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十六章 秘密告知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3084 2017-05-24 23:02:22

  此刻的冬季尤为越发让人感到丝丝透骨的寒意,鹅毛般的大雪飘飘洒洒。

自住进宫里已有好些时日,墨无渊整日忙于公务陪同顾念念的时间少之又少偶尔俩人黏在一起也只会被某女冷不丁地一语坏了气氛,而结果自是墨无渊愤愤然般拂袖离去,而顾念念则没心没肺地继续过着自己如米虫一般的日子,因极其拒冷恨不得日日夜夜呆于房内因此可为墨无渊省了不少事,就是连同房门口的侍卫都一并撤了回去。

极静的御书房里,香炉里点着淡淡的檀香墨无渊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看着众多的奏折其内容大多数皆是让他下令在民间征选妙龄女子选进宫中充允后宫,抚了抚额微叹口气站在一旁的小栓子忙将手中参茶递于其桌上道:“皇上,累了就先喝口参茶歇歇吧!”

“朕也想!”

“小栓子,你来说说看看现今这凤临殿之事朝中大臣皆已知,连连上奏让朕在民间广纳嫔妃,而她凤卿颜身为皇后掌管着后宫凤印竟偏偏要入住那什么‘思君殿’你说她这不是故意而为之是什么?!”

“皇上,奴才觉得皇后她初被封后而这一切又来得太过突然,现今这恐有些许不适……”

“哼,不适,这世间女子有谁能不为这皇后之位所动心,她也是女子自然也在其中因而何来不适之说?”

“你可知皇后近日在做什么?”

“嗯,前几日奴才还听闻皇后身边婢女白桃说,说皇后自己画了一些奇怪的类似于异族服饰的图样命织衣房将其制成了极小的尺寸,说是,说是什么给小家伙制作冬天的衣裳……”

“异族服饰?画图制衣?!”

“对。”

她何时可是学会了这些?难道幼时顽劣且不学无术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不是,要真是这样那他这位皇后的演技可真堪称得上完美,竟骗了这世间所有人。

“呵,有趣,真是有趣!”

“走,同朕去思君殿看看皇后所画的衣服图样制的怎样了!”

“是。”

小栓子忙将置于一旁的他国所进贡的狐裘披在墨无渊身上,近期这大雪连连的温度着实的低皇上这龙体极为可贵若出了丝毫差错那他这项上人头定是不保……

思君殿内——

“小姐,这它就一狐狸,而且那一身的毛怎么会怕冷还给这家伙制衣服……”

“小姐,你这哪学的啊,我自幼就伴随您左右从不晓得你还会画图啊,而且还是这样的服饰图样虽然看着好奇怪的样子可样式却是极为简单比我们现今所穿的服饰看着有趣多了呢!”

“小姐,你这是和谁学的啊,好神奇!!”

“白桃……”

“小姐,我在。”

“白桃,我若告诉你,这一切皆是我在梦中所得知,你是信?还是不信?!”

“梦里?”

“对,就是梦里。”

“嗯嗯,白桃信,小姐说什么白桃都信,自小姐那时出事再醒以后总觉得小姐变了好多但小姐依旧是小姐,而且白桃更喜欢现在的小姐所以小姐说什么白桃都信。”

顾念念看着一脸认真且在喋喋不休的白桃,她伸手捏捏其粉嫩的小脸,好傻的丫头!

“白桃,我若说我是顾念念并非凤卿颜。”

“你信?还是不信?”

“顾念念?不是小姐?这怎么可能嘛?!”

“是真的,我本在我的世界入睡,谁曾想不知何故一觉醒来便成了你家府中二小姐,因我不曾有关她的丝毫记忆我只能故作失忆,你还记的我初醒时所问你的事么?”

“可是,小……”

“好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知道这个秘密的现今也就只有你一人,我这人很重情义初来异世我不知该信于谁只望你莫要背叛于我去助她人,若真有那日我定会加倍还之。”

“还有,我的人,我亦可将她宠于天,更亦让她从云端坠于地而不再顾之,若你执意跟了我就必须要忠于我,我喜静不喜争而日后这宫中众妃争风吃醋定是常有的事皇上日后宠幸于谁我也不会过多理会,在这深宫之中我只想图一份难得的安逸,因而日后我所处境地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所以我现今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要走要留随你便是。”

“小,小姐……”

“小姐,我不走,我白桃今日在此发誓,不管之前所发何事,是怎样,你都是我家小姐。”

“白桃自幼时就跟随您身边侍奉时日已有十几年之久,小姐不可以赶白桃走,日后不管小姐处境怎样白桃定不一定会紧随小姐身后定不会弃小姐于不顾,今日直言日后若有违背白桃定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皇上驾到!”

