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二十章 凑巧听闻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3008 2017-05-28 23:55:06

  竖日,大雪已停,屋外积雪逐渐消散,温暖的光束从镂空花木窗外折射进来。

“启禀娘娘,柳俏大人于殿外求见!”一婢女向着屋内的顾念念行了行礼道。

“嗯,让她进来吧!”顾念念言罢将怀中近日吃的有些许发胖的白狐置于软榻之上而后一人坐于桌前,她向来听闻这织衣房的柳俏其绣工精湛无比她先前所画服饰图样其实物皆出于她手里,她倒是想看看这会是怎样一个奇女子。

“臣柳俏,参见皇后娘娘。”柳俏略微向着坐于桌前的顾念念行了礼其语气不卑不亢丝毫不似这宫中那些宫女太监那般顾念念看着来人,其来人样貌清冷身着一袭女官服饰,用简单的碧玉簪将发简单拢起竟似有些许巾帼不让须眉之意,示意其坐下亲自为其斟了杯茶让之饮用。

“柳俏大人近日身子可好些许?”

“本宫前几日听闻白桃说你偶感风寒身体抱恙,本宫本想前去探望探望,奈何近日身子一直有些许不适因而迟迟未去。”

“谢娘娘挂心,臣近日好了很多。”

“娘娘,臣今日前来是为娘娘送前些时日娘娘派人送去的那图样的实物,按着娘娘的意思我且先命织衣房中一众人连夜赶工制出了一部分因而今日早早便给娘娘送了过来。”

“嗯,好,一会你回去时为自己带些许回去,其他一并交给白桃处理。”

“敢问娘娘,此次所画的图样是为何物?”

“怎么?没见过吧,哈,这不过就是应对葵水之物罢了,嗯,但现今此物所产有限因而先发至一部分给宫中婢女试试其效果若可以今后再大量的生产将其制法发放至民间。”

“娘娘此番之举如此一来,真是对我们这安定国女子而言着实是一幸事臣代这一众女子谢过娘娘之恩赐!”柳俏闻言瞬时跪地此时有些许钦佩这从未谋面的娘娘,她本刚进至思君殿内一眼瞥去只见那女子气色有些许微弱,淡色长裙着于其身三千青丝缓缓披于两肩一脸柔弱唯有那双眸如星般璀璨,淡然一笑让人倍感亲切这样不似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她不应坠入这皇宫内沾染了污浊之气。

顾念念见其跪下忙极为慌乱的将那女子搀扶而起,她不似这古人在乎那些所谓的尊卑之礼,她所生之地人人皆为平等对于这些叩拜之举着自己着实是承受不起。

“今后切记,无人之时无需对我行这些繁琐礼仪,你跪疼膝盖不说要是折煞了本宫的寿命你可是赔不起喔。”顾念念嬉笑一语道。

“这……”

“怎么?本宫所言你是不打算听还是?”

“没,臣不敢,臣遵旨就是!”

“这才对嘛。”

顾念念嘻嘻一笑拉着其手,许是病虽有好转却还未断其根突然地柳俏开始一阵剧烈的咳嗽起来,忙将脸转了过去抽回其手道:“娘娘,若无他事柳俏且先行回去了!”说罢意欲向屋门外疾步走去。

“哎,柳俏,你等等。”

“白桃,去将皇上所赏赐给本宫的那些许补药统统给柳俏大人一并带回去。”

“是。”

“娘娘……”

顾念念拍拍其肩示意勿要再多言语,她这人向来赏罚分明在这硕大的皇宫她除了白桃再无其他心腹,若能于这柳俏交上朋友日后对她而言自不是一件坏事罢。

待柳俏等人离去,白桃本盛满笑意的小脸略微皱起颇有些许不快道:“我的小姐,你可真是舍得!”

“有何不舍?不过是药而已!”顾念念笑道。

“可是……”

“好了,知道你要说什么,但你在不闭嘴以后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不带你了。”

“小姐……”

“好了,乖,快给我略微梳洗打扮一番顺带命人熬碗参汤我一会给皇上端过去,感谢他对我的一番照料以免他说我没良心。”

“好,难得小姐您同今日这般主动呢!”

“什么叫难得……”顾念念闻言抚额。

御书房内——

“陛下,臣等深知您同皇后二人感情深厚。”“但陛下,这历来这民间征选嫔妃一事是必不可少,您同皇后二人已新婚多月却从未见其怀有任何龙嗣之迹象,这为皇家开枝散叶一事有关其我国之今后江山社稷还望陛下您早些时日下定决心才是!”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可,陛下……”

“舅舅,你该懂得适可而止罢,因其为一室,我也敬你乃是先皇倚重之朝臣才因此不同于你这般计较,而你却日日提及此事还不惜煽动朝中众人,现今这皇后可是您之女您就不怕我纳了心妃从而冷落了她么?!”墨无渊两眼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男子,淡然一语道。

“这……”凤天鸣殊不知男子会这般,因而一时间愣了愣不知该如何予之回应。

“那舅舅可是有合适之人选?”

