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四)摒绝人事素面朝天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1222 2017-04-23 20:48:49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转眼婉珍来到粟家的第四个新年到了。

雪纷纷的飘落下来,路上、瓦上、远处的空旷地上都是一片片的白色,今天是腊月卄八,这个古镇已笼罩在过年的气氛中了,各家各户忙禄起来,贴的贴门神,挂的挂灯笼,小孩们不时的跑出家门,点燃几粒鞭炮甩上空中,“啪”的一声将年气点燃。粟家大宅的朱门两边也贴上了鲜红的对联,门口的灯笼高高的挂起。

婉珍身着亮色的绿底小翠花袄子,这年她刚满二十岁,一身得体的衣服将她的线条凸显出来,显得那么的成熟。

粟家的大少爷去逝后,粟家二少爷德生放弃了读书求功。

由于这个古镇所处湘、鄂、川长江水运的中转口岸,各种贸易兴旺,粟家在这古镇上行栈,店铺生意兴隆。

当家的人手不够,粟家老爷只得叫二少爷德生来当帮手,有时人手太忙,也叫婉珍过来。

德生生来就机灵,口才又好,上手很快。管账虽有账房先生,有时忙不过来,德生不免求嫂嫂帮帮忙。婉珍是个聪明人,这账她看过几遍心中就有数。她知道这市上哪路货目前抢手,哪路货库存不多,哪路货利润高,她都一一的告知老爷、德生俨然是个内当家。老爷在他俩的支撑下门店生意红红火火,粟家日进斗金有点夸张,但大笔大笔的银票都进到了德生家的钱柜。

德生算算今年卄有一了,早该娶媳成家。

有媒人上门提亲德生都借口哥哥离世未满三年,对嫂子而言还在大孝期内,不便谈此事。他对嫂子婉珍很珍重,小时读书他就很佩服她,当然也很喜她。他觉得嫂嫂太可怜了,完全可以选择不来粟家“守节”,虽然有人会背后议论,但多数人还是会同情的。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选择牺牲一辈子的幸福,这是何等的残酷,这不公,他觉得他应该想办法去救救她。

婉珍来到粟家后,粟家上上下下既尊重她也很喜欢她,虽然粟家很有钱,佣人丫头好几个,但她只要自己能动手的事,从不吩咐人,她无事从不往粟家堂房里去,她也从不跟不认识的男人说话,从不拿眼直视他们。她完全遵循了妇人“守节”的清律,为自己、为亡夫、为粟家的名誉她做得很到位。

新年刚过,正月十五又到了,德生在几个好友的相约下出门看灯。五花八门,千姿百态的花灯熠熠生辉,游人接踵,不太宽的街上挤得水泄不通,几个好友一下子就挤得没了踪影。

忽然有人在德生的后肩上拍了两下,德生扭头一看是与粟家常年做生意的湖南客户朋友。半年未见好不客气,他们相邀去了河街边的茶楼,一阵问寒叙暖,老客户问道德生取妻没有?德生摇摇头,那人又问有没有合适的?德生又摇摇头。那人道:

“我听人家讲,你“守节”的嫂嫂很不错,像貌漂亮人品又好,为什么不去说服你父母娶了你嫂嫂,在我们老家就有哥哥不在世了,叔儿可以娶嫂嫂,俗话说叔儿嫂儿两老儿,天经地义,这叫‘转房制’……。”德生听了张着口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好半天才恍过神来,虽然他早就知道“转房制”,但他没敢想过……他苦笑了笑没说什么,起身与朋友道别就匆匆地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他合衣躺在床上,想到刚才朋友的那番话他感到心怦怦直跳,这使得吗?……不过他想既然他那么喜欢婉珍又想救她,何必不找机会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