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自无心碎自怜

第九章狗仗人势

花自无心碎自怜 沈凌瑄 1008 2017-04-21 09:48:12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猃狁之故。”苏韶允刚伸个懒腰,就听见有人在歌唱“采薇”。“谁呀?害得我连个美容觉都睡不好?”苏韶允打了个哈欠儿,嘀咕道。

苏韶允不耐烦穿上这件浅黄藂罗衫,“这秦朝人也太讲究了!完全拘束在五行思想支配中!”苏韶允自言自语埋怨道。

本来苏韶允想去看看是谁在吟唱,可她透过窗子,看见苏薇儿朝吟唱处走去。“看来又是一出好戏!”

苏韶允走出门去,朝吟唱外移去。突然,歌声停了下来。紧接着便是苏薇儿的数落与讽刺!

“哟!这不是咱们苏三小姐吗?怎么吟唱起这东西?若是为了哄谁家的公子,那还得练练。毕竟与丽春院的舞姬还没到一级别!”苏薇儿不怀好意地说。

顿时,一个身穿淡蓝色衣裙及笄脸颊羞红,不满地望着苏薇儿。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娘宁氏乃专房之宠,谁敢忤逆她们娘俩儿,少则克扣半月月银,多则……

苏韶允不动声色地躲树后。那个及笄是苏韶允同父异母的姊妹。由三房秦氏所生。苏韶允看着苏嫣,便想起自己这躯体的前世,甘心活在宁氏母的克扣下。想到这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是她的作风。

“今日天气真好!二位妹妹竟有人出来散步!”苏韶允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姊妹二人,见过姐姐!”两人行礼道。苏薇儿给了苏嫣意味深长的一瞥。苏嫣则是唯唯诺诺地不敢直视干她。

“如今已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我虽贪睡,但也隐隐约约听见一条犬在嗷嗷!”苏韶允憋住笑,说。“姐姐这是何话?我从未听见犬的叫声。”苏薇儿疑感道。

“你听!那犬刚才还在叫呢!”苏韶允含笑说道。而一旁的苏嫣则是努力憋住笑。两位姐姐谈活,自然没她插足的份儿。苏嫣本以为嫡姐苏韶允是个软柿子,如今看来才智倒是远远胜于苏薇儿。

苏韶允还故意俯下身来,看了看周围,呼道:“狗狗!你在哪呀?”苏薇儿则是被搞的晕头转向。这个嫡姐又在弄什么名堂?

苏薇儿用余光看了眼身旁含笑的苏嫣。顿时,领悟道原来苏韶允把她暗喻成狗!苏薇儿顿时恼羞成怒,但又碍于母亲告诉她“一切要忍”的话。苏薇儿只好尴尬地杵在那里,强忍一切。

苏薇儿咽了口口水,走上前说,“我也不打扰姐姐雅赏了,妹妹告辞。”苏薇儿如此做,只是想赶快离开这儿。临走前,苏薇儿狠狠瞪了苏嫣一眼。

直至苏嫣确保苏薇儿离开后,泪水汪汪,猛的跪下,说:“谢姐姐今日救命之恩。”

苏韶允没有扶起她,毕竟不能确保她是敌是友。何况,自己与宁氏还没有挑破,府中处外是她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苏韶允谜之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