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十一章 互惠互利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2993 2017-05-20 01:09:05

  终于被人搀扶回到新房里,顾念念毫无顾虑地将喜帕一手掀起。

抖抖衣袖,突见白茸茸的一团东西滚落在地,随着一声声嚎叫,显然,那小东西定是被摔疼了不是,肉肉的身子蜷缩在一起,仔细瞅去那蓝色的眸子里似有阵阵白眼飘过,嘴里不住地小声嚎叫,然一旁的某女却是将其所有尽收眼底,不过某狐也确实该庆幸的是,某女不懂狐狸语……

“哈……我忘了你还在衣袖里……”某女干笑着挠挠头道。一把将其小家伙提起,某狐感到那叫一个气,想它本是帅气堂堂、英俊潇洒、**倜傥的的狐仙一族,若不是前世受恩于她今世也不用来此她身边受这般罪。

颇有些许气恼的将毛茸茸的小脑袋扭去一边“哼!若不是现今还不太方便现真身,他铁定这会被提起的绝对不是他!!!”

“呦,小家伙,脾气还挺倔,不搭理我?”

“哼,让你摔本狐!”某狐心里极为不爽,更是将毛茸茸的小脑袋向一边扭了扭。

“很好,小东西,有志气!”

“那是,也不看看本狐是谁,本狐可是……”突然,那天蓝色的眸子本是满满的不屑及抱怨此刻全然被眼前一桌子满满的美食所替代“肉、肉、一桌子的肉,全是本狐爱吃的肉,自然其中多样的素菜某狐自然是看不到……”

顾念念看着原本还极为生气的某狐狸,瞬时那天蓝的眸子冒出的满满红心,嘴角不时流出的些许晶莹液体,她就知,这小家伙是一枚实打实的吃货,是一枚为吃可抛弃满满节操的一吃货。

虽是初识不久,但某狐极爱吃荤的一点它的前主可是有说过,顾念念可是将此记的清清楚楚,就在刚刚因一时大意摔了这这小家伙自己也着实觉得不怎麽对的起,毕竟这么可爱,谁会不喜,趁着小家伙生闷气提起其小身板置于桌面,那满满的一桌美味佳肴,她还就不信。

嘴角微微上扬,她知道,她赢了!

“好吧,看来这一桌的美味佳肴貌似不怎麽对你胃口,哎!那我还是和小白桃吃,呆会你若饿了我让白桃去给你盛白粥填填肚好了。”

“什么??白粥!!!你居然敢让我堂堂狐仙喝那寡淡如水的白粥!!!!”某狐愤愤地在桌上跳起,极为不满地冲着面前还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女子嚎叫,奈何,她的言语它是能听懂,它的言语她却是一字不懂,它气、好气,它是真的气……

一旁的白桃看着桌上狐狸气的炸毛的样子为此感到着实悲哀,这家伙,看样子这辈子是栽到自家小姐手里了。

低头、画圈、合掌,为其祈祷三秒。

“哎!!看来这二皇子府上天下第一的神厨所做的菜竟还不如一碗白粥来得美味可口呢。”顾念念故作满脸遗憾,欲示意一旁的白桃将其提下桌面去,某狐冲着白桃即将伸来的芊芊玉指一阵狂嚎,大有一你敢提我下桌我就敢咬你的凶狠模样,然结果就是……

“小白桃,放心,它敢咬你我就立刻命人炖了它!”

“好勒,有小姐撑腰,白桃就不怕。”

“嘿嘿………”白桃一掌缓缓袭来,某狐巨怂的一溜烟就溜下了桌。

“嗯嗯,它是狐仙,它是狐仙,她们是一介凡人,它要大度、它要包容、它要淡定、它要……可是,它真的真的真的,好气!好气!好气!!!!!”

“白桃,来,我们一起吃。”顾念念话毕示意一旁惊愕的白桃坐下。

“小……小姐……”此刻的白桃一脸愕然,最初的她本就以为小姐单纯的玩笑想要气气那小狐狸而已,这,这怎么……她本就是卑贱的下人,又怎敢与小姐同桌共进食。

“坐下!”顾念念笑着道。

“小姐,白桃不敢,小姐乃是主,白桃是仆,这怎有主仆一桌共进食的道理,此乃实为大不敬,而且小姐现今已嫁得二皇子为妻,此刻起则乃为妃,身份因而更为尊贵,就是借白桃一百个胆白桃也自是不敢……”

“你……”

“小姐若饿就且先吃些许垫垫肚子,二皇子这会恐是在外同他人喝些许喜酒,一会回来定会陪小姐您一起。”

“我已为妃?二皇子?陪我?”

