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十四)茫茫洞庭寻亲人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1022 2017-04-23 21:28:11

  只有十天,孟夏就来临了。

掰着手指头算德生出去已有半月之久,这几天是该回来的日子了,老爷一有空就派人到江边的码头去接人,但每次都空着回来。老爷开始有些着急起来:

“前几天德生托人捎信回来说,还有两天就可以启程回家了,从常德乘船回家最多三、四天,前后一加总共也就五、六天,可今天都第八天了仍未见到综影,什么缘故?多少也得给家里捎个信,德生这孩子……。”

又过了三天,德生仍未回,也未见捎信,这下粟家可恐慌起来了。老夫人愁着脸对老爷说道:

“德生这孩子怎么了?赶快打发人去湖南,马上动身!……。”

婉珍、玉兰、春香德生的两个女儿、还有他的儿子都面面相觑,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该如何是好?

派去的人当天就动了身,他们经岳州,去常德,再到益阳沿途去德生落脚的地方打听,都说德生办完事后就匆匆地走了,客户还说,德生讲他会乘船到岳州,然后再乘船回家。有人甚至还讲,曾看到德生与待从在常德的码头上上了一艘回家的木船。

回来的人将沿途打听的情况报告粟家,他们傻眼了。

“回来了,这人呢?”一家人都吓得鸣鸣地哭起来了。

此时的婉珍显得与众不同,她到底高人一筹,她擦了擦眼泪向老爷说道:“爹,我看找德生可兵分两路,一路走陆路也就是沿着岳州一长沙一常德一益阳再去找,一路走水路雇艘木船沿洞庭湖各地的大,小码头找,也许能打听到消息……。”

老爷听完,眼睛一亮:“怎么上次没想到这点,‘雇木船走水路’由我带三人去。”

此话一出惊动了在场的众人,大家齐声反对:“老爷已是花甲之人,无论是年龄还是身体都承受不了这路途的劳累,老爷又是这粟家当家之人,大小事都得由老爷作主……使不得……使不得……。”

老爷思子心切,他此时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他吼道:“就这么定了,我走后家里的事由婉珍当家,大家帮着,她会把这个家当好的,我快去快回。”

婉珍正要说什么,老爷用手摆了摆,示意不要讲了,她知道老爷的脾气,只好把话又吞进了肚里。

说完老爷吩咐家人准备行李,又遣人去码头上联系木船,第二天天刚亮,他们雇的船就出发了。

陆路的人还是照上次的路线,只是多了长沙一站,除了和原先打听的消息一样外,并没有新的情况。

而水路老爷带的一行三人,从古镇出发到岳州后,沿洞庭湖岸边行边打听,他们并没有打听到德生半丁点的消息,只是有人告诉他们这洞庭湖孟夏的日子,有时会有风暴,有时也会遇到土匪却财……。

老爷精神彻底崩溃了:“德生还活在这个世上吗?他离家足足有一月多了……生,我要见到人,死,我要见到尸啊!……”

老爷说到这里在船舱里嚎啕起来,哭声惊天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