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3上架
  • 2349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一)流水中倘徉的童年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2002 2017-04-23 20:35:06

  是盟军飞机,老人们记得很清楚。那天从西边飞来了两架,机身灰黑色,飞机的轰呜声比雷声还响,人们还来不及躲藏,就听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在古镇的西边炸响,然后疾速地朝西飞去,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很快传来消息,这古镇唯一的一座有二百年历史的粟家“贞洁牌坊”,被两颗炸弹炸倒了。很多人赶到出事地点,只见牌坊倒塌下来,巨大的花岗岩条石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有的被炸成几截,有的飞到了隔壁家的院子里,有的被压在破碎的石头下……。

人们不知道这牌坊为什么会被炸。有人说是炸弹丢偏了,本来是要炸停靠在长江堤边日本人的货船。

虽然牌坊倒了,但发生在它身上叫人唏嘘的故事,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这座牌坊的主人姓粟,粟家很有钱,清朝中期在古镇上就有疋头店四、五家,行栈、三,四家,榨坊二、三家,乡下还有好几百亩的良田出租,粟家是这个古镇上赫赫有名的大户。

粟家虽然很富有财运亨通,但从清朝嘉庆年间开始,香火有些不旺,上两代都是单传,到了第三代生了两儿子,大儿子取名德会、小儿子取名德生。为了求功名,粟家给两个儿子请来了先生,在家专门教四书五经,后来姑姑的女儿婉珍也来到他们中一起读书。婉珍很美,天生丽质聪慧,虽然晚他们半年上学,但没几天就赶上了他俩,《论语》、《孟子》、《诗经》、《尚书》背得比他俩熟,讲得比他俩透。粟家上上下下的人都说,婉珍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婉珍姓王,是个独生女,虽然上有两哥哥,但她妈特喜欢她,小时每当他妈去舅舅家都要带上她。

她喜欢舅舅家屋后的小花园,春天两棵桃树桃花盛开,秋天石榴在树上结得圆溜溜。她很喜欢夏天的傍晚,夕阳余辉还未散尽,舅舅家的女佣将后院扫得干干净净,并在地上洒上凉水,然后将几张竹床摆上。小孩们洗了澡被大人抱来放在竹床上,这时是她最开心的时刻,她当时五岁,粟家的表哥德会大她三岁,德生大她一岁。他们在一起对着西边的晚霞拍着小手唱起乡谣:

三岁的娃会栽葱,

一栽栽到路当中。

路过的不伸手,

让它开花结石榴。

石榴结得圆溜溜,

挑担白米上杨州。

杨州说我的好白米,

我爱杨州的好丫头……。

当唱到“我爱杨州的好丫头”时婉珍是要闭嘴的,因为这时二表哥会用手调皮的指着她道:“婉珍就是杨州的丫头”。

为这事她告状舅婶,舅婶在她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一下笑道:等会我揍他……。

小伙伴们最开心的是夏天满天星空下,听大人讲“鬼”的故事,婉珍最喜欢听外祖母讲“五长鬼”。说到五长鬼:脚长、手长、脖子长,指甲长,舌头长婉珍吓得往外祖母怀里直钻,这时外祖母会拿着一把大笆扇直摇直摇:

“热死我了……。”说着哈哈直笑。

这古镇夏天的晚上有着其它地方没有的风景,由于紧邻大湖,那里盛产着无角的菱角,当地人称谓:“和尚菱角”。每每有月亮的日子,鱼家的小媳妇、小姑娘会从鱼船上挑一担刚出锅的热菱角到古镇走街串巷的叫卖:“热菱角,热菱角,施南河的热菱角……”

这菱角是白天刚刚从湖里采摘来的,很新鲜,咬开一口香香的、甜甜的。这古镇的有些人往往在这时都会提上一个小篮,叫住卖菱角的鱼家姑娘,买上二、三升,提进自家的小院,在月光下围着篮子吃起来。这时德生的妈会吩咐德生牵着婉珍的手,提着个小篾篮,连蹦带跳的跑到大门口,等着卖菱角的来,虽然她俩当时七、,八岁,但卖菱角的小媳妇绝对不会对他们短斤少两,遇到好说话的媳妇,德生还会十分机灵的讨好道:“你的菱角就比人家的好,明天你什么时侯来?”话说得很乖巧,卖菱角小媳妇会再抓一把送于他们。这时婉珍甭提有多高兴的。

粟家大院紧邻长江的大堤边,横穿堤街翻过大堤就是长江,江边有一条临江街叫河街,有许多的吊脚楼,各种商铺、茶馆、栈房鳞次栉比很是热闹,每年的阳春三月江水还未涨起,江滩平缓,大片大片的暴露在春天的阳光下,三月春风暖暖正是放风筝的好时光,这时的婉珍已有十岁了,她会跟着德会、德生两表哥去江滩放风筝,他们家有钱,风筝都是请工匠订做的,那蜈蚣风筝又大又长,放上天去就如一条红龙飞在天空,引来好多人的驻足观看,这时他们会洋洋得意。

而那些八卦、蚊虫形的,由于样子丑陋,又飞得不高无人欣赏,只得收起偷愉地跑到吊脚楼下躲藏起来,等婉珍他们玩腻了走了,才又跑出来重新将风筝放了出去。

婉珍好喜欢她的这两位表哥,婉珍家里虽说没粟家有钱,但也是富足人家,在古镇上也有糟坊,粮行多家,从小也请先生在家教她识字作文。后来她妈经常带她去粟家,见两表哥读四书五经,引起她的兴趣,硬是逼着母亲同意她去粟家和两个表哥一起读书。那年她十二岁

古时男孩子读书多半是为功名,婉珍女孩读书她完全是兴趣。她知道琴棋书画对女孩子很重要,她喜欢《诗经》的那些“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美句;也喜欢分别与两位表哥对垒“围棋”进行黑、白子之间的较量。她喜欢大表哥德会的稳重,步步为营的棋风;她也喜欢小表哥德生的机灵,出其不意的套路。虽然他俩四书、五经都背不过她,下棋赢不了她,但他们都愿意和她相处在一起,他们还真有点说不清这是为什么。此时婉珍十五岁豆蒄年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