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第二十三章 出宫游玩

妃常淡定:夫君请自重 呆陌 2607 2017-06-01 00:00:05

  “颜儿姐姐,每次都是你赢,不公平不公平!”在输了好多次后,墨寻欢极为不满地坐在一边石凳抱怨道。

“就是啊,次次都是我俩输。”白桃愤愤道。

“哎,我说丫头,你俩早该知足了好不,就因为这你俩一组,我和小狸儿一组就小家伙这身高一个包都接不到只管搁这乱蹦的,说白这就是你俩在打我一个好吧。”

“好像……”

“那好,我们再来!”

而另一边——

书房之内,众多书籍极为有序的摆放于架上,一眼望去遍地的奏折皆散落一地。

龙塌之上的墨无渊此刻满面愁容不已,一旁的小栓子本欲意说些什么之际见此愣是将那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他看得出皇上对现今的皇后娘娘是无比在意的紧,不然也不会因这纳妃一事烦成这般模样,但此事能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啊,到时恐怕……

“小栓子,你留在这将这些奏折整理下!”

“是。”

墨无渊出了御书房,禁止了身旁所有的侍卫同婢女予之同行他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抬头一眼望去蓝天似是极为宽广般一眼望不到边但此刻的天却是很蓝、很美,美得干净、美得真实就好像那蠢女人一般,以前的他游戏花丛放荡不羁惯了,从未有想过要娶妻生子成家,更别说是有做这一国之君的想法,直到遇见她,他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她同其他女子不同,她身上有她人沒有独特,走着走着,便来到了那蠢女人所住的宫殿外,隔着极远的距离便传进耳里的嬉笑声似是给这冰冷的皇宫之内增添了些许的生气。

男子低头淡然笑了笑,她总是这般快乐!

思君殿内——

“小姐,你,你怎么又耍诈!”白桃气急。

“没办法,所谓兵不厌诈嘛。”顾念念奸笑。

“嘿嘿,小白桃,看本小姐先分分钟灭了你。”说罢顾念念将那荷包置于掌内,看准机会直直给扔了过去而上当多次的白桃将其荷包向自己飞来忙身形一闪给避了开,拍拍胸脯还好还好,好在有惊无险。

“啊,该死,是谁在用暗器算计朕?!”来到思君殿,本是寻着女子欢笑声而来的墨无渊莫名奇妙地被这突如其来的某物砸中了额头顿时那疼痛感让他觉整个脑袋似要爆炸般,愤愤捂着额头狂声咆哮道而此刻本玩得极嗨的众人皆是被此声惊愣在了原地,此刻的小白桃一脸的欲哭无泪,完了,她要完蛋了,刚刚若不是她给躲了过去这会也不至于给这皇上脑袋上添一包不是。

“没事的,没事的,放心一切有颜儿姐姐在的。”墨寻欢见此,极为仗义地拍拍其肩道。

“我……”

“说吧,你们几个刚刚是谁使用暗器加害于朕!”某男头捂住额头,满脸的气急道。

“你沒事蹲那干嘛?不等着被砸嘛……”

“蠢女人,你……”

“我?我怎样?看你这精神力挺旺盛的应该也沒什么事,不过呢为安全起见要不还是宣来太医给你瞧瞧的好,你说这要是出现了智商下降、或者留下个后遗症脑震荡什么的我是不是还要为你全权负责?!”

“哼,用不着叫太医,不过就是被砸了一下朕才没那般娇气。”

一语话毕,在一旁看戏的墨狸有些许不乐意了凡人一个个都是口是心非的家伙,撇撇嘴,肉嘟嘟的小手戳了戳男子额头鼓起的巨包道:“这么大的包,明明应该很疼才对!”

“啊,喂,臭小子!”墨无渊被戳险些跳起。

“哼,娘亲,爹爹骗人爹爹不乖。”

“白桃,去我屋子里将那活血化瘀的药通通拿出来。”顾念念看着某男额头那愈来愈大的包莞尔不由尬然笑笑忙吩咐白桃道。

“呐,小姐,这些通通都是了!”

