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的深井冰老公

第四章:解不开的猿粪

我的深井冰老公 倪毝 2057 2017-04-30 15:22:55

  自从昨夜表白后,她的内心像是落了一块儿大石头。她想如果男神拒绝她,她也不会放弃的!坐在梳妆台前,她一只手拖着下巴,美目出神的望着镜子里的人,你也不是太差劲呀。

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周围寂静的有些奇怪,几乎没有什么人,莫杉脑子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该呀!这个地方可是繁华区域,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她漫步走着,突然猛的回头,身后是空无一人的小道和树木,警惕的眼神扫视一圈,缓缓转过头,继续走。

“踏踏”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脚步顿住,她刚想回头,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眼前发黑,她无力的向地上倒去。

教室里,付清逸眼神不断的往门口看去,心中疑惑,难道是昨天向自己表白,今日怕拒绝不敢来了?

叮铃铃~~上课铃响起,门口一前一后进来两个女生,付清逸认出来了,是木良和薇楠,因为这两人是莫杉的跟班,所以他有些印象。

“老大还没到啊?不是早就给我们打电话要来学校吗?”木良看着空空的座位,问道。

“也许有事事耽误了,你也知道,老大对于学习能避就避的。”薇楠不在意的说道。

正走着,一只手臂忽然伸过来挡住了她们都去路,木良嚼着口香糖的动作一停,眼神冰冷的扫向付清逸,“有事吗?”

“知道你们老大在哪么?”他面不改色的问道。

“不知道,可以把你的爪子拿开了。”明白不是找事的,木良的表情缓和了几分,说道。

他收起手,难得的不想睡觉,昨天的事把他搞得头都大了,慢着……昨天,不会是……老爷子……“老师,我请个假,家里有急事!”他撂下一句话,迅速离开。

车在行驶的过程中莫杉就清醒了,意识到眼被蒙住,手被绑住的状况,心情反而平静下来,开口道:“嘿,哥们!你们要带我去哪?”

身穿黑色西服的几个人一惊,似乎没料到她这么快就醒了,更没料到她问出这种问题。难道她不该一脸惊慌的问‘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要干什么?我可以给你们钱,求你们不要伤害我!’之类的话吗?

一片寂静,莫杉皱起眉头,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黑衣人的头是个硬汉,曾在特种兵队伍里混的风云水起,眼光自然毒辣,在跟踪这女生时,就发现这女生有一种变态的敏锐感,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察觉到,那时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被他打晕能在这么短时间清醒,可想而知,这女生一定不简单。

如今通过后视镜看见女生不耐的邹起眉,下意识的内心多了一丝防备。

“那个……”莫杉低沉的嗓音响起。

冯林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能不能把窗户打开!我特么有点晕车!”难受至极,她吼道。

多虑的冯林“……”呵,一个高中女生,能有多厉害?自己把她想的那么危险也是醉了!亏你以前还是令兵闻风丧胆的教官!想到这,自嘲的笑了笑,抬了抬手,示意后面的人打开车窗。

风吹了进来,她嘴角不自觉的勾起,让旁边的黑衣人心底闪过一丝凉意。

豪华别墅内,一阵悦耳的琴声流淌在客厅里,令人身心愉悦。银色的沙发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对桌子上摆着的茶摆弄不已。

身穿管家特制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对着他弯腰90度,行了个标准的礼节,道:“老爷,人已经到了。”

付明远看着清澈的茶水,轻轻晃荡,泛起一丝涟漪,“让她进来吧。”

“老爷,他们‘请’的方式有些……”管家憋笑。

“啪”的一声,他放下茶杯,看水渍溅出,脸黑了黑,“每次都这样,让那些小女生怎么看待我?我明明是个温和亲切的人,偏偏被认为是个混黑道的!”

管家心想,就老爷您那眼神,一扫过去,凌厉中带着寒芒,把小妹妹的腿都下软了!保镖的做法是其次,主要是您那长相,太霸气!

保镖带着莫杉走了进来,付明远看女生被绑架的模样,咬牙切齿道:“还不快松绑,劳资是让你们去请!请!不是用暴力!”

看来是误会,莫杉心道,黑布被解开,眼睛一时间被光刺的有些睁不开,揉了揉,半天,才缓过来。

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双凌厉又冷酷的双眼,然后是他嘴角的微笑,尼玛,这哪是微笑啊,是威胁外加冷笑吧?!

“大叔请我来,是有什么事么?我想我从未见过大叔。”她笑的天真无邪。

肯定是被他具有亲和力的笑容感染了,才放下防备,付清逸有些感动,看看,这才是一个女生面对他该出现的表现。前几个一看就是太胆小了。

被她笑容秒杀的还有黑衣人ABC,管家,他们内心不约而同涌出一个想法,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样一幕真心不容易。

“你叫莫杉吧?我是付清逸的父亲。”请女生坐下后,他说道。

“原来是清逸的父亲,大叔长得可真帅。”莫杉夸道,眼神飘向一边,这个花瓶……至少值一千万。

付明远被夸的内心飘飘然,对这个女生更加喜爱了,嘴里说话的语气更加柔和,“那个,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

我们的事?什么事?难道他知道了她欺负过付清逸!今天其实是找她算账的?!可听这口气不像是兴师问罪的,不如先低头认错。

“这个,都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他做那种事,我知道那样做会伤害到他,但我就是鬼迷心窍了。”原本微笑的小脸变得黯淡,身上散发着愧疚的气息。

自动认为是亲吻那次的付明远,眉毛一挑,显得邪恶又乖戾,“没关系,这不怪你,都是那混小子的错。”

“嗯。”垂下眸子的她视线定在茶几上,制作精良,杯口圆润光滑,茶杯的形状类似于拍卖会上的那个茶杯,曾经说要送给老爸的她兴致勃勃的去拍卖,不料被一个年轻人高价买走,原来是他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