“嗯,这因颜儿同鸾儿自幼感情深厚,所以臣以为鸾儿进宫最为合适她可同颜儿共侍于陛下您,彼此间也能有个相互照应不是。”

墨无渊听闻心里极为,好一个老奸巨猾的狐狸那凤卿鸾别人不知她是怎样一人他却早已深知。

此女看似是大家闺秀且知书达理实则内心却是心机颇深比谁都要心狠,她自以为她所做之事无一人知晓却殊不知被自己无意间一览无余,若让她进入这宫里他这后宫定会永无宁日意欲开口之际突停门外“啪”的一声,瞬时眉宇微皱,眸子微微透出些许寒意。

“谁?!”单单一字包含着无休止的怒意,是谁人竟胆敢这般放肆。

而屋外本同其顾念念一起的白桃端着参汤俩人刚刚立于门口忽听闻其屋内人的言语,顾念念若所听没错那人是她所在这异世之父亲而他所言之意是要将其长女——凤卿鸾也一并嫁进宫里,闻言顾念念淡淡一笑白桃却是被其惊吓到一个没端稳愣是将那一碗参汤同那玉碗一并献予了土地。

“夫君,是妾身。”

“妾身怕夫君您日夜因国事操劳特命人给陛下您熬制了参汤,恐是因太烫所致因而将其不小心打翻,妾身这就命人去重新给您熬制一碗!”

“娘子怎这般不小心?!”

“快些进来,给为夫看看,若落了疤那为夫可是会心疼坏的。”

屋外女子听其言语微愣了些许,细细想想进去也没什么事,他总不可能吃了自己不是…轻声言语让白桃先行回去,推开门一眼看去墨无渊笑的一脸宠溺且疼惜般紧紧盯着自己,而一旁的中年男子见其进来的人儿忙将其头微低满脸的尴尬之意。

“爹爹,近日一切可都还好?”女子莞尔道。

“好,都好,让娘娘挂心了!”男子忙笑道。

“都是一家人,何须这般客气你说是吧,娘子?”墨无渊笑了笑将女子那微散乱的发别于而后将其一把拥进怀里,邪邪一笑道。

“夫君说的在理。”顾念念笑。

而莫名地看到俩人这般暧昧让一旁凤天鸣顿感不适,想要找寻借口离去但大女进宫一事不见其皇上点头又不见其摇头,他不知是何意,而此刻小女又在此他若再问刚才之话题定是不适忙盯着俩人笑了笑便推辞说是家中有事要早些回去处理,而顾念念二人深知他意但也并未过多阻拦便让其离去。

“听闻其家父刚刚的建议,娘子可是何意?”墨无渊邪魅一笑盯着女子幽幽开口道。

“与我何干?”顾念念闻此对其翻了翻白眼后便不再打理,而心里却……

墨无渊笑了笑并未多说,之后俩人沉默了许久顾念念终是忍不住开口将前几日凤卿鸾来见她一事告知于此,谁曾想他竟早已知而后顾念念一人想了好一会工夫终还是决定过几日回去凤府之内看看,看看那一府之人究竟在玩些什么把戏。

凤府之内——

而在这时,凤天鸣刚刚回至府内就被早早等候在厅堂之外的婢女传唤去了厅堂之内,厅堂内老人居于首位,一旁身着桃衣的女子见到男子前来忙跑上前去道:“爹爹,皇上可是同意我去了还是?”

“我提了,皇上他并未拒绝。”

“真的,真的吗爹爹?!”

“嗯,但同时他也未曾应允此事,鸾儿,要不……”

“天鸣!”

“这虽说你疼爱颜儿的紧但怎么说这鸾儿也是你至亲之女不是?”

“此事你多多在渊儿面前提个几次他今日不见其拒绝那此事还是有些许可能的,在这宫中虽说无自由可言,但其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那颜儿自被封其后不曾回府探望过一次似要同我们凤府断了关系般。”

“母亲,颜儿她……”

“好了,你休要再为她多说半句,鸾儿之事你宜早不宜迟闲暇之际多去同朝中其他众臣多多言语言语。”

“是。”凤天鸣极为无奈道。

而此刻呆在顾念念抱着某白狐躺在软榻之上连连叹气,自打住进宫里这宫中她是越来越有做那米虫的潜质,因被禁足她整日无非就是除了吃和睡也再无他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