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十七章 葵水而已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3020 2017-05-26 00:06:18

  “说,你到底是谁?!”言罢墨无渊手中的力道不由更是紧了几分。

“如假包换凤府小女——凤卿颜!”顾念念极为淡定地莞尔一笑开口。

此刻的顾念念能感觉到,男子手中的力道越来越重此时的下颚似快要被他捏碎一般,痛!要命的痛,她也是人,她也怕死,只是极强的自尊不愿让她对这暴力的男子妥协静下心想想若真的就这样死去若能回去自己的世纪那对她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一时间房中气氛显得极为诡异,男子手置女子脖颈处一脸怒意似要其性命般,女子笑意盈盈未曾有丝毫恐惧仿若那不是自己的性命。

“女人,你不怕死?”墨无渊冷笑一语道。

“怕,是人都怕,若我本是一抹幽魂那我自是不怕,可惜……”顾念念似有意无意般在此停口不再言语。

“可惜?可惜什么?”男子疑惑。

“可惜我是人,还是你的女人!”女子莞尔。

思君殿外——

明黄色的衣裙在空中飞起,女子那精致的容颜满含喜意因终于甩掉所有跟班的墨寻欢在来至顾念念所住之地尤为欣喜,能让她自幼时起就念念不忘的也就只有皇嫂一人,她不同于其他闺阁女子什么琴棋书画样样不会但她会的某些一般人可真的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皇嫂,皇嫂你在哪里啊?!”

“皇嫂,我可是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哦。”

“皇嫂……”

“参见公主殿下!殿下不用再喊了我家娘娘和皇上在房中议事还未出来,你在这喊他们是听不到的!”

“议事?他们二人进去有多久了?”

“已有好久……”

“哦?是么?!好了,你下去吧!”

“是!”

此刻的墨寻欢满闹的邪恶思想,那她有什么办法二皇兄自从被父王册封为王便因国事忙的不亦乐乎,大多时候还是自己来陪着皇嫂今日他来而白桃又说他们二人在房中议事,可什么事能议到那么久,除非,除非他们……

一路小跑直至来到顾念念所住之处,一把将房门推开看到那一幕却是将她吓得不轻,好好二人一人喜一人怒皇兄竟还对皇嫂动起了手,自小到大任凭她怎么让皇兄生气都不曾见他有动过自己丝毫手指而这俩人今日这是,皇嫂这又是??微微愣了些许忙冲上前将男子的手甩去一边一脸心疼地看着顾念念脖颈处已是红了大片,尔后连连的咳嗽声更是让她为其愤愤不已。

“皇兄,我自幼一直敬佩于你,可你今日这般做未免有些许太过分了吧?!”

“欢儿这是我和她的事与你无关。”

“现今的你也真是越来越沒有规矩,这乃是你皇嫂所住之地你来此为何不让其婢女先行通报于我们二人,就这般直直闯入,着实不懂分寸!”

“试问皇兄,欢儿何时守过这宫中规矩?”

“分寸?皇兄还知分寸二字?你今日对待皇嫂你怎不见想想何为分寸?若不是我不守这宫中规矩只怕我再见皇嫂恐只有其尸体罢,若你真心爱她就不该这般对待于她,若你不喜大可放她离开就是,何必这般对她?!”

“墨寻欢,你懂什么,给朕闭嘴!!”

“是,我是不懂,我不懂皇兄以前那麽宠我,以至于同我说话时声音大点都怕惊吓到胆小的我,今日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你竟吼我!!”

“我不懂,我不懂皇兄你是因何竟变得如今这般残暴对自己喜欢的人都可痛下杀手,现今的你沒有丝毫人性可言。”

“我不懂,我不懂像皇嫂这般的奇女子你都不喜,你是想伤透她的心后拱手将她送于他人怀里还是怎样?”

这些她都不懂,她自以为对那自幼对自己疼爱无比的皇兄很了解,以前的他虽放荡不羁却对自己在意的人尤为上心生怕其磕到摔到,今日若见的他满脸怒意双眸寒意仿若要刺进人的骨髓,竟那般陌生,仿若变了一个人般……

坐在一旁的顾念念在歇息了许久终于恢复了过来,那一刻她真觉自己已离死不远般,看着男子那愈来愈黑的脸她欲意开口让女子其不要再言语以免再将其惹怒也将她牵连进来,奈何,突地腹部传来阵阵不适,那丝丝的疼痛犹如刀绞般瞬时额间遍布冷汗柳眉微皱,十指紧扣疼痛还是如排山倒海般来袭因而顾念念也是被吓得不轻莫不是谁看不惯她偷偷给自己下了毒不是?!