顾念念人还在屋内就已听到屋外传来的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忙将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白桃搀扶起任凭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墨无渊突然来访这是想干嘛?各过各的的不挺好嘛这一天不听自己顶他几句嘴就好像是吃了猴肉不得消停般……

墨无渊来至思君殿,殿内安静不已,命小栓子前去敲门,门被打开白桃慌忙赶紧行礼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皇上。”

“白桃、小栓子你们二人且先退下罢”

“是。”

待他们二人离去,顾念念盯着一脸笑意的墨无渊巧笑嫣然道:“怎么?你我二人这才分别几日夫君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来我这思君殿?”

“怎么?娘子可是不喜为夫前来?既如此那为夫这便走就是!”

“好,慢走不送。”

“女人,你……”

墨无渊两眼紧盯着眼前女子,那本含满笑意的脸被此刻变得极为狰狞,可见被气的尤为不轻而在软榻中酣睡此刻虽醒但两眼还略显迷糊的某狐在一个翻身后突地滚落在地瞬间全身的白色绒毛犹如炸开了般,瞬间也是清醒了不少一头扎进顾念念怀里那叫哭的一个撕心裂肺,而顾念念虽嘴上将其损上了好几句可还是极为轻柔的将其抱起轻轻抚摸着并予之安慰。

而此时的墨无渊心中莫名地更是极为不快,他不知为什么明明他是王!现今的他是这世间唯一的王,若是其他女子不知有多开心做了他的女人,而她却对他这般嫌弃,再看看躺在那女人怀里百般撒娇卖萌的某狐他竟深深觉得在这女人面前,他竟还不如她怀中那只小小的白狐……

可恨!实在可恨!

“女人,听闻你近日在为这小狐狸画图做衣可有也为为夫做上一身?”墨无渊强忍着怒意满脸堆满了笑意,她若说有为自己做不管是真是假他,他或许还是可以原谅她的……

“沒有。”顾念念淡然道。

“女人,朕乃是你夫君,为何你总让朕觉我这堂堂一国之君竟还不如这一小小狐狸,你可是觉得它对你而言比朕还重要不是?!”墨无渊言罢剑眉微怒道。

而听闻此顾念念还未曾言语却只见某狐钻出顾念念怀里跳上桌冲着墨无渊吼了吼,哼,就你,就你上次还说炖了我,念念是我娘子,念念就是喜欢本狐就不喜欢你!!

然,它嚎叫好久的言语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无一人能懂……

“呵,好一个护主的狐狸!”说罢欲意将其抓起,然只见它抬起后爪冲着向自己伸来的大手就撒起了尿而后咻一下一溜烟的跑掉任凭墨无渊在身后是何等的气急败坏。

“啊……该死的狐狸,别再让朕逮到,不然朕迟早炖了你!!”

“皇上,它不过是只狐狸何必同它置气。”

“女人,你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唯独这只狐狸,今后不许再和它走的如此近!”

“为何?”

“因,因为……总之你要它还是要朕,有它没朕!”

“幼稚!”

“如果非要选择,那我宁愿选择狐狸,起码它不会同你这般时好时坏,让我心生不安之意。”

“女人,你……”

“哼,好!很好!自明日起朕便将这所谓的思君殿彻底赏赐于你,你且在这殿里同那该死的狐狸过就是,明日起朕便命人去民间广纳妙龄女子,若不出什么闪失明日那凤临殿便会有它的新主人入住于此。”

“女人,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皇后你是想继续做下去还是真想让本王废了你?!”

“……”

“怎么?不说话?后悔了?若真后悔你这便认错,只要你认错本王便原谅你。”

“不用了,废后吧!”

“女人,你,你该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不要惹怒于朕否则后果你……”

“皇上这是怎么?舍不得妾身还是怎样?”

“妾身意已决,恐是皇上再是多有不舍再是好言相劝这一切对妾身而言也不过是徒劳罢。”顾念念笑意盈盈地将其话打断并极为认真地盯着墨无渊道,她来自二十一世纪她不同古代女子,她更不喜这皇宫对她的束缚,她不会对他动情更不会同其他女子一齐侍奉于他,那样的他太脏,她受不起。

“女人,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墨无渊将女子那精致的下颚紧紧箍住,满眼含满笑意盯着笑的一脸无害的女子。

“皇上,你弄疼我了。”女子幽幽开口,眸子含满泪滴似下一秒就会溢出般,一眼看去让人心生疼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