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十四章 吃货无疑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3016 2017-05-22 20:52:15

  初试此招就大获全胜,某狐狸笑的一脸开心,以后它再也不怕被她提起,正笑的一脸贼爽之际,莫名地飘来阵阵香甜之气萦绕鼻尖迟迟不肯散去。

“好甜,好香的味!”循着气味一阵嗅去,直至立于墨无渊手臂处凑向那被顾念念用黑布缠绕的伤口处嗅了嗅,那香甜味来得愈发浓烈,嘴角拉扯住那缠绕于伤口处的黑布想要将其拉扯开,顾念念见此颇有些与微怒,这家伙这是在找死的节奏戳了其毛茸茸的脑袋,满脸恶狠狠得盯着那缩成一团球的小东西。

“小东西,你干嘛?你这莫不是被我传染了不是?!”

“敢咬他,你就等他醒后被拍成肉泥吧……”

某狐狸听闻却是并不打算理会身旁女子的一通好言相劝,短小的前爪向前伸去极其轻易地将那黑布解去,一眼看到那伤口处某狐微愣为其心疼三秒凑于前伸出粉嫩小舌在其伤口处舔了舔,只见其伤口处迅速愈合再次看去完全看不出曾有被咬过的痕迹。

某狐舔舔唇角,意犹未尽般,此人乃人中龙其血液对它而言尤为有利自己刚虽吸食不多但已足矣。

“小东西,你……”

“他这是……”

顾念念一次又一次抚过男子那被自己所咬的手臂竟无一点瑕疵,竟愈合的那般完美。

墨无渊恍惚间觉得手臂被人拉起,待睁眼一看邪魅一笑道:“女人,怎么?趁我昏睡想占本王便宜不是?”

“呵,占便宜,对你?貌似没什么兴趣呢!”

“哦?那可否说说看你对何有兴趣?是皇后之位?还是所赠你那笔的男子?”

“秘密。”顾念念轻笑着只回两字道。

“女人,你不要得寸进尺!”墨无渊满脸怒意,一手置于女子脖颈处捏了下去本意只是装装模样吓吓她罢奈何在看到女子冷眼漠视似在怜悯自己般,不由地手中加重了些许力道,他因生来貌美无比说是男儿更易被人认成女子,因而常常被人当做妖孽,虽是皇子大哥、父皇母后对自己倍感疼惜,宫中所有对自己毕恭毕敬但时有那看异类般的目光在黑暗中盯向自己似现今的她般,冷眼漠视,似在怜悯……

他是王,他生来便是王,他不需任何人的怜悯,他不需要,他更不允许!!该死,她该死,幽黑的眸子黑暗不见底满满的怒意犹如火山爆发般愈发不可收拾。

“墨无渊,你,你放开,放开我!”这是顾念念来此异世第二次产生如此这般大的恐惧,明明前一刻还能同你嬉皮笑脸开着玩笑耍着厚脸皮的男子突然间变身犹如吃人的豺狼虎豹般对自己痛下狠手,真的是……

“很好,蠢女人,这头龙现今已被你成功激怒,只因你触到了他隐藏在黑暗中不可示人的伤口。”某狐蹲在一旁扶额,前爪轻轻一挥只听啪一声,男子阴沉的脸上手印异常显眼,女子看着自己那失去控制的手不由微微愣了愣。

“如果……我说我的手它,它突然失控,你会信么?”顾念念笑的极为灿烂,心里却唏嘘不已,这种事恐怕是傻子都不会去轻易相信吧……

“你说呢?女人,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墨无渊双眸紧紧盯着女子冷冷开口道。

“怎,怎么会……”

“哎,对了,你刚刚为何会突然晕了过去?是被我气到了?还是不会是你真的晕血罢?!”顾念念打着哈哈想要避开刚刚那个对她极为不利的话题,然而事实证明她却是做到了墨无渊听闻只是冷冷一哼也不曾再对刚刚的话题深究,刚刚不过也多亏这女人,否则……

“喂,你有沒有听我说话?!”顾念念怒。

“呵,本王怎会是被你气到。”墨无渊笑。

“难不成,你真的是见血而晕了过去?!”

“怎,怎么会,我堂堂二皇子怎可能会被那区区些许血液吓到,实在可笑。”

“哦。是么?”

“当然。”

“喂,女人,你敢质疑本王所说的话,你,喂,你给本王站住你……”墨无渊愤愤地追赶着向前奔跑的女子,他在后面追的似是极为费力般追赶着那女子这样的她是他第一次所见,此刻的她同幼时相比较有太大的变化,但此刻的她更为可爱些许,简单且充满着常人无法拥有的那份快乐。

“凤卿颜,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回到府里,顾念念早已是饥不择食,对本为吃货的她而言此刻就算仅仅是一份白粥摆于面前也是极为的可口香甜,本以为去了宫里皇上等人会留她二人一同留下用膳,正好尝尝宫中美食也不枉她途中所遭之罪谁曾想却那般不欢而散……

“夫君,妾身好饿!”顾念念可怜巴巴盯着男子极为委屈道。

“来人,上菜!”

