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二)憧憬中的意外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1026 2017-04-23 20:45:35

  孩子们都大了,婉珍的妈感到不是再呆到一起的年龄了,再加上大表哥德会准备参加来年二月县里的“童试”,她娘俩都去粟家少了,有时一月也去不得回把。

婉珍不去了,一下子德会与德生好象丢了什么似的,无论干什么都心不在焉,老子的《道德经》“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而后面的“居善地,心善渊……”原来那么乱熟,现却克克巴巴的背得很费劲,家里的人很多弄不懂这是么回事?

而德会、德生的妈最懂儿子,找来他爸商量:“这两孩子都喜欢婉珍,这婉珍一走他俩像掉了魂似的,但不走又不行,否则怎么去求功名?……我倒是有一想法,姑舅老表开亲,给德会把婉珍娶过来如何?……”

“我也这样想,婉珍这孩子做谁家媳妇都是贤妻良母,德会娶她是福也是缘……”德会爸说道。

“你说得是有道理,只是德生也喜欢婉珍……。”德会妈又说道。

“先割大麦,德生是小的……。”德会爸接着又说这事定下来后就要请媒人上婉珍家提亲,虽是亲戚可该走的礼仪也要到堂。

至于媒人是怎么上门,粟家的彩礼多少这是另一番话了。

再说婉珍,当她妈把这事郑重的告诉她时,她惊讶不已,这两表哥怎么一下子一个要变成了自已的丈夫;一个要变成自己的“小叔子”。虽然她很喜欢他们,但她一点也没有想到成为他们家的媳妇。她对自己的婚姻有憧景,她希望她未来的丈夫像德会稳重,像德生机灵,虽然她知道这由不得她选择,但她暗暗地在祷告。她这个年龄是谈婚论嫁的时候,既然父母同意,媒人也上门,她相信这是命里“八字”定的,再说她也蛮喜欢舅舅这一家人的。

媒人两家跑了几趟,娶亲的日子定在了当年的冬月初八,还有半年整。两家都忙里忙外,男家在精心的准备新房,女家准备嫁妆,两家都是古镇上有脸面的人,都要把这婚庆办得体体面面。

那天早上婉珍起床后正在洗脸梳头,忽见粟家女佣李妈慌慌张张地跑来找父母,不知讲了些什么话,就急急忙忙走了,父母神色异常,给婉珍说他俩要到粟家去趟,叫婉珍在家呆着等他们回来。

父母走后婉珍心里“突突”直跳,她感到粟家一定出了大事,她忐忑不安。她想自己亲自去趟,但她觉得这样不好,她必竟未过门,她唯一的希望是父母早些回来。

傍晚妈被人搀扶着回来了,面色灰白,两眼红通通的,她告诉婉珍:“德会昨天还好好的,只是晚饭后,他感觉胸有点闷,好象有块石头压在胸前,他说给他妈听,他妈说是受凉了,叫他赶快去睡觉,多盖床被子,过一夜就会好的。今天太阳老高了德会都没起床,叫丫环去叫醒他,发现他在床上手脚已冰凉,急请大夫,大夫拿了拿脉,摇了摇头告之:‘暴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