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幺女有毒

第二章 我若重生

幺女有毒 15956937450 2728 2017-04-27 00:00:00

  终于这一缕灵魂太过于脆弱,承受不住身体上面巨大的痛苦而死去。

常年看着我的婆子在第二天清晨时分打着呵欠端着一碗馊掉的清粥推门而入

我和她都看见自己的尸体在地上一动不动

“啊”

一声受到了过度惊吓的尖叫惊醒了这京都还相对安静的清晨

她仿佛出于本能一样一把丢下粥

尖叫着惊慌着像外面跑去

我饱含着恨意和咯和咯的笑着,看着她惊慌失措仿佛看见鬼怪的面上堆满了恐惧,心里觉得很是畅快。

我看见粥洒在地面,破碗的碎片砸到了我毫无生机的脑门上

秀发因常年的不打理,一缕一缕的黏在一起,此刻铺在遍地的血迹和灰尘上

我恍惚记得从前的我拥有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

哦,我又开始陷入了回忆

我从出生开始便陷入在他们的阴谋诡计中,成为他们皇位和权利争夺中的牺牲品。

不论自己活着还是死去

我在大街上悠悠晃晃,京都各大酒肆里面都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低声的讨论着什么。

听见人群中低语着幽王在万花楼一掷千金的买下当下红牌的初夜此类的花边新闻等

一位猴头猴脑尖脸猴腮的男人站在庆烟楼的大门外,楼了搂自己破旧的衣衫,飞快的钻进了庆烟楼中。

小二看见他走了进来,走过去半阻拦半玩笑的说道:“张晓,你是不是又来我们酒楼蹭吃蹭喝了?”

看见自己被挡在门外,张晓有些恼怒的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说道:“爷现在可有的是钱,咋的,你们还不想赚爷的钱了?去去去。”说完此话变将挡路的小二顺手大力一推的推到了没扫干净的雪堆上,让他跌了个趔趄。

他熟门熟路的仿佛来到自己家里一般径直的找了一个最正中的桌椅做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滚烫的热茶,放在手里取暖轻轻的呵着气。眼珠子一转,听见隔壁人在谈论昨夜花满楼幽王的豪气举动。

他飞快的喝一口手里水杯的热茶,便将头凑过去笑呵呵的插嘴道:“你们不知道,我昨夜在万花楼后院打杂,看到过一眼那个头牌,美是真的美啊,勾魂摄魄的。”说完还得意的扫了一圈同桌的人,带着只有男人才懂的坏笑。

一个有些书生气息的男人笑道:“哟,张晓,你还知道些什么都说说吧。”

听到此话的张晓有些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别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桌的情况,一揽手将同桌的3,4人都招了过来“我看见头牌花魁水晶小姐的眼角眉梢像极了幽王9年前明媒正娶的那个女人。”

哦,人们开始有点记起9年前那场声势浩大的婚礼了

“嘘,”那个书生一把将他拉了下来“你不想活了啊,这事儿这么些年没人敢提,你嫌命长啊”

“老兄,你不知道。”说到此处的张晓喝了口酒,轻声的说道:“当年那个女人救过我一命,我不相信9年前她会做出那种事。我昨天看见那个水晶觉得太震撼了。一时间没忍住。”

哦,是了,我曾经在老邢的手里面救过他一命。那时候的他深染着赌博的恶习,管着场子的老邢满脸横肉要剁了他的一双手来抵债。我救他不过是顺手之劳,却让这个痞子惦念着这么些年。

我没在听着他们絮絮叨叨的话,我仿佛像一阵风一般在空中打了个转便飘向另一处。

买完栗子糕的小丫头在风雪中急急地走着,口中呵着气,冻得通红的手掌互相搓着取暖

我看见她哆嗦着肩膀转个弯,去到了一家高门大院,很快便闪身消失在高宅大院之处。

我抬头看见门匾上端正苍劲刻着幽王府,我胸腔中的恨意瞬间便滔天而起

这9年前的王府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在等着当年的我

是幽王府里的小丫头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原来还是在这附近,并未走远

我看见那个被他花重金买回家藏在娇房的女人

看见他细细的摩擦着她娇嫩的面庞,不达眼底的深情看着她

他到底在看谁,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此刻是那么想撕碎我眼前这两个看似卿卿我我的狗男女。