“对啊,您已嫁二皇子,自已是他的妻。今日行全部礼仪白桃一路随行,二皇子的所有我们全部都看在眼里,二皇子今日笑的极其开心全是因能娶的心爱之人为妻罢!不消一会他定会来陪小姐您,一会白桃会带着小狐狸乖乖离去把房间留给小姐和二皇子你们自由发挥哦。”

“嗯?”顾念念盯着一脸的坏笑的白桃,略微有些许不解看向她道。

“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这还要我明说!?”白桃故作一脸惊呼道。

“嗯……不用,我懂!”

“你今晚在这房里呆着,坐下乖乖陪我吃,你就放心吧,今晚一定不会有你所期待的那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百分百肯定他今晚是不会踏进这房里半步。”

“什么!!不可能!!”

“今夜是你们新婚夜,二皇子怎可能会不来!”

“而且我们刚那会明明有看到……”

“不过是假象罢了!”顾念念莞尔一笑道。

“可是,小姐……”

“好了,闭嘴、坐下、吃!”

白桃见此不敢再多言一字,缓缓落座,拿起盘里一鸡腿就啃,可是她还是有些许不安的看着一旁坐着默默吃菜的小姐,她该如何去安慰小姐才是……

而一旁被冷落了有好久的某狐狸,两眼馋馋地盯着桌上的肉,那粉嫩的小舌头在嘴角舔了又舔,奈何只可远观而吃不进嘴里边……

“哼,不就是肉嘛,本狐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哼……”虽是如此,饥肠辘辘的肚子,而那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味,某狐特没骨气地狂奔向桌前吃的正欢的顾念念,一把将其抱住,俩天蓝色的眸子雾气弥漫,它想吃肉,它真的想吃肉!

被突然袭来的某狐抱住,顾念念突地一激灵“乖乖,这家伙,谁教它抱大腿这招的……”

本就是开玩笑,顾念念也不忍心让小家伙饿着,将其揪上桌,极为大度的将其中好几盘她们俩人还未曾动过的几道肉类皆推向某狐狸,包括其中的一盘“醉仙鸡”。

见此,某狐狸笑的极为开心,兴奋地干脆坐在盘中一手抓着盘里肉狂啃。

不消一会的工夫几盘肉类连同骨头残渣皆被它解决了个干净,一旁的俩人却是被惊得半天还未缓过神,它嗷嗷嚎叫着在桌上打着饱嗝,嘴里幽幽飘出丝丝的酒香味,爬起后跌跌撞撞地向着顾念念的怀里奔去,顾念念忙一把将其揪起在空中晃晃。

“好晕、好晕,本狐好晕……”

“小姐……”

“它,它刚刚吃了‘醉仙鸡’估计这会是晕的可以,你再这么摇下去,它恐怕……”

“醉仙鸡?”

“对……”

“难怪呢…”顾念念极其郁闷地一语,不再折磨此刻已似晕成一团肉泥的小狐狸,将其置于怀里,轻轻抚抚那温顺的毛发,醉了好,醉了可比醒着安分好多呢,细细瞧着,其实小家伙还是挺可爱的紧。

好久,已是深夜之时,听闻有人在屋外叩门,白桃听此忙起身,满脸欢喜,疾步向门口走去。

“小姐,一定是二皇子来找您了!”

顾念念听闻,笑笑并未言语。

“二皇子,你可算来了,小姐可是……”本是满脸的欢喜,奈何在打开房门看到置于门口身着婢女服饰的女子微微有些许愣神,那婢女见此忙开口道:“皇上病重,二皇子在陪其左右,因而今夜不能来陪于王妃左右,特命我来知会一声。”

“………”

“好了,此事我已知晓,你回去告诉二皇子让他照顾好父皇,多注意身体,勿要太过劳累就是。”顾念念在屋里对着门外婢女一语道。

“是,那王妃早点歇息,奴才且先行告退。”

“哎,你,你别……”白桃忙出言想要命其且先留下,她想问问清楚,今夜本是自家小姐同二皇子的新婚夜,宫里人数众多,怎就缺二皇子一人……

“白桃!”

“小姐……”

“好了,好了,你走吧。”

关上房门,白桃一脸的不快盯向自家小姐,她倒是笑的一脸开心,小姐这……这莫不是……

“我没事。”

“小姐,你……”

“白桃,你个笨蛋,难道到现在了你还不懂?”

“啊??”

“打从一开始,二皇子就未曾对我倾心,我嫁与他不过两家坚守,可更加巩固他的实力而现今不过就是空有的王妃头衔罢了,你还真是单纯的可以,竟会觉得他对我是真心……”

“那,那小姐既然全数明白为何还要嫁于二皇子他为妻……”白桃一脸难以置信。

“很简单,他娶我嫁,我同意了,可互惠互利,因此未尝不是件好事,我若拒绝,那整个凤府恐是……”

但我若猜的没错,凤府也不会因此而和他闹僵了关系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