“咚咚咚!”隔壁传来清晰的敲门声。

“千龙,你在屋里吗?我们先练一会再睡觉!”

“彼特师傅,我在呢!”

“走吧,我看看你的格斗术进展如何。”

正在屏气凝神的千莲听到“千龙”两字后,心里面的平静瞬间被打破。

千莲用手心在窗边划过,两个人向楼下走去的影像出现在她面前,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那正是她的亲人千龙。

看到他没事,千莲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但是千龙的师傅也成为她下一步调查的对象。

千莲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身形消散,化为光点出现在旅馆的上空,她想知道千龙口中的师傅是什么人。

旅馆后面的空旷地带上,两个人在不断地打斗,千龙一次次的被打倒在地上,又一次次的爬起来。

“看招!”千龙这一次终于瞅准了时机,利用虚招骗取对方出招后的空缺,绕到他背后,一拳打在了那个人的背上,让他踉跄了几步才站稳脚跟。

“停!今天可以了!”彼特对喘着粗气的千龙挥手示意。

“你的格斗术已经差不多达到出师的标准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彼特将手里的水壶放到他旁边。

“先回族里去,看看族人有没有事,等把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再去寻找散落各处的元素。”千龙不客气的拿起水壶,狂饮一通。

“当年我在额尔齐斯的那一战中大难不死,被执行任务的赛玛斯博士部下所救,身体残疾,为获得行动能力而接受机械改造。”彼特说到这里,眼里有些黯然,残废的那段时间是他最不想回忆起来的痛苦。

“不过也因祸得福,塔兰斯的七刃用不了的雷元素,反倒是和我的半机械身体亲和性不错,让我得到了这个力量。”说罢,他把手臂举向不远处的天幕,天幕的云层中落下数道巨大的落雷。

“真是羡慕您。”千龙有些发呆的看着手里的水壶,他也想早点拥有这股力量,来弥补那件事给他造成的阴影。

赛尔、彼特和他相处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一起在塔兰斯境内执行任务,彼此之间互有理解。此时,他心里想什么,赛尔、彼特也能略知一二。

赛尔、彼特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气馁,终有一天你也会有的,博士不是说了吗!元素有八种呢,何况对选中的人要求也挺苛刻的,不见得大部分会落到七刃手中。”

“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

“你我之间说什么客气话!”

……

“千龙,族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千莲的身形再度化为光点消散,消失在了璀璨的星辰之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