“是。”

“嗯??做好了么?这么快?”

不消一会,桌上已被各式荤素菜所摆满,其中一婢女掩唇淡淡笑了笑道:“王妃有所不知,在您同二皇子出府之时二皇子就命我们晚点为您做好您所喜之食,已免王妃您舟车劳顿一天回到府里再饿着肚子。”

“就他?!”顾念念手指向对面男子,语气微愣,极为不可置信地想要再次得到那婢女的证实,来证实自己却是未听错。

“怎么?娘子可是不信?”墨无渊淡然一语。

“信,怎能不信。”顾念念轻笑回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

“娘子请便。”

然接下来,便是一屋之人盯着顾念念一人,她吃相犹如饿狼扑食般,待片刻的一阵风卷残云桌上已是满目狼藉,只留有那肉食残渣和少些许素菜被留于盘里,打打饱嗝,一把扯过男子衣袖抹了抹油腻腻的唇。

众人纷纷愕然,王妃的这般吃相,恐是这世间第一人罢……

“夫君吃,夫君快吃!”红唇轻启,两眼灿然笑的极为香甜。

“不,娘子一人吃就好。”男子淡然一笑道。

此刻,吃的极饱的顾念念着实是再吃不下去,因而忙命人将其所剩之食物撤了下去,免得它们在此引诱自己的胃口。

“娘子既已用完膳,那我们可否能回房里?”

“不要,妾身我吃的有些许撑,想要先出去活动活动可否??”

“娘子想要活动?”

“嗯……”

“那我们回房里活动就是,在外‘活动’若是被他人一不小心瞧了去,那岂不是……”墨无渊一脸的坏笑,他故意将女子所说之话的意思曲解为这般次次都是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现今他倒要看看她如何个解答法。

“你……”顾念念气急,她怎知他不是故意而为之。

回到房里趴在桌上闷闷不语,小白狐轻轻一跃趴上桌,用前爪挠挠其额头。

“喂,起来蠢女人,本仙饿,本仙想吃肉!”

“再敢挠我,小心我将你炖汤喝!”某女怒。

某白狐听闻再次巨怂地静静溜下桌,对,本狐是仙,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本狐才不要依靠一介区区凡人来为自己填饱肚子,明明,明明自己这般可爱这女人怎么就这般不知多多疼惜自己,明明……

不,不想了,想多了都是泪,都是……

“娘子,这是你的宠物?”

“娘子,它貌似看着挺委屈的样子。”

“娘子,你是欺负它了不是?”

“娘子,你……”

“停,你有完没完?!就算是我欺负它又怎样它是我的不是你的,还轮不到你来我这兴师问罪,倒是你,大晚上的不睡来我这干嘛?还有,现今这房里就你我二人何必装的如此之类,一口一个娘子娘子的唤着我都觉得有些太过于虚情假意。”

“哦?唤你娘子你可是不开心?”

“娘子,怎么?你可是在生气?!”

“是谁让你不开心?为夫这就去为你报仇雪恨。”

“难道是它?!为夫这就去给你炖了它!”晃晃手中一脸懵圈的某狐,某狐冤枉不已,愚蠢的人类明明不关自己的事,为何却事事非要牵扯到本仙才甘心,某狐委屈至极,积蓄已久的泪终于忍无可忍地悉数爆发,愈发不可收拾……

墨无渊本无意于此却未曾想这小小狐狸竟似能听懂人语般,那源源不断留下的泪瞬间让他束手无策,扯扯顾念念衣袖将某狐扔进其怀里,顾念念极其不喜得向其翻了翻白眼,揪起某狐两耳紧盯其还有泪痕的天蓝色眸子恶狠狠道:“你丫再哭,再哭,再哭我就真命人去煮了你。”

某狐听闻,停止哭泣,蓝色的眸子盯向那看似一脸狠意的女子,她,她又揪它耳朵,它想家!它想回家!!!

某狐再次极为不淡定地开始哀嚎,一旁的墨无渊见此满脸黑线遍布额头,语气微微有些许不忍,这,这小家伙到底是下了何决心竟选择跟了个这样的主……

“娘子,这,现今怎办?”

“简单,炖了它!”

“……”

“它喜何物?”

“肉……”

“来人,上肉!”

不消一会,一盘盘肉被端进屋里,阵阵肉香飘过,某狐瞬时停止哭泣一头扎进肉堆里抱其肉狂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