“你是谁派来的我知道,你告诉他别在妄想找到阡陌,她既然嫁给我,即便她对我不忠,但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

听到此话的我灵魂仿佛都变得颤抖了起来,一股不可遏制的恨意从心里爆发。

她看着他如剑锋一般的眼,低低的嗤笑了一下,端着自己的锈拳便轻轻的朝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胸膛砸去“阡陌是谁啊?你看你抱着我,还说着别的女人。”

他阴鸷的望着她,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的眼光,轻蔑的说道:“你不配知道她是谁,滚回去。”忽然间的袖子大力向后方甩去,娇嫩如花的女人在空中一个翻滚便砸向坚硬的墙壁之上,我清晰的听见骨头在空气中断裂的闷响。

我忽然觉得当初我被陷害是不是就是幽王口中的那个他。

“来人,送水晶小姐回万花楼。”

很快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架起地上的女人便向外走去。

我颤悠悠的跟着嘴角含着一丝鲜血的女人回到了万花楼。

我看见她拧开柜子上摆放的紫色的水晶,那放满着字画的桌椅发出低沉的声响,一个只能容一人进出的门便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那与我差不多的凤眸四处看了看,提着裙摆便跨进了那黑沉沉的门洞里面。

我看见一个墨色服饰的男人,带着冰冷的银色面具,靠在桌前。那水晶忍受着背部的痛苦虔诚的跪在那睥睨天下的男人。

说着刚刚幽王府发生的一切。

他盯着她的眼眸,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这双熟悉的眼眸让他心中一顿。像极了当年的那个女人,他找寻了那么久的女人。

他静静地听着她的回话,明显感觉到她受伤了。

他有着鹰一样犀利的眼神,环视着这狭窄逼仄的空间,一股寒意便就这样莫名的从脚尖涌上了全身。

不可能的,没有人能看得见我,感受我的存在的。我只是一缕还未去投胎的阴魂而已。

他环视一周一无所获便开口说道:“你好好养伤罢了,此事你无需再插手。”

说完抬脚便预离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仿佛停顿了一下,我的气息瞬间便冰冷了他的左侧。他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样,急急的低头便走了。

我看着水晶带着碎光的眸子死死地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哦,她是爱他的。

我跟随着他,看着他用极快的轻功便飞身回到了他的宫殿之处

看着他脱掉面具,面具下的面庞瞬间冲进我的眼眸,我的心里。

是他,我嫁人时那个当年的太子。器宇轩昂,墨发微束,那双充满着魅惑的狐眼疑惑的看着我飘着的方向。

难道是他?是他为了夺到皇位便陷害着当年呼声很高的幽王?

对,应该是他。当年的太子之位已经到了差点要废除的地步,人传他整日饮酒作乐,不思上进。但是我看他现在的模样,恐怕当年的传闻大多都是假的。

是他,皇家的人各个心肠歹毒,为了自己的权势地位,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我带着极凌厉的步伐,瞬间便到他的眼前,伸手想扼住他的脖颈却发现自己透明的手瞬间便穿过他的身体。那冰凉的触感还在他的脖颈之处,他仿佛受惊一般后退了几步,阴鸷的眼狠狠地扫视着自己的四周。

我感受到自己的无力,这个认知让我眉间一痛。

心中暗誓,我若重生必定将害我之人千刀万剐,食其肉,啃其骨,饮其血。

我痛苦的蜷缩在一起,看着自己透明的,血迹斑斑的身体,熊熊怒火仿佛喷发的火山那般直直的燃烧着自己的身体,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火海中一样。一时间我难以喘息,仿佛一个巨大的旋涡将我吸了进去那般。

我觉得自己灵魂快要被撕裂的一刻,“阡陌”声音好像穿过无尽迷雾一般钻入她的耳朵里面,将那种可怕的窒息感驱散开来,让我不安紧悬的心稍稍得以放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