“皇嫂,皇嫂你这是……”

“呵,女人,你这演技着实不赖,你骗的了皇妹可骗不了我,我今日倒要看看你这苦肉计能坚持多久。”

“皇兄,你……”

“我,我没……”此刻的顾念念疼的几乎有种想要砍人的冲动,顾不得俩人的言语,想要站起却奈何浑身无力犹如散架般,不仅全身酸软不已还极其困乏的紧终于坚持不下去眼前一黑直直晕了过去。

顾念念再次睁开眼自己应是躺在床上,此时的她是被疼醒,更或者说是被饿醒,初睁眼似已是夜里整个房里昏暗无比除了自己的心跳呼吸外沒有其他任何声音,总觉窗户似是沒有关紧寒冷的风夹杂着些许雪花从窗口处吹进屋里,阵阵寒意遍布整个房里让尤为惧冷的顾念念不由地用身上的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白桃你在吗?白桃?!”顾念念极为不安地呼喊着白桃的名字。

她生来惧冷,她更怕黑一个的夜她不知呆了有多少个时日来到这里终于有人陪着自己,第一次这般对她人心生依赖,然而她的呼唤如石沉大海般并无任何回应,在这极为黑暗的房里顾念念着实是呆不下去因而想下床去时身下莫名一类似于棉布条物却是不由地让她愣了愣,这是……

而白桃人还在屋外就听到了屋内有些许动静传出忙端着汤碗快步走进房里将汤碗置于一边拿出身上的火折子将其房内蜡烛点燃,柔柔的烛光将房内照的极为亮堂让整个房里或多或少有了些许的暖意,白桃一抬头便看到窝在床上用被子蜷缩成一团的顾念念,那一脸的无助、一脸的恐惧再度让她想起小姐幼时的样子,自幼她极度缺乏安全感,每每夜里她身边总是要有人陪。

“小姐,不怕不怕,我在,我在这里。”

“小姐,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见到自家小姐已醒白桃这才放心,刚刚那会小姐突然昏倒吓坏了众人,皇上慌慌忙地命自己去找来御医自己也不知是出了何事,她是第一次见到身为一国之君的皇上对小姐这般在意,直至后来御医确诊小姐是正常现象不过是来了葵水造成身体极为不适而晕了过去,其他并无大碍皇上这才放心,直至陪在小姐身边好久才肯离去。

“小姐,皇上临走的时候还命人给小姐您熬了红姜汤我刚刚去看熬的差不多了就给你端了过来,小姐快趁热喝了它罢。”

“小姐?小姐?!”白桃说了半天也不见自家小姐言语,低头看去床上女子只愣不语地盯着自己她伸手在其面前挥了挥,猛地被其一把抱住女子在自己怀里哗的一下哭出声,瞬时哭的梨花带雨般让人心疼不已。

“白桃。”

“白桃。”

“白桃,你去了哪里?”

“白桃,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房里!”

“白桃……”这是顾念念生平第一次大声哭泣,第一次发现她竟是如此这般不堪一击,第一次发现大声哭出将眼泪自由挥洒比强忍在心里更为痛快舒心,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在乎被人爱惜是这般甜蜜。

“小姐,乖,不哭了,不哭了,不会了不会了白桃今后再也不会让小姐一人呆在房里。”

轻轻抹去怀里女子的泪痕,将姜汤递至女子唇边喂其喝下。

“白桃,你说我这是来了葵水?”

“对啊,因小姐自幼体虚每每来这个总是喊疼但从不似今日这般严重,许是现今入了寒冬之际寒气过重所致。”

“哦,在我们那个时代来了葵水有专用的卫生巾,你们这不同我们那个时代先进,用棉布么?”

“对,但是这种待遇仅限皇室之内,一般平民也不过是用一般的布絮来代替罢了。”

顾念念听闻,一个想法在她脑中闪现而过,此记即可赚钱又可得民心她忙命白桃拿来支笔照着脑中所记画出其大概的样子,这古代虽不及现代一切来得方便但有她在还何愁有解决不了的难题,而后将其图纸递给白桃一脸的得意。

“小姐,你这又画的是何物?”白桃微愣。

“小白桃,将这图纸送去上次制衣的那里,命她们用棉花同棉布按着这个样子制做出多份然后再送来我这里,记住,一定要纯棉面料和上好的棉花才可以。”

“可是,小姐……”

“乖,你去让她们先做出来,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

“这可是宝贝!”

“小姐,你就告诉我嘛,先告诉我好不好??”

“不不不,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