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幺女有毒

第四章 冰蓝色的眸子

幺女有毒 15956937450 1957 2017-05-05 13:15:52

  沉浸在思绪中的我回首忽然间便撞进了一个深邃的蓝眸里

是了,他是人人口中传说的那个奇怪的王爷,因眸色异于常人而从小便备受冷落,相传脾性古怪冷僻,不与朝中任何人交往。整日便在自家的王府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都不怎么了解他,除了知道他的蓝眸。

此刻的我却觉得他的眼睛甚是好看,像遥远处的星河,落下一颗明珠嵌进他的面庞,俊逸的五官完整的搭配,伟岸挺拔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光彩夺目。抛却他那异于常人的眸子,他该是多么的完美。

我从他审视的眸光中看到了他仿佛睥睨天下的气势。

我微微一颔首,双手放于腰间,曲着腰膝朝他行了行礼。“阡陌拜见灵王”

“起来吧。”

被他细细的打量着,我觉得仿佛被定在那里一般不自在。不能直视皇家人的家规让我心里有些些微的透不过气,我礼貌的一笑便准备行礼离去。忽然间听到他喉咙里面滚出一句极为犀利的话:“若不想嫁于幽王,便嫁给我吧”

我承认自己被这句话雷在当场不能动弹,扯了扯嘴角,有些不敢相信的朝后退了两步,不明就里的眼光看向他波澜不惊的面庞。我尴尬的笑了笑:“王爷说笑了,我怎配得上王爷?”

“我看出你的意图,你并不想嫁给幽王。宰相与将军强强联手,你乃至你们整个年府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不知道阡陌你是否赞同本王说的话。”

我心中瞬间掀起层层巨浪,有些被看破心思的窘迫和惊异自我的眼中浮现。我看了眼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个闪身便走向假山后方,这假山四面环水,只有一处极为狭窄的小径通向假山的后方。

他看了看四周,抬脚便跟着我进来。

我警惕的看向面前这个肤色姣好的男人,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大礼,双手呈现我从小配到大的玉佩,坚定的说道:“那小女子以后便多多仰仗夫君了。”

“你不在意我的妖瞳?”

我摇了摇头,绽放着一个客套的微笑说道:“人心的黑白不是眼珠的颜色能够体现出来的。王爷就是因为太过趋于完美,上苍才给了你一双异于常人的眸子,以体现你与普通庸夫不同的地方。”

我低着头没有看见他听见此话时那蓝色眼睛里面震惊的神采和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本身可能只是想拉拢宰相家的势力,从另一方面讲他也不愿意看到宰相和将军连为姻亲。

从小到大,那人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培养我,照着皇后贵妃的标准调教着我。养成我眼高手低的性情,以至于我都不怎么认识我家宅院后面的几个庶妹。

“嗯,如此甚好。”说完取下腰间的玉佩,上好的质地触手温润,中间端正的一个灵字,彰显着他的身份和尊贵。

我毫不犹豫的接下这烫手的玉佩,心中却迷茫了一秒钟,今日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我甩了甩头,不想这以后的事情。

向外探去的眸光,看见丫头正在四处交集的寻找着我的踪影,应该是圣上和太子到了。

我看见宰相和梁老将军带着所有人都齐齐的像门口涌去。

我看着他,朝他努嘴示意你也应该去迎接你的父亲。他看了我一眼之后便离开,迅速的汇入大军之中,我看着他墨色的背影走到一件穿着蓝袍子衣衫的人旁边便停了下来。

我也不做太多停留,拉着还在找寻我的丫头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回了闺房。我紧紧的攥着他给我的玉佩,仿佛像攥紧着我接下来的命运一般。这是能改变我命运轨迹的一方玉佩。

因为时间的紧急,丫头飞快的命人给我挽着发髻,换着服饰。

着一件与方才灵王一样颜色的衣衫,将玉佩揣在怀中。

我在铜镜中看见我闺房玉帘处站着一个与我一般大小的女人,只见那少女纤手皓肤如玉,印着玉帘的绿波,配着今日所着的绿衫,便仿佛如透明一般。

哦,是了,比我早出生两个月的庶出的姐姐。犹记得她的及笄之礼仿佛只是宰相府后院的女人们都凑在一起简单的吃了顿家宴。

相比之下,她是不是今日会有些不畅快。

我眼角示意着丫头,丫头便恭恭敬敬的去请了那女子进来。我在铜镜里见她昂着些微高傲的头颅,胸腔中的那股嫉妒和不服气便展现无遗。

她果然是极美

我迅速换上一副天真烂漫的微笑,朝着走过来的她笑道:“原来是姐姐来了啊,姐姐今天好漂亮”

“妹妹你怎么还在磨蹭,爹爹都打发人来喊你了呢。”说着仿佛撒娇一般,轻轻摇曳着我的胳膊。我瞥见她的余光看向我珠光宝气的梳妆台,嫉妒的色彩被她深深的藏在眼底。

她招手示意着背后恭谨的小丫鬟,丫鬟便双手奉于头顶的呈上她的礼物。

只见一对质地上呈的翡翠手镯交相辉映着。

她笑道:“妹妹自小便看惯了许多金银珠宝,姐姐这点小礼物便不成敬意了,望妹妹可别嫌弃。。”

我笑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我很喜欢。丫头,好生的收起来、”

她四处看着,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般。我不疑有他,哪怕刚才和灵王私会了又能怎样,反正今日我肯定会在那宰相爹爹的作用下被圣上指给一位王爷的。私相授受,名声虽然不好听,总好过做了别人砧板上面的鱼肉强很多。

我率先走向前方,比前一世早了半个小时走向今日宴请女眷的西偏殿。

丫头在我的侧边,用只能被我听见的声音低低的说道:“我看大小姐今日有些来者不善,她可从来不主动去小姐你的闺房。”

我偏头看着这丫头,这温暖人心的丫头真好。

我笑了笑,并不做更多的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