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九)中秋之夜醉眼望月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1564 2017-04-23 20:55:06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个四年,玉兰来粟家为德生连生两女孩,粟家盼儿子给两女孩分别取名“招娣”、“颖娣”,不知什么原因,玉兰生了这两女孩后不仅招不来弟,甚至连怀都怀不上了孩子了,找大夫拿脉吃过好多药方也无济无事,又一晃二年,德生的大女儿都五岁了,粟家还是两女儿这下急坏了粟家的老爷与老夫人,他们思忖着如何续粟家“香火”。

人们都说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但婉珍这七年的岁月,皱纹并没有爬上了额头。自德生拜堂结婚后,婉珍就没穿过亮丽的衣服,那身体的曲线、杨柳的体态被深深地藏在了大蛮腰大袖口和高领之中,她从不饰粉,她将自己的美貌深深地藏起来,特别是在德生的面前。

她对这个妯娌玉兰很好,总是以伯母的身份带着两个孩子,也教育这两个孩子,妯娌相敬如宾,每每这时德生碰到婉珍,都非常客气称道:嫂嫂费心了,谢嫂嫂!点头一笑好象以前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在生意繁忙时,德生不请婉珍过去,婉珍会以粟家大少奶的身份过去帮忙,查账点货。手脚干净利落好不叫人称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粟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但玉兰只为粟家生两女后再也无法怀上,没有后嗣是最大的不孝,这生儿子就成了老爷老夫人一天到晚琢磨的事。

“给德生纳妾,如何?”老爷对老夫人说道。

“我也这样想,不过这事按规矩还先得跟玉兰商量,然后再跟德生说说……。”老夫人回答道。

“行,此事就由你先去找玉兰讲讲吧……。”老爷回答道。

八月十五日中秋节,这天家里的厨子做了很多菜,这古镇每到中秋节每家必有的三蒸:蒸魚、蒸肉、蒸菱角米。象征日子红红火火,蒸蒸日上。这三蒸可是德生最喜欢的,德生在夫人玉兰的劝道下,兴致得很,酒一杯接一杯地喝很是开心。

明月已升起了,銀色将古镇笼罩,已有邻家的孩童手举荷叶做的各式花灯,在古镇的大街小巷穿梭。一根蜡烛插在荷叶花灯的中间,烛焰跳动荷叶灯发出翠缘色的光,一队队孩童举着灯招摇过市,在大街小巷穿行,远看就像一串串綠色珍珠……。

这是古镇独特的风景,因为它依湖而建,那湖里有无穷尽的荷莲。

德生很高兴,将招娣,颖娣两女儿一手牵一个,将早备好的荷叶花灯点燃,在夫人玉兰,丫环春香的陪伴下一起来到街上。游人如织、摩肩接蹱,河街上的荷叶花灯在月光的背影中,如群星闪烁。

不知是洒的作用,还是眼花,德生看到的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绿光,抬头看月亮也好象天上有两个……,他知道今天的酒喝多了,他感到头有点晕,忽然有凉风吹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感到身上有微微的凉意,他告诉玉兰他衣服穿少了,人也有些想睡。

“春香妹妹,将招娣、颖娣从二爷手中接过来,他有点醉了我扶着他,咱们回去吧……。”春香听到玉兰的吩咐上前去将两个孩子从德生的手中接过来,玉兰挽起德生的手朝家里走去。

她们一行很快的就回到了家里,刚迈进房间,德生感到一阵恶心,“哇”的一下吐了一满地的秽物一股腥臭冲鼻,玉兰将他扶在椅子上急忙呼春香过来帮忙。这时佣人王妈也过来了将两个小孩接走了。她俩忙呼着,又是打来热水帮德生洗脸,洗脚,又是换内衣,内裤,这些在春香面前已是家常便饭,用不着回避。

没一会儿佣人王妈进来,对玉兰说道:“二奶奶,招娣、颖娣哭闹嚷着要妈,老太太哄不了,叫你过去一下……”

玉兰连忙答道:“春香,老奶奶年岁大了,管不住她俩,我过去一下,你在这里伺候二爷,安排他睡下,酒喝多了吐了就好了,冲碗浓茶他喝,很快就会醒的,我过去一下……。”

“玉兰姐姐你快过去吧,这里有我,尽管放心我会将二爷安置好的……。”春香答道。

玉兰朝躺在床上的德生看了看,又看了看春香没说什么,转身迈出房门顺手将两扇房门带上。

她并沒有马上的离开,而是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旁,用手指在嘴边醮了下口水,轻轻的在窗纸上戳了个小洞,昏暗的灯光中,玉兰的身影在晃来晃去的,好象有时在泡茶,有时又帮德生轻轻地搓胸,她偷偷笑了,赶忙从口袋里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锁,将房门反锁上然后稍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