“好。”

院内四人围坐在一旁的石桌前,各类瓶瓶罐罐皆摆了满满一桌,在听闻顾念念要将这些通通用于男子额头受伤之处之时其他二人皆为其祈祷,而某狐却是极为幸灾乐祸的在不远处的一树下嘿咻嘿咻有一下没一下的极为卖力地挖着坑,顾念念见此颇有些许不解忙问道:“小狸儿,你这是?”

“先给爹爹挖好坑,一会爹爹直接睡就是。”小家伙甜甜一笑极为乖巧道。

“墨狸,你……”墨无渊听闻险些一口血给喷了出去,该死的狐狸,他,他当初怎么就没直接给它丫的炖了去!然,这一发怒瞬时牵扯到了额间的受伤处疼的呲牙咧嘴之际愣是被满脸无奈的顾念念一把给拉扯了回去。

“好好坐着吧你就,不然呆会可有你疼的!”

将药膏全数捥了些许置于掌内,淡淡的药草香不似二十一世纪所用的那些药膏那般难闻,摁在肿胀处用自认为最轻的力道轻轻揉着猛地,男子席地而起满脸的痛苦且咬牙切齿般轻声吼道:“该死,女人,你就不能轻点温柔点吗?!”

“温柔?好啊!若你想明日头顶一巨包上朝那我自是沒有什么异议,就不知这朝中忠臣他们会怎么想……”

“……”

“哎,还有啊,小狸儿,我想你还是多挖一坑的好。”顾念念向着蹲在不远处奋力挖坑的小家伙呼喊道。

“为什么呀?挖一坑足够爹爹睡了吧?”

“再多挖一坑,让你爹爹换着睡。”

“小狸儿,何不挖三坑你同你娘亲还有爹爹一起睡好不好?!”某男一件奸笑道。

“不了,不了,娘亲怕黑,狸儿要陪着娘亲,还是爹爹一人去睡好了那样娘亲就是狸儿一个人的!”小家伙两眼弯弯一笑道。

“……”

此刻的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的药草香,女子淡淡一笑为其轻轻揉捏着一时间气氛显得极为安静,墨无渊细细盯着眼前女子,虽说俩人从小自幼时就一起可从未有见过她这般安静,去掉那份顽劣之气的她真的很美。

“女人,想不想出宫去转转?”

“你不是不许我出宫的么?我有和你提过好多次,次次都被你一口否决了不是。”

“朕今日允你出宫去转转可好?”

“不好!”

“为何?”

“时日太短。”

“……”

“那这样,那从今日起你出宫朕不再强行阻拦,不过你得答应朕赶在每日天黑前必须得回来。”墨无渊略微皱了皱眉道。

“好,一言为定!”女子听闻顿时笑的眉眼弯弯,笑的格外香甜灿烂。

宫门外——

“你是不信我还是怎样?还特意跟来生怕我会跑掉么?”顾念念看向身旁一袭红衣的男子淡淡一语道。

“不不不,娘子怎会这般想?为夫不过是怕娘子太过孤单想陪着娘子一起罢。”男子笑。

身旁其他三人听闻皆不由地一记白眼飘过,他这话一出感情他三人是空气不是,墨寻欢拉着顾念念同白桃向前快步走去而身后的墨无渊怀中抱着早已呼呼大睡的小娃娃无奈摇了摇头,苦苦一笑便赶忙跟了上去,一行人三女一娃还有一长相极为妖孽的男子瞬时成了人人所关注的焦点所在,众人见此皆纷纷开始不淡定了。

三人在街头极其不淡定地陪着顾念念疯狂乱转。

只因是顾念念难得来此异世见此极为繁华之景象,也因这街头所摆之物大多在她看来是极为新奇的紧,因此不出片刻众人怀里皆是慢慢地一堆就在众人纷纷以为这些已足够时顾念念盯着不远处的扛着一草垛的糖葫芦顿时两眼发光,犹如饿狼扑食般极为迅速地向其扑了上去,那人见此女这般顿时被吓破了胆微微向一旁侧了侧身子,众人眼看顾念念那娇小的身子就要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之际。

“我乃百里,娘子可是还记得我?”来人白衣飘飘,墨发用玉簪轻挽起,所说话语犹如暖暖春风般传进